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轰轰轰轰”

    炮火的轰鸣和马蹄的轰鸣夹杂在一处。

    数以百计的大炮正在开火,高压蒸汽发出尖利的鸣叫宣泄而出。

    一颗颗的落在东倭驻罗咸侵略军的脑袋上,无数的罗咸军士兵战死。

    这让他们逃跑的更加快了,前方就是生路,海边就有着接他们到东倭的船只。

    而背后是枪林弹雨,还有急冲过来的骑兵。

    尤其是越来越近的骑兵马蹄声音,像是催命的钟声一般不断地响彻在他们的心底,彷佛每一记都踏在他们的心上。

    “晓帅,东倭人彻底乱了,这是一场大捷!”乐怀志面色通红,眼中放光,兴奋激动的道。

    三千骑兵已经从背后追上了已经混乱逃跑的东倭军队,正在从后面追杀。

    马枪子弹从背后射入一个个逃跑的东倭士兵的背后,马刀从后面斩向东倭人的脖子

    而从左右两侧杀过来的骑兵,也距离不远。

    一旦形成合围,很明显,这数千留在后面断后的东倭人就要全军覆没!

    而这是一场自从大齐经历过第一次神罚之战后,很少见的正面战场的大捷。

    尤其是这一战之后,北镇大军就要轻易恢复罗咸国。

    打败东倭,恢复属国罗咸。这等不世之功,眼见着就要收入囊中,也不怪乐怀志如此兴奋。

    然而,陈孙晓却依旧保持着冷静,淡淡的说道:“这是因为东倭人的主力已经撤退,留下来断后的军队已经失去斗志

    还是这个殷胜之厉害啊,居然把香取管吾给伤到了这个程度!”

    “晓帅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些事情,百姓如何会知道?”

    此时,一个身穿长衫,面白如玉,有着几分风度,即使在战场上也是摇着鹅毛扇的中年男子,冷笑道:“百姓只会看到,是我北镇大军驱逐东倭,收复罗咸!”

    陈孙晓表情依旧淡淡,谁也看不清他的心中怎么想着。

    事实上,此人城府极深。到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再说了,晓帅出身神之国,有着神之国作为后台,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有人吹捧说道。

    陈孙晓面上微微露出得意,却淡淡的说道:“此事机密,不要往外多说!”

    诸人心中都是有数,不要往外多说,没人的时候,其实还是可以用这个拍拍总督大人的马屁的嘛!

    “陈孙晓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龙川城中,西南总督府内,殷胜之拿着一份电报,同样一副淡然的表情。

    这是一份来自北镇,陈孙晓亲自发出的谢罪电,上面语气十分诚恳的述说着对于殷胜之的歉意。

    因为没有殷胜之的命令,他们北镇就已经出兵,打败了东倭人,收复了罗咸。

    同时再次表明,北镇对于殷胜之的拥戴之意。

    没错,殷胜之刚刚赶西南总督府,还没有来得及任何动作,北镇那边已经发起了对东倭驻罗咸军队的攻击。

    而数日之后,已经尘埃落定,收服了罗咸王京之后,却是来了这么一封电报。

    “此人忠奸难辨啊!”

    有人说道。

    此时,殷胜之的身份已经隐约是诸镇盟主。

    在殷胜之大婚之时,除了朝廷中枢的张秋臣之外,其他东南,中州,北镇,还有西北的几位州牧,都派人来,或者明里或者暗里,向殷胜之表示了结盟,或者臣服之意!

    如今,殷胜之可以说是整个大齐的最强大力量。

    而北镇已经可以说是殷胜之麾下的小弟。

    小弟没有大哥的命令,就出兵云云,所以来了谢罪电,此事似乎说的过去,理所当然。

    而且,似乎也表现了北镇对于殷胜之的尊敬。

    但是,细细想来,就不是这个味道了。

    “哼,什么忠奸难辨,分明是心怀叵测!”

    于明仁冷笑说道:“如今北镇大肆宣扬是他们打败了东倭人,恢复罗咸的,功绩全部是他们的。

    而圣帅的打败香取管吾,逼迫香取管吾的功劳一句也没有提。

    这是想干什么?这是想争夺民意,民心!

    这北镇说的好听,其实这般做,已经是心有异志了!

    这封电报传过来,明显是降低我等警惕之心的!”

    于明仁可以说是殷胜之的伯乐,而且德高望重,在西南总督府有着十分特殊的地位。

    他久经宦海,经验丰富,一点也都不受迷惑。

    掌管情报的殷策淡然,说道:“我们驻神都的人员得到消息,北镇正在和张秋臣秘密联系”

    诸人默然,这等情况之下,很明显的,北镇有些不对劲了。

    如今殷胜之又不是皇帝,连名义上的诸镇盟主都不是。没有足够的名分,约束诸镇,北镇起了野心,不甘在殷胜之之下,确实一点也都不奇怪。

    和东南,中州两镇不同。

    东南陈明川是殷胜之的老丈人,老上司,甚至早就有意让殷胜之接掌东南总督。

    而中州杨铸虎是纯粹的军人,将军,和东南联系密切。

    所以,这两镇轻易不会生出别的心思。

    至于西北各州牧,算是小的总督,不过势力太弱,财力贫乏,靠着朝廷拨款才能勉强维持。

    所以,主动投向殷胜之也不奇怪!

    但是北镇就不一样了,在殷胜之崛起之前,是最强大的藩镇。和西南又远,双方之间几乎从没有关系

    北镇又如何可能对殷胜之有着忠心?

    出现这种情况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问题在于,殷胜之现在就算是知道北镇不地道,然而却也很难对北镇如何!

    处在殷胜之现在这个位置,想要天下人服气,就不单只是实现霸道,更重要的是要实行王道。讲究个师出有名!

    人家北镇在你面前逢低做小了,殷胜之若是为了此事,对付北镇,大部分人不会知道内中玄虚。

    只会对殷胜之十分不满,觉着殷胜之太过霸道。如此从道义上就讲不过去,也很容易让人离心。

    到了殷胜之这个位置,名望非常重要,然而却也是一个极大的束缚。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