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诸人闻言都是一惊,这话其实谁心里都有数,只是第一个挑明说出来的,还是让人心里狂跳。

    张秋臣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还没有说话,年轻气盛的方元胜已经叫道:“大人,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自当年王师败北,属国尽失,吾大齐几乎沦亡,如今已经近百年矣!

    不论仁人志士,市井小民莫不切齿痛恨。

    如今不管殷胜之再有野心,其收服东甘等国,也是顺天应人之举。

    我等真的要行此举,不说那殷胜之听不听朝廷调令。

    单说,我等如此一来,怕是要民心丧尽了……”

    张秋臣面色严肃,方元胜说的一点也都没错。

    如今举国上下,都在为殷胜之的胜利欢喜若狂,他这个时候若是真以朝廷中枢的名义把远征军给召回来,那可真的会惹怒大齐上下的。

    而他张秋臣,更是搞不好会落下千古骂名。

    这就好像殷胜之的梦中前世,那位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北伐岳飞,导致“十年之功,毁于一旦。所得州郡,一朝全休”的赵构秦桧一般,是要被订上历史的耻辱柱的。

    而现实的后果更严重,在人心丧尽之后,他们这一派的政治势力必将瓦解,失事。

    这后果可谓是十分严重了!

    “是啊,大人,千万不能行此着。那位西南总督到底有没有野心,谁也不知道。

    再说了,就算是他有野心。其他诸督恐怕也不能容忍,怕是要举兵讨伐之的……”卢继普开口了。

    张秋臣继续来回踱步,忽然之间猛然站定,道:“你们知不知道一个消息,钦天监的人全部跑到西南总督府去了!”

    诸人闻言都是默然,有些人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有些人还不知道。

    比如方元胜,他愕然说道:“钦天监的人不都得了传染病,全部……”

    接着,往下面一想,方元胜就生出了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来。

    这是真正的细思恐极!

    钦天监的人为什么都要装病,为什么都要落跑去投靠殷胜之?

    钦天监是干什么的?

    那是除了观察星相,订立历法,更是为朝廷预言祸福的。

    张秋臣轻轻一叹,道:“当年老夫不过只是一介布衣,为先帝看中,提拔于泥淖之中,腾飞于九天之上。

    此等大恩,秋臣不敢一日忘之,生平之愿,就是致君于尧舜之上,再复大齐盛世。

    某是万万不能容忍他人觊觎皇位的!”

    卢继普听了大惊失色,道:“大人不可,你这又是何苦?陛下恐怕也不会感谢你这等举动的。”

    张秋臣和永平皇帝争斗,将皇帝赶入深宫,权柄尽数被夺。

    如今的永平皇帝怕是早就恨张秋臣入骨……宫里传来的消息,也是当今皇帝常常在喝醉之后,痛骂张秋臣为乱臣贼子……

    但是,这并不表明张秋臣就对皇帝不忠心了。

    这般认为的,只是不明白很多儒家大臣的心态。

    忠君是一定要的,那是他们从小学习的信条,是所有道德基石的底限。

    但是,另一边,却又讲究圣天子垂拱而治。

    好的皇帝还是不要管事情,躲在深宫里造孩子就好。其他事情,自然有他们这等儒家大臣替皇帝处理好的!

    或者说,张秋臣和永平皇帝两个人的斗争是政治理念的冲突不和。

    但是,如果别人想要对皇帝图谋不轨,那也就是这些儒臣们所绝不能忍的了。

    尤其是张秋臣这样,又受过先帝重恩的,更是不能够容忍殷胜之夺取皇位了。

    不管殷胜之有没有这个心思,其实整个钦天监都跑到西南总督府去,就已经是一个很明显的征兆了!

    就算是殷胜之没有那个心思,天命也在转向殷胜之……

    而这绝对不是张秋臣所能容忍的!

    再退一步来说,殷胜之真的当了皇帝,又岂能容得下张秋臣?

    就算容得下,殷胜之和陈明川杨铸虎亲近,还是和他张秋臣亲近?

    答案不言而喻。

    殷胜之是自己有着基本盘的,再有陈明川的东南总督府的底子,足以占据朝堂,又哪里还有张秋臣这一派的生存空间?

    所以,就算是为了权势,张秋臣也要和殷胜之斗到底。

    卢继普在张秋臣下决心之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叫道:“大人三思啊,人之一生不过五六十载,青史所载却是千秋万载……”

    这一句,就让张秋臣的决心给动摇了。

    他原本已经下定决心,不计毁誉的。

    但是卢继普所说不错,对于张秋臣和陈明川这些儒家大臣来说,其实一辈子的功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青史之上记载的名声。

    那才是传诸后世的东西!

    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若是死后像是秦桧那般被人铸成铁像,跪在墓前,那可是要比死亡都要让人害怕千百倍的。

    张秋臣就算是不计生前成败如何,却也要好好考虑一番,死后的结果。

    尤其是在这等神道现世的世界,死亡并不是结束!

    一时间,就算是张秋臣都犹豫了起来。

    却在这个时候,有管家在书房外面敲门,小心翼翼的道:“老爷,西南总督府的卢先生又来了……”

    卢振华来了?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张秋臣显得惊疑不定,还是道:“请,快请。把他请到西花厅去,我立刻去见他……”

    不一刻,张秋臣就见到了风度翩翩的卢振华。

    尽管张秋臣和殷胜之立场不同,但是张秋臣对于卢振华依旧十分欣赏。

    甚至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此刻笑问:“振华来了,此次又是为何而来?”

    卢振华风度翩翩的行礼,一开口就让张秋臣吃了一惊:“下官是来请朝廷发下退兵诏书,调远征军回国!”

    这一句话让张秋臣的面色陡然一变,张口斥道:“振华欲让我冒天下之大不韪也?”

    卢振华正色躬身,说道:“岂敢,岂敢。”

    心中微微叹息,看来张秋臣是不肯跳这个坑了!

    各为其主,尽管张秋臣十分欣赏卢振华,而卢振华也对张秋臣十分佩服。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