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之后我在江念的酒店干了两个月。

    这两个月里,我们找到了大概三个父辈中有叫陈浩的人。

    这点韩东还是有门路的,期间师傅也一直打电话询问。

    我借口是杭州家里的事情没有解决,希望能再给我时间。

    师傅也明白我出来一趟不容易,说的最多的还是照顾好自己。

    但师傅不知道的是我和韩东在密谋迁坟。

    三位家中有长辈叫陈浩的人中,我们看中了其中一位叫陈大龙的。

    而陈大龙家里的这位陈浩是大舅的爸爸,这个辈分是我和韩东觉得最合适的。

    我们私底下给了陈大龙五万块钱,并且找了个借口说是我赌博的爸爸被家里驱逐死后埋在了半山腰。而我随了妈姓乔,长大后赚了些钱。但是家里人不认这个爸爸,而我还是想让爸爸入土为安。

    我不知道我这个借口合不合适,但是钱到位了是我明白的。这位陈大龙满心欢喜的点头同意帮我们,当然可以很明确的看出是看在钱的面子上。

    韩东给陈大龙写好了借口,大致上是当年大舅的爸爸死后被偷偷整个埋在了半山腰。

    之前家里还有人去拜祭,但是现在老一辈的腿脚不好荒山的半山腰又太高。

    再加上是整个入土的又不好意思说,但现在希望将大舅的爸爸挖出来火化在放入新的墓地。

    韩东也不算马虎,买好了一个四十万墓地。

    这个价格在梅州虽然不能算最好的,但也是中等偏上的级别。

    之后就是让陈大龙带着证明和故事去了居委会和派出所,并且找了人力物力将师祖的坟挖了出来。

    此刻墓碑上有了陈浩的名字,亲戚家属一概没有。

    当然在外人看来这个陈浩就是陈大龙大舅的爸爸,可我们知道他是我的师祖。

    这件事情花了整整两个月,办成之后花光了师傅给的十万欧元。

    反正师祖也没什么家人,这笔钱能做的最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我跟师傅说我十天之后会回法国,之后我只有十天时间可以用去杭州。

    和江念的合同,江念签了字。合同上是半年,但是提前走我不用负任何责任。因为打官司的话江念负责全款,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

    我也不怕江念不给我面子,这两个月时间里我为江念带来的利益是巨大的。

    两百一次的主厨出餐,最少一天都有十五份。多的时候可以到达五十份之多,这两个月我除去衣食住行大概赚了三十多万。

    而江念的大酒店,这段时间横扫同类行业。

    顾客互相传播的情况下从名声到口碑上全部碾压,听江念说这两个月梅州倒闭了三家酒店。在江念嘴里这成了我的功劳,当然我私底下也遇到了一些事件似乎能证明这点。

    其中一家叫周丽的酒店,拿着宣传海报上的外国大厨照片来挖墙脚。几乎和遇到的每一个江念后厨的厨师都传达愿意开出七十万加上江念酒店后续追责全权承担的条件挖我过去。当我去酒店的路上被拦下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挺想笑的。

    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