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海最近有和你见面吧?”我说道。

    “没有,不过你是?”老人再度说道。

    “我姓李,是一位民警。庞大海曾经关在我们监狱,我这边是来做回访的。但是我现在联系不到他,他在我这边的档案里父母栏却只留了你的电话号码。所以我才冒昧打电话给你,请问你能方便联系到庞大海吗?”我说道。

    “他入狱了?”老人不解的说道。

    老人居然不知道这个事情,那么老人可能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

    当我觉得事情又一次到尽头的时候,老人说道:“警察先生,庞大海是我们院当年收养的孤儿。”老人说道。

    老人的回答和我想象中的**不离十,此刻也只有这一条路能问了。我硬着头皮说道:“收养的孤儿,这个事情你能详细和我说一下吗?”

    “警察先生在武汉吧,大黄村你知道吧。我在村口老人亭等你吧,这个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对方说道。

    “好的,我半个小时之后就过来。”我说道挂了电话。

    大黄村,武汉市的一个老城区。

    思索着我看了一眼,此刻下午三点。

    我打了一辆车过去了。

    村口比较破旧,在村口的老人亭确实有一个花白的老人站在亭子里一个人孤零零的。

    我走了过去。

    老人看了我片刻说道:“警察先生?”

    “是的,你就是陈院长?”我说道。

    “早不是什么院长了,你不是警察吗?怎么不穿衣服?就是警服。”老人说着比划了一下自己身上。

    “便装,本来就是回访工作所以没有穿。”我说道。

    “我懂我懂,电视里看见过的。这叫便装掩护,都爱这样演。”老人笑着说道。

    我点了点脑袋笑着说道:“那么能和我说说庞大海的事情吗?”

    老人指了指大黄村内说道:“警察同志跟我过来吧,到家里边喝茶边说。”

    思考着不能着急万一漏出马脚不好,也只能跟着老人到了老人的家。

    这里是个两层的砖瓦房,外面看似破旧但里面还是蛮文艺的。

    墙上是字画桌上有茶几,老人泡着功夫茶。

    老人一整杯满满的端给我说道:“庞大海啊只是当年收养的孩子中的一个。”

    “一个?还有很多?”我不解的说道。

    “当年我在武汉中医院当院长,那时候证件哪有现在那么齐全生病还要看身份证才给开病例什么的,当年压了钱就能治病,紧急的时候不压钱也就治了。人命大于天啊,一秒钟都不能等。”老人说道。

    我点了点脑袋没有作声。

    “我记得那是九三年的夏天,一位九个月大的孕妇来了我们医院说羊水破了。还说自己包里有钱,我们翻遍了包也就三百多钱才只够生孩子一半的钱。当时说自己老公等等就过来,说完就开始喊疼。”老人说道。

    “后来呢?”我说道。

    “大出血,当时整个医院都惊动了。当时出生的就是庞大海,她妈一个字都没说。当时就知道说老公一定会过来,钱会有让我们等。当时还是我开的口,留下来先治着。觉得是个可怜人,武汉口音估计在武汉有亲戚。可谁能想到第三天她刚能下床,就跑了呢。”老人说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