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气氛有尴尬,吃完晚饭乌云密布让我早点回去休息。

    因为没办法说正事,我坐了一会儿就开车带乌苏和路娇回了家。

    路娇没什么,拿走了我的课件找了自己大学时候的书进了卧室。

    路娇这孩子性格真的没话说,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让我们操心。加上退休的乌苏妈妈和乌云密布的教导,天分和悟性都都比我好了不知道多少。

    晚上卧室,乌苏一个劲的问我出了什么事。

    我只能哄着说是小事,随后抱着乌苏睡了一个晚上。

    有那么一刻,我想如果我说世界要末日了。乌苏会怎么样,其实静下来想一想。我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很容易就想开的,唯独放不开的只有大学刚毕业没几年的路娇。

    第二天一早,八点我就醒了。

    洗漱之后去往了天文馆,一路上还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全世界的人都在正常的过,可谁有知道日子没多久了。

    路边吃完早餐,时间来到了八点四十。

    我在天文馆的门口看见了乌云密布的车和一辆白色牌照的政府车,思考着大家都是睡不着早到了。

    刚进北京天文馆的门,身后女声喊道:“路教授。”

    我下意识的转过脑袋,看见的是昨天那位秘书。

    “教授啊,你是不是骗我了?昨天晚上我和男朋友在后海待了一晚上,什么流星雨都没看到啊。新闻也没有报道,害我被男朋友说不靠谱。”秘书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真去看了啊?”我说道。

    “您这是什么意思?”秘书说道。

    我挠了挠脑袋说道:“怪我没说清楚,让你上交的报告就是取消流星雨的通知。就是怕大家去看,因为之前数值算错了。还好就你一个人去看了,这要是报道没取消整个北京的爱好者都去看了。那么场面真的就收不住了,当时还有些急事所以话没说完就走了。让你误会了,抱歉啊。”

    “算错时间了?那么下一次流星雨是什么时候?我跟我男朋友说我在天文馆工作,这流星雨都预报不准真的是被笑话死了。”秘书说道。

    “是这样的,下一次是在白天。几乎看不到,所以就不报道了。位子还是后海,一个星期后。”我苦笑着说道。

    秘书似乎有些生气,走入了天文馆。

    我直冲冲的跑入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此时除了我都已经到齐了。

    其中乌云密布正在和其余三位说着些什么。

    一位文质彬彬的男人看到我之后起了身说道:“您就是路桥吧?”

    “你是?”我不解的说道。

    “我就是立夏,这两个一位是您的校友。北大物理系教授韩东。”立夏说道。

    韩东看似比较年轻,起身和我握了握手说道:“师兄好。”

    我笑着点了点脑袋。

    “另一位是清华物理系的教授陈浩。”立夏说道。

    陈浩的年纪似乎和我相仿,也起身和我握了握手说道:“刚刚听了您的事迹,这位乌老教授都说明了。真的是受益匪浅啊,特别是身居高位之后还能勿忘初心。去发现证明这一次的世界末日,让我钦佩不已啊。”

    乌老教授?我看了一旁的乌云密布。

    乌云密布看着我,一脸事情办妥了的表情。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