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起身走了过去,我看了一眼是那张集体的大头合照,我下意识的点了点脑袋说道:“师傅给我看过。”

    “这个照片我们一共有十二张,学徒手里人手一人一张。”韩东说道。

    “我知道我师傅在里面,你是其中哪一个?”我说道。

    韩东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相片指着那个搭着我师傅肩膀的那个满脸英气的小男孩说道:“这个就是我了。”

    我又一次韩东一眼,我完全想不到一个人长大之后能毁成这样。

    “岁月真的是把杀猪刀啊。”我感叹着说道。

    “什么意思?嫌我丑啊?是我年轻的时候好看,但是我觉得我现在也不差啊。”韩东缕了缕头发说道。

    我怎么也想不到,师傅说的那个死党此刻就站在我的面前。

    “你就是大海的死党。”我说道。

    “那么你就是大海的徒弟了。”韩东说道。

    当年就是这个韩东告密揭发的老板,那么和这个韩东应该什么都能说了。

    “好吧,我相信你。”我说道。

    “那么大海让你来是为了调查什么?或者你从我这里想知道些什么。”韩东说道。

    “师祖。”我说道。

    “谁?”韩东说道。

    “大海的师傅。”我再度说道。

    “别跟我提那个人渣。”韩东说完脸色一百八十度大拐弯。

    “等等,师祖是人渣?”我说道。

    “那个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大海让你来问他干嘛?”韩东说道。

    “师祖怎么变成坏人?”我说道,师傅和我描述的师祖只是个爱钻牛角尖的好人。但此刻从韩东嘴里,怎么似乎又换了一个人。

    “也是,大海应该什么都不知道。当年大海消失的时候,你嘴里的师祖似乎还在抢救吧。”韩东说道。

    “我们说的师祖是同一个人吗?”我说道。

    “我跟你说说你嘴里的师祖有多坏吧,纵火案就是他干的。抢救回来之后你嘴里的师祖在重镇监护室待了一天,清醒的他承认了纵火。传闻是家属来闹了几次,还没等到警察来就被家属下了黑手死了。”韩东说道。

    “等等,你是说师祖承认酒店是他放火烧的?”我惊讶的说道。

    “那些家属都是可怜人,最可怜的还是当年的老板。这一把火可怕老板害惨了,那么好的一个老板被害的妻离子散。”韩东说道。

    这完全成了两个版本,老板成了好人师祖变成了十恶不赦。

    “你确定我们说的师祖和老板都是一个人吗?为什么我听到的完全是另一个版本?”我说道。

    “你的意思是大海说了另一个版本?”韩东说道。

    说道这里我闭上了嘴,脑海里思考着里面的逻辑。

    此刻如果我说大海拔了煤气罐,那么事情就会全部从师祖推到师傅身上。之前师祖顶的罪就白顶了,可如果我不说让师祖继续顶嘴。这是师傅想要的结果吗?

    此刻师傅在逍遥法外,而师祖已经死了。罪名顶了那么久,可师祖自己想顶罪。可师祖应该也不知道是谁拔的他能替谁顶罪?能得到的只有一个结果,师祖当时喝醉了以为是自己干的。

    “韩东,如果我说你们误会你们师傅。你们信吗?”我说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