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然而,道理大家都懂。

    但是有些年轻气盛的苏如虎,佘宗演等人却是就十分气不过。

    于文瀚冷笑道:“难道就任凭这北镇在后面做小动作不成?”

    “哼,北镇不只是在背后做小动作那么简单。

    陈孙晓此人当年在东倭留学,和东倭关系非常好。在东倭呆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成为高等法师之后,这才国。

    其能够上位,背后不用说,就有着东倭人的痕迹!

    哼哼,以东倭人的脾气,如果陈孙晓没有投靠东倭人,他又怎么可能在东倭人的眼皮子底下成为高等法师的?

    再说了,圣帅这边围攻香取管吾之事,连我等都不太清楚。

    那陈孙晓又是如何知道内情,抓住时机投机了一把?”

    这话说的就是十分诛心了,分明就是在说,陈孙晓和东倭人有着勾结。

    其收复罗咸云云,都是陈孙晓和东倭人演的双簧。

    这话一出,殷胜之麾下诸人都是色变。

    很多时候,对付别人,并不需要真正的理由,只需要找个借口就是。

    而现在,于文瀚这番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借口陈孙晓和东倭人勾结来对付北镇。

    也就是说,是让殷胜之直接撕破脸,行霸道之事,对付北镇!

    “圣帅万万不可,北镇实力强大,在辽地已经盘根错节数十年,根深蒂固,绝非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此时,普通人愚昧。以为北镇刚刚驱逐东倭,收服罗咸,正是其威望最高的时候,此时我等如果强硬对付北镇,恐失人心

    怕是就算中州,东南都不一定会支持我等!”

    老成持重的丘抚远说道。

    而他的话,立刻得到了张琼江等人的支持。

    丘抚远一代名将,他所说的话,分量自然极重,由不得人不重视。

    何况他所说的也十分有道理!

    “是啊,圣帅三思。北镇实力强大,和我西南相距数千里之遥,我等也很难直接出兵对付他们。

    就算是勉强出兵,兵法有云,百里趋敌,必厥上将军。

    我地离西南太远,不可能大军直进,用一些小手段,万一有什么蹉跌失利我大军积累起来的军心士气,怕是就要大损!”丘抚远也道。

    殷胜之是靠着远征军,收复象林国的功绩,获得如今如日中天的声望的。

    而北镇的“战功”,自从结果上来说,对于普通百姓们来说,甚至要比西南高的多了。

    苏如虎等人虽然心中还是不服,但是却没有办法。

    在现在的情势之下,确实没有多少好办法对付北镇。

    象林属国,当然比不上罗咸重要,因为罗咸是五辽之地的屏障。

    而扫平区区的平等之符的暴乱,也远远比不过打败昔日攻入神都的东倭人。

    此时,北镇的战功已经追平,甚至要超过西南的战功

    起码在大多数,不知道内情之人的心中。

    殷胜之布置下重重陷阱,联络仙门,冒着巨大危险,连续算计香取管吾,终于将香取管吾重创,退东倭。

    然而现在,北镇一出兵,功劳,名望都被他们给夺去了。

    这就好像你辛苦种下桃树,好不容易等到开花结果,却被人给摘了桃子一样的恶心!

    整个议事厅的西南总督府的人们,都是恼火之极。

    然而,偏偏对于北镇毫无办法。

    事实上,现在西南总督府是处在上升期,内斗少,而齐心协力的多。

    不论是赞成直接对付北镇的,还是不赞成现在对付北镇的,这时候对于北镇的举动,都有着吞苍蝇一样的难受。

    这时候,殷策忽然得到了一个消息,从议事厅之外走了来,面色难看,道:“北镇发给圣帅的这份电报已经泄露了出去,刊登在了报纸上”

    诸人微微惊愕,连冯广宁丘抚远的脸色都很难看。

    无他,西南总督府也才刚刚收到电报,高层还在商议此事。

    然而这电报内容就泄露了出去,到底怎么泄露的?

    根本不用想,就是北镇的人主动,泄露出去的。

    为的还不是将殷胜之一军,制造舆论,让殷胜之不能对付他们!

    “圣帅,此事绝不能轻易处置,要重视啊!否则,北镇会分走人心的!”于明远郑重其事的道。

    此时,经过这段时间讨论,虽然没有得出任何对付西南的手段。

    然而在此讨论之间,却已经达成了一个共识。北镇野心勃勃,已经是西南最大的敌人!

    他们想要争夺人心做什么?难道那位陈孙晓也要入主朝堂?

    真是昏了头了,殷胜之是大齐宗室,是殷家人。

    殷胜之不管做什么,都可以说是殷家内斗。大齐上下,方方面面都可以勉强接受这个现实

    他一个陈孙晓这么这做,也想要人心,这不是图谋不轨,想要造反,又是什么?

    给他一个心怀叵测的评语,一点也都没错。

    所以,现在众人的问题不是北镇到底是不是心怀异志。而是没有好的对付北镇的办法

    “这北镇可真是处心积虑啊!”殷胜之反倒微微笑了起来,轻松的说道。

    殷胜之一直没有开口,此刻轻松开口,莫名的就让整个议事厅之中焦躁的气氛松弛了下来。

    “打杀香取管吾的分身,逼其退东倭,虽然有着本督之力,然而更重要的却是因为仙门出手啊。

    五大阳神真人,两百多位元神真人,付出极大代价,才办到此事。

    尽管仙门隐于幕后,并不需要这等俗世功劳。

    但是陈孙晓他一言不发,就把人家仙门的所有功劳都给夺走了。

    却不知道那仙门之人该怎么想?”

    殷胜之悠然说道。

    这话一出,顿时让整个议事厅安静下来,诸人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来。

    是啊,北镇这手玩的确实漂亮,把殷胜之的桃子给摘了。

    而且,还用发电报的手段,让殷胜之连报复都没办法报复。

    但是,北镇人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桃子不只是殷胜之一个人种下的,不是西南总督府一个人种下的。

    是殷胜之联合了整个中土仙门种下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