<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可一辈子没做过饭的妈妈做出来的饭菜真的不敢恭维,我勉强下咽但盈盈姐姐却吃不下还吵着要回爷爷奶奶家。妈妈当时就急了,用吃饭的筷子一个劲的刷盈盈姐姐的嘴巴。还让盈盈姐姐不能哭,就这样抽泣着将饭菜吃的干干净净。

    那次之后我们都记忆犹新,从来不敢忤逆妈妈的要求。

    说吃饭就吃饭,说洗澡就去洗澡。我们不敢让妈妈生气,生气的妈妈实在太可怕了。

    那天我们在家里等待着妈妈开家长会回来,我是劝着盈盈姐姐没要真的去离家出走。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九点半,妈妈进来之后一个劲的骂老师。

    这让我们有些意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班主任和妈妈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妈妈回来之后嘴里开始出现一些骂人的基本词汇,就是那种以家族母系亲属用动词描述的句子而且都是不经意间的。

    等妈妈骂了半个多小时消了气,看着我们说道:“成绩变差了?都往不及格去了?那个秃头教的?”

    我和盈盈姐姐吓得都不敢说话,但思考着都在点头。

    班主任陈浩是有点秃头,就这样我们把考不好的责任全推到了班主任头上。

    妈妈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那个狗屁班主任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他以后不会在管你们学什么了。以后你们按你们自己的学,就算考不好也没事。其他的我有办法,你们安心读书。”

    妈妈说完就坐在饭桌上改自己班级学生的作业去了。

    后来我们想想才明白,班主任和妈妈都是教语文的。同行之间怎么可能服气呢,更何况妈妈教市重点的高中、班主任教实验班的初中。

    那天之后,我们果然被班主任放弃了。

    但是半个学期考试下来,我的语文和英语又排上了班里的前五。

    而盈盈姐姐的数学、科学也能轻松的挤入全班前十,但我能够感觉的出班主任在针对我们。

    平时考试的语文试卷甚至能以卷面不整洁多扣我几分,而姐姐的语文试卷更是被红笔圈的一无是处。

    作文还给了盈盈姐姐一个不及格,用红笔写了句:文不对题、错漏百出。

    很显然是班主任想让我们拿回去给妈妈看的。

    而且班主任的意思也是,让我们在忙也统一给妈妈签字。

    这两个活阎王就这样对上了,妈妈签字写意见、班主任收到写评语。

    我和盈盈姐姐就成了传话筒,妈妈以成绩回弹为论点、班主任以两个大偏科为反驳。

    我们的试卷上方空白处每次都是密密麻麻的评语,严重的时候甚至能看见一切骂人不带脏的字。

    以前还能时常看见班主任那我的文字出来读给全班听,现在哪怕分数在高也不见班主任点我名了。

    当然之后家长会妈妈也没去过,也让我们不许叫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去开。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初三,那是初三的期末爸爸点名要回来看我们。

    妈妈接的电话破口大骂,之后冷静下来跑到了我们的房间问我们要不要去见爸爸。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