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队长叫庞大海,他常常说我们脱了装备和精尖的特种兵打起来只有五五开。但是站在自己的岗位拿上自己的装备五个人一起能等于一个连队。

    我不知道队长大海的话我能信几分,但是我们的训练强度相当逆天。

    我不知道别的部队都是怎么训练士兵的,我从下新兵连之后来到这个队伍。

    在这里我们每次训练四十八个小时后休息二十四小时。

    这意味着我们要训练整整两个白天和两个黑夜,而到了休息的时候我们几乎倒头就睡。

    因为要是不睡觉,在二十四个小时之后就是两天训练。

    我们没有病假没有休息,因为我们有自己的急救人员。

    我们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或大或小的伤,突击手韩东曾经高台滑下导致左腿骨折。被简单治疗之后还跟着我们训练了三十多个小时,就这样的强度下半年才好利索。

    其实能好利索我都觉得是奇迹,拖着断腿要和我们跑的一样快。我觉得我们被称为特种部队一点都不稀奇,因为实在太特别了。

    我在其中算比较轻松的存在,我是一名狙击手。

    我还没说我们的队伍构成吧?

    我们老a一共五人。

    队长庞大海。

    突击兵韩东。

    狙击手路桥也就是我。

    数据分析专家陈浩。

    以及急救人员乌苏。

    没错,乌苏是个女兵。

    队长大海说过之前急救人员本来是个叫立夏的男兵,结果一次药物注射的时候发现他是个色弱。

    我听到的色弱的说法就是一般状况能分辨颜色,但颜色一杂或者紧张的情况下就分不清颜色了。

    这位立夏医疗兵在一次任务中推错了药导致前任狙击手傅大炮当场死亡被开除。

    所以我和乌苏成了代替的新人。

    没错,我是这个老a部队的新任狙击手。

    从新兵营下来过了测试就被送到了这里,这里似乎是南海之外的一个小岛。

    而我刚来这里半年,其实一直在想一个色弱是如何入伍并且混迹特种兵多年至今才被发现的。我曾经向大海队长询问过那位叫立夏的后来怎么样了,大海队长只是摇着脑袋没有说话。

    这半年来我们都没有出过任务,我也不知道任务会是什么?

    去索马里打海盗?去金三角抓毒贩?

    这半年的训练中我发现,除了我其余三人同队长都很排斥新来的乌苏。

    我思考着可能跟乌苏上一任那个打打错药的立夏有关,而乌苏真的很漂亮。

    当然不仅漂亮也因为这种排斥和我关系很好。

    我们两个比较聊得来,平时训练我们基本上就是在海岛上来回演习。

    队长大海带头布置任务,我们执行。

    韩东作为突击手冲在最前面。

    队长大海拿着机枪压上,队长大海曾经说过他当队长之前也是突击手。

    后来和他一起的都因为出任务死了,所以他成了队长。

    大海身后跟着数据分析专家陈浩,他身上大包小包的东西最多。乌苏有部分临时无菌罩和现场手术器具之类的医疗设备都由陈浩背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