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还记得当年路桥拿着题目去找你吗?那个题目就是我想出来的考验他的。是老爸你拉着路桥找我要的答案,事情就从这里开始的。我们家的猫沙盆,多少年了都用烂了我不舍得换。就因为盒子是路桥当年给的,明白了吧?”乌苏说道指着远处角落的盒子。

    我顺着盒子望了过去,果然是当年那个被我精心打扮的牛皮纸盒。

    乌苏指着牛皮纸盒搭建的猫砂盆,桌上的黑色肥猫刚好吃完了碗里的猪肝饭。看了一眼乌苏,似乎听懂似的跳下了桌。朝着乌苏指着的猫砂盆跑了过去,之后面向狰狞的蹲了上去。

    一股恶臭从猫砂盆的角落散发而出,随后铺满整个房间。

    乌苏的妈妈苦笑了一声说道:“猫的便便很臭,我们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路桥你怎么样?要我开个窗户吗?平时开窗户又怕猫犯傻跳出去,我们家猫最大。”

    我看了一眼乌苏,乌苏收回了指着的手。

    猫在家里辈分最大,我估计也得罪不起。

    我笑着摇着脑袋说道:“有数,没事。它这巧克力味,是有些重。”

    乌苏的妈妈笑着说道:“巧克力?第一次有听见怎么说的。”

    气氛有些尴尬,乌云密布端起了碗示意碰杯:“我一直觉得有段时间我看出来你和我们家小苏关系不一般,但是我根本没往哪方面想。我跟你搭班都有小半年了吧,其实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乌苏可能还要清楚。我有时候也在想小苏带回来一个什么样的人才算好,今天我也想过很多很多。刚看见是你的时候,我最气愤的还是你为什么瞒了我这么久。”

    我立刻接过了乌苏手里的白酒自己倒了满满一杯,起身抓着酒杯以略低的角度弯腰屈伸碰了碰说道:“这不是老有传言,我当时还真的怕你让我专业课不及格呢。”

    乌云密布笑着喝了一大口,我也喝了满满一杯。

    我晕乎乎的,之后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说了多少话。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之后发现我睡在长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床被子,而被子之上肥肥的黑猫窝成了一团。

    衣服此时已经被脱了放在桌上,手机放在衣物的最上方。

    我拿起了手机,显示十一点了。

    屏幕上有一条乌苏发来的微信消息:不能喝酒还逞能,不过酒品不差没发疯。我们一家子都上班去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桌上有早餐,吃完出门记得关门。走之前开一罐鞋柜里的罐头,顺便把屎铲了。对了,你衣服是我爸脱的。

    我的第一反应,是家里没人了。他们居然留了我一个外人在家?或者说,他们没把我当外人?

    第二反应是快中午了,我迟到了。

    但乌云密布是我的领导,估计没什么大事。他现在估计还在教书,下午才会去天文馆。

    我起身从被窝里面出去,将猫小心翼翼的抱到了一旁的沙发。

    叠了被子,吃了早饭。

    去厨房发现昨天的碗没洗,顺带把碗都洗了。

    出门前带上了垃圾筒里的垃圾袋,把猫砂盆的屎铲了进去。

    打开鞋柜的那一刻,发现鞋柜被改造成了猫的用具库。

    拿了一罐罐头,打开倒入了猫的饭盆。

    关上了大门,转身离开。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