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始我只负责端盘子,之后被师傅叫去干粘板。

    粘板就是在案板上切菜,手上出现了不少口子。

    师傅从来不说什么,而我似乎也不怎么会哭了。

    因为小时候都哭完了,贴上胶布继续干。

    慢慢的我被允许打荷,打荷就是把切好的菜腌好调味。

    有时候帮着上粉上浆、摆盘上菜。

    我很讨厌摆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法国人最喜欢的就是摆盘。不好看他们情愿不吃,而师傅也开始着重培养我这个。

    我的手艺都是跟师傅学的,但师傅从来不说他的故事。

    当然同样的,他也不问我的事情。

    我只知道师傅姓庞,叫大海。

    而我也只叫师傅师傅,从不说他的名字。

    我只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他愿意教我做菜。

    这一学就到了我三年后。

    十九岁,那是我第一次暴露。

    父亲接到了学校电话,因为我几乎没有上过一天高中。

    学校甚至忽略了我,但是档案下来高中会考的时候翻出了我名字。并且顺藤摸瓜找打了我爸的电话,那天晚上我被爸爸打了个皮开肉绽。

    我没有哭,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拿着这些伤去给师傅看,然后要求师傅收留。从此和家里没有任何关系,直到赚到钱回中国的家。

    那天,我在房间的角落没有反抗。

    爸爸拿着皮带,一直抽到了妈妈回家。

    每一道皮带下来,只会加深我离开这里的决心。

    妈妈回来之后这才平息,由妈妈开口询问我这三年都在干嘛。

    无奈,我说了我在厨房帮工。但师傅餐厅的位置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怎么问都没有说。

    爸爸一直以为我在骗他,帮工怎么可能一分钱都没赚。说我可能在外面跟帮派鬼混,说不定还嗑药了之类的。爸爸说了好多,他似乎把一辈子最难听的话在这天都说完了。

    妈妈一直在逼问我,帮工的地方在哪。

    我一直没有说,直到爸爸再度拿起皮带被妈妈挡下。

    爸爸在一旁拿出了行李箱,从我的衣柜里塞了一堆衣服扔在地上。

    我记得他和我的最后一句话:“出去浪,出去了你就不是我儿子。”

    我几乎没有思考,抓起了地上的行李冲出了房间。

    我似乎听到妈妈在喊我的名字,但是我头也没有回。

    我都想好了,反正爸妈这个样子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回中国了。

    我还记得阿姨的电话,中国的四合院一直有一间房间留着等我。

    师傅的店门口,我直冲冲的跑了进去。

    没什么生意,师傅在一旁发呆。

    我给师傅看了我被抽出的伤,那时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忍住。

    我终于哭了,我在师傅的餐厅哭了一夜。

    我一句话也没说,师傅一个字也都没问。

    那天之后我睡在二楼,跟师傅一个房间。

    师傅翻出了一床被子,我们就这样睡在房间的两端。

    之后的半年,我白天在餐馆帮工。

    晚上在餐馆睡觉,一点点的学习师傅的厨艺。

    师傅也开始给我发了工资。

    工资不是很多,因为客人更少。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