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们也时常询问爸爸去哪了?和爸爸还会回来吗?

    当然我不敢直接问妈妈,问都是问爷奶奶的。

    爷爷奶奶总是回答我们爸爸死了,但是我和盈盈姐姐都知道妈妈几个月就会接到一次爸爸的电话。

    当然都是以吵架结尾,爸爸询问最多的是我和盈盈姐姐怎么样了。妈妈说道这里几乎都是歇斯底里的咆哮,并大喊婷婷和盈盈不需要你。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但是我和盈盈姐姐的学习成绩就这样定型了。

    初中班主任姓陈,叫陈浩。是个教语文的糟老头,时常就拿我们举例子。说要是我们能捆成一个人就好了,捆成一个人中考哪个重点学校上不了?

    我现在都记得我们初中的时候有多苦,老师几乎是硬性的逼着我们学习。

    我的语文英语好,数学科学差。就一味的逼着我学数学科学,而盈盈姐姐刚好和我相反。

    结果到了初二,我们适得其反。

    我的数学科学并没有上来,反而英语和语文开始变得只有七八十分。语文英语还好,你拿老知识胡凑瞎拼都能拿点分。

    而盈盈姐姐全科都挂在了不及格线上,试卷我们不敢交给妈妈。开始的时候一门好一门差的妈妈最多骂几句,现在门门都在及格线上下我们真的不敢给妈妈签字。

    妈妈平时也忙,时常说小学初中跟上就好了。都是小打小闹,到了高中再好好教我们。

    还是盈盈姐姐的主意,我们把要签字的卷子统一留到周末。

    周末的时候我就拿着盈盈姐姐全部不及格的试卷给外公外婆说她考的不好不敢让妈妈签字,外公外婆总会笑着说会保密并且签上自己的名字。

    而我不及格和拿不出手的卷子就由盈盈姐姐交给爷爷奶奶也是同样的说辞,在统一到周一的时候交给小组长。

    老师也只是认签字的主,后来还是因为我们那位学习的败类我们才知道有更厉害的办法。没错就是那位二年级后就没有及格过的班长,一直是花钱让门口小卖部的大叔帮他签的。两元一张,签的多还能有折扣。

    当然签字好糊弄,但是每个学期末的家长会可不好应付。

    开始我们还想着打电话给爷爷奶奶,让他们出面帮我们一次忙。

    上个学期成绩还好就是偏科还能糊弄,这个学期成绩都不及格。

    班主任陈浩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的我们妈妈是高中老师,让我们一定要叫妈妈来开会。就算我们说妈妈忙,班主任陈浩也是咬定了说自己会亲自给我们妈妈打电话。

    没想到妈妈刚好也有时间,我们知道我们完蛋了。

    我在家里紧张的手脚发麻,盈盈姐姐更是想到了离家出走。

    妈妈从来没打过我,但曾经打过一次盈盈姐姐。

    那次是爸妈离婚后盈盈姐姐刚回妈妈家的时候,平时都是爸爸做饭。离婚之后盈盈姐姐还在爷爷奶奶家的时候我和妈妈吃的都是外卖,但后来盈盈姐姐来了之后三个人在一起吃饭。一个月下来似乎超了妈妈的预算,就改成了妈妈亲自下厨。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