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虽然这六十多人都是老弱病残,万一真的和宇宙政府军抗争起来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但不能破坏太空站任何设备的规则被我们用了起来,将整个林农公司完全封锁起来。

    开始还能起到一点微薄的作用,但当物资少到可怜的时候。

    外面的资源越来越少,宇宙政府军将矛头真的指向了林农。

    死人则越来越多,也不知道谁传来的消息。宇宙政府军都已经开始吃人了,因为最近伙食里居然出现了肉。

    当然广播的宣传那些事从某个b类地区征收的,但其实估计心里都清楚这就是人肉。

    那年,妈妈让我躲在公司里不许靠近公司大门。

    我其实偶尔会从被遮挡的密封窗往外看去,军队已经堵在了林农门口。

    只因为不能随便破坏设备,怕连锁引起飞船故障这边迟迟不肯动手。

    妈妈说公司的门口,有宇宙政府的飞船工程师在解密门锁密码。

    但是我们灵农这边救济的人里也有顶级的飞船工程师,两边抗争之下有来有回。

    一个解码,一个加密。

    从宇宙政府宣布攻打我们,并且让我们无条件投降之后的十三个小时。公司的大门还没有被破解,这是大家最后的希望。

    因为只要门被打开,灵农里面的人估计没一个好下场。

    那是第一次意义上的宇宙大战,当然规模只有五十多对九十多人。

    区别是五十多人的宇宙政府军都是年轻人,但林农的九十多人都是老弱病残。

    看起来是一场战争,但实际上是一场工程师的对决。

    不知道宇宙政府有多少位工程师,灵农的两位工程师十二个小时轮班加密。

    就这样的情况下,一位职业为婚庆公司司仪的人询问了我妈可不可以对峙谈判。

    当时妈妈思考了一分钟,下了她这辈子最对的一个决定。

    这场战役从开始到结束,只持续了四个小时。

    因为只有唇枪舌战,根本没有武器。

    这位婚庆司仪,用四国语言几乎是镇压群雄。

    后来我知道,这位婚庆司仪只管说话根本没人打断他。

    因为宇宙政府那边都是孔武有力的年轻人,没有谈判甚至口才方面好一点点的人。

    就这样耗到宇宙政府群这群年轻人全部表示倒戈,最后以五十多人全部投降为结局。

    我的妈妈则成了革命领袖,打开了林农的大门。

    端出了一大锅粥,分给这群年轻人。

    一锅大米粥,让这群填了肚子的年轻人带头打回了印度站。

    他们把工程师全部排了出来,这边印度站的门几乎是几分钟就被打开了。

    九位自封的宇宙领导人大腹便便,别说跑几乎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在大家的要求下,妈妈作为领导人下达了死刑。

    对九位宇宙领导人进行了无宇航服的空间站放逐,打开舱门的一刻真空的宇宙冰冷的温度将他们挤压成了不可描述的形状。随后飘离宇宙,化为宇宙垃圾。

    妈妈成为领导人之后,也成功成了这个新宇宙帝国的国王。

    妈妈采用了老传统以总理自称,并且寻找其他站的幸存人员。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