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找到了三千多一个月租金的地方,也只是可怜的一室一厅。不过有单独的厕所,让我喜出望外。

    但三千想要几室一厅的,没个三千三四倍以上的价格一个月的话想都别想。

    不过我评上这个副主任之后,工资翻了三倍。

    这三千对我来说一下子成了小钱,地方在离医院半个小时车程的二环。

    这里小区的物业很不错,如果能存到大钱我也想在这里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

    租的地方在这个小区二栋的十四层,也就是2b层。

    蓝波的文化博大精深,数字方面对很多都有忌讳。

    四、十四、还有十八都是不吉利的数字,统统都用abc来代替。

    这也是我租这个二栋十四的原因,2b对我来说非常容易记。

    我之前说了我有重度健忘,体现在很多方面。

    因为脑子里都是各类手术的做法,一些小物件在我手里几分钟就能找不到。

    手机和钱包都是靠挂件挂在脖子上,才开始不会容易丢。

    平时这些东西都还要放在办公室的柜子里,才不至于找不到。

    钥匙就薄薄的一把,我就直接藏在地毯下面。

    到家站在门口弯腰伸手就拿到了,打开门之后就再度放在地毯下面。

    进门之后就会反锁大门插上插销,保证外面就算有钥匙也进不来。

    至于租的房子里,没有一样是我的东西。

    最不怕的解释别人进来偷,因为几乎什么都偷不到。

    至于小偷来没来过,我都不知道。因为房间很乱,东西都是乱摆的。

    当然这个乱只是零碎的笔和本子,还有牙膏牙刷牙杯之类的东西。

    垃圾倒是没有,我这是真的重度健忘并不是邋遢。

    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这里就几乎一直是什么样子。

    房间里最值钱的就是枕头,我其实看过医生。医生表示我就是太累了,但是这样的工作怎么可能不累。

    最贵的枕头还是医生给开的药方,说睡得舒服一点说不定就好了。

    我知道我的毛病,我一直不敢说我连爸妈家在哪都忘了。

    也不记得他们的电话号码,一年里有那么几个时候会接到所谓爸妈的电话让我回家吃饭。

    我只能说我这里忙,可能没时间回去了。

    至于对象这个问题,我也是能忽略就忽略。

    反正这样的电话一年里也没一个两个,去年到今年都还没有人打来过。

    我的记忆是破碎的,有时候做梦还能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不知道是那段,甚至不知道是几岁。

    自己就好像第三视角看着那个世界,开始一点点的推演。

    可我睡觉似乎也很少做梦,记得看见过有人说大家每天都做梦。只是大部分时候你自己忘了而已,我想着我那么健忘就可能是真的。

    租的地方也只是租的地方。

    我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家,这里也只是我用来睡觉的地方。

    给床头三个闹钟同时定上七点半的闹钟,躺在舒服的枕头上安然的睡去。

    我想要明天一早起来还能记得梦,但我知道可能性不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