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代替了乌云密布之后工资再度翻了一倍,而乌苏因为只有本科学历。商讨之后,我只能帮她拿到六千左右的工资。

    自从我接替了乌云密布,还贷的压力几乎消失了。而我终于有了些闲钱学车,并且贷款买了一辆好车。

    周末郊游,带着乌苏和女儿到处游山玩水成了我最开心的事情。

    不过我自己清楚我在天文学的造诣真的很差,还记得我说我是一流大学的三流学生吗?

    我给天文馆写了一封介绍信,希望返聘乌云密布。

    开始天文馆表示不乐意,换算一下乌云密布的养老和返聘薪资之后。所有的矛头,得出的结果是白养了我这个人。

    乌云密布也知道我的本事,无奈的开出了零薪返聘的条件。

    天文馆乐坏了,表示完全没有问题。

    日子一天天的过,高薪半混半学的条件下车子和房子都提前还了款。

    特别是房子,三十年的房贷只用了十五年就还清了。

    女儿路娇也上了北大,成了我的学生直到毕业。

    我想让路娇走我的老路,保研读博之后接替我的位子。

    路娇没有反对,这让我喜出望外。

    2033年,四十六岁的我等到了女儿路娇天文专业毕业。

    路娇接替了乌苏成了我的副手,而乌苏也有时间呆在家里干自己想干的事情。

    随着乌苏的辞职,七十一岁的乌云密布彻底退休了。

    而我就算再没造诣,十几年积累的皮毛也足够在天文学上忽悠报刊杂志了。没事出出学术报道,顺带把路娇的名字写在一旁也成了家常便饭。

    那年2034年刚开学,乌云密布给我打了个电话。

    乌云密布给我打电话应该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我们去吃饭。

    自从乌苏有了自己的时间之后,做饭的手艺直线上升。而乌苏也乐意在厨房里面倒腾,从中餐到西点还真的都有模有样。

    我似乎也已经有半年没有去乌云密布家吃饭了,我自然的接起了电话。

    “路桥啊,忙吗?”乌云密布说道。

    “这边马上开课了,大一新生的课。还有些时间打电话,是晚上去吃饭的事情吗?”我笑着说道。

    “不是,是出大事了。”乌云密布说道。

    “家里的事情吗?”我着急的说道。

    “不是,是天文的。”乌云密布说道。

    我松了一大口气。

    大事?我脑海里思考着什么。

    莫非是我的学术报告出了问题?

    “天文的?是我的问题吗?学术报告写错了?还是别的什么?”我紧张的说道。

    “你有多久没看看天上了,你没发觉有什么奇怪吗?”乌云密布说道。

    天上?我的第一反应是跟我没什么关系,我的研究一直都是百科和数据。从来没有真的研究天上的东西,天文馆的望远镜自从我接手后就没有保修记录。

    天文馆还一直认为我爱护设备,谁能知道我放着吃灰。

    “爸,你就别兜圈子了?是有什么好内容可以研究了吗?还是想我带你去看流星雨了?”我笑着说道。

    乌云密布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我没错的话,可能要世界末日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