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个年代,人都很单纯。谁会觉得里面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的破事,本来这件事情很保密。但是黑心老板到处打电话和同行老板炫耀,还把这个事情当成了计谋和同行老板探讨。并且表示谁愿意接我师傅这个过气主厨过去,就是吃万合酒店扫出来的垃圾。这话一出,就是断了师傅的后路啊。但是碰巧一旁给黑心老板干活的秘书,和我这边一个帮厨好上了,两人在床上一聊把事情抖了出来。这位帮厨和我又是好兄弟,当时一说我们才知道里面藏了这么大一个秘密。”师傅说完指着大头贴合照,一个腼腆有带有几分英气的男孩。男孩一只手臂刚好搭在师傅的肩膀之上,看起来关系很好。而在师傅说明之后,我确实男孩长得有那么几分俊朗。

    “后来我们都去挨个劝说,但师傅怎么都不信。师傅也是倔脾气,认定自己看见的就是不信我们说的。师傅说除非黑心老板自己亲口承认这个事情,不然什么都是白说。但这黑心老板花了一万块设的局,怎么可能自己承认啊。就算我当时要把一万块钱交给师傅,师傅也坚决不收。师傅在的最后一个月,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我站在师傅身旁,师傅一句话也不说。做好的菜需要询问主厨尝菜才能上桌,但他打死都不说话。这眼看客人都要生气了,我只能帮着审核算过。因为副手的话,在主厨忙的时候也算数。可是我这一开口,师傅就铁了心认为我要和他抢饭碗。这摆明了是个局,可师傅就是越钻越深。”师傅说道。

    “这老板真坏啊,事情的后来呢?”我说道,听到师傅说一万块钱还要交给师祖澄清自己的清白,这师祖能收才奇了怪了。这要是收了,不就等于师傅找了个借口想化干戈为玉帛。并且还打算拿一万块把赶师祖走吗?师祖越钻越深也是必然,毕竟师祖的视角干三个月就一万了。

    “后来,我的师傅也不在后厨待了。留我一个人在后厨掌勺,我师傅则是一到饭店就自己跑去了包间喝酒。这事情后来传到黑心老板哪里,黑心老板也不在乎。反正最后一个月待完了赶走就是了,现在用不着出手。事情越来越僵,我们一帮人就想了一个办法。那天是师傅要走的最后一天,我成功教唆了整个后厨的人集体罢工。等客人吵到黑心老板下到后厨,我们在逼着黑心老板给我师傅道歉。并且把这些事情全部说出来还我一个清白,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还偷偷拔下了开着的煤气管子。我当时想着黑心老板如果气急败坏的下来,看我都不肯工作又不肯道歉。自己去点火做饭,能把他炸死也算出了这口我被冤枉的恶气。”师傅说道。

    “重症监护室?师傅你干的。你害了叔祖?难道你这一把炸到师祖了?”我说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似乎说了一件蠢事,这原来就是师傅一直藏着的秘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