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此刻,听闻朝廷大军前来平叛,这些天平教的教徒们居然还想集结重兵,将广梁城夺取下来,然后御敌于西南之外

    广梁城属于东南都督府辖下,两家总督府关系向来不错。

    虽然广梁城是重地,但是这个时候的广梁城并没有驻扎太多部队。

    也就是西南乱起之后,南镇派出了一个团来加强此地的防御,防止天平教窜入东南。

    这时候,这广梁城顶多也就不过驻扎两个团,总兵力五六千人而已。

    而且,都还不是按照罗巴军事变革重新编练的旧日新军,而是原本的地方镇军。

    这些军队的战斗力只能说也就维持一下治安,聊胜于无罢了。

    幸好,当初西南乱起,还有数千的西南新军在当时退入到了广梁城中,现在是这场战斗的主力。

    如今,广梁城中的所有兵力加起来足有一万二三。

    不过看着广梁城外黑压压的围城天平教军队,尤其是天平教最精锐的军队,居然也装备了蒸汽枪炮等物,更是让两个地方镇军的团长心惊胆战。

    如果不是有着几个西南新军的军官在旁边,怕是这两位团长,现在早已经双腿颤栗,甚至搞不好就直接溜之乎也!

    “丘营长,城外的敌人太多了,我们是不是把部队给调来,依托城墙进行防守?”

    一位地方镇军的团长小心翼翼的对丘抚远道。

    尽管他是团长,而丘抚远不过只是一个营长而已。但是他和丘抚远说起话来,却就显得很是客气小心。

    不说两个一个是地方镇军,一个是新军的。地方镇军基本上就是维持地方治安的角色,其地位根本不能和新军相比。

    更不要说,如今这位丘抚远虽然只是营长,但是现在他手下兵马,加起来比他们两个团长都多。

    无他,这个丘抚远是狠角色,西南乱起。有着一支西南新军被天平教渗透,夺取了指挥权。

    结果忽然反叛,其他的新军没有防备,几乎都是一枪没有放,就被缴械。

    唯有这个丘抚远,却是瞧准了机会,二话不说,居然串联了几只军队同时发难,杀出了云州。

    一路上,遇到天平教的堵截追击,尽数被其杀散。现在即使到了广梁城,手下还有六七千的人马。

    西南新军总共也就是四万多,其中两万随着冯广宁前往常德会操。剩下的西南新军居然被丘抚远带出了几乎三分之一还多的人马。

    可见此人平日里,在西南新军之中的威望就很高了。

    此刻,邱广宁站在一个高坡上,目注战场,对于这位团长的说话充耳不闻。

    他指挥的七千多的士兵分成了三个战阵,将火力优势发挥到最大,弹雨横飞之间,像是割稻子一样收割着天平教徒的生命。

    他的心中彷佛有着一团火在燃烧,那是屈辱的火!

    而他指挥的那些军官和士兵们,也都差不多。

    他们是西南新军,是大齐唯一一支打败过罗巴列强国家的军队。

    平日里,他们从来私下自诩为大齐第一强军。根本看不清那些北镇见敌而逃的军队。

    但是当初云州乱起,祸起萧墙。自己的同袍忽然发生叛乱,绝大多数的新军甚至连一枪都没开,就被缴械。

    只有他们率领几只人马,抓住机会逃出云州,来到了广梁城。

    对于这些骄傲的青壮军官们来说,一枪没打,就被人打败,逃出云州,这是极大的屈辱。

    这时候有机会,他们一定要在天平教身上找来。

    只有鲜血,敌人的,或者他们自己的鲜血,才能够洗刷他们身上的屈辱!

    “丘营长,外面太危险了,我们还是退城中去防守吧,广梁城如此重要。是平叛大军的驻扎地,千万不能拿又失啊!”

    叛军方面也有着蒸汽武器,虽然打不准,但是战场上流弹乱飞,刚才就有子弹从他们身边几米处射了过去。

    这两个镇军团长吓的腿都软了,生怕什么时候一颗不长眼的子弹打在自己身上。

    此刻和丘抚远说话的语气,已经近乎于哀求了!

    “不,现在不能退,我们白天不能打痛敌人,这广梁城也就不用防守了!”

    丘抚远紧咬下颚,此刻侧面望过去,就显得肌肉如铁。

    “我们广梁城有着城墙,还有着军队。白天能够挡住天平军,为什么到了晚上就挡不住了?”

    其中一个团长大惑不解,他不认为丘抚远会在这上面骗他。

    丘抚远冷笑,说道:“莫要忘记了,天平教是以什么起家的?

    你们都知道外面的军队是乌合之众?天平教的人如何不知道?他们既然敢用乌合之众来攻击我广梁城,难道是活腻了白白送死?。

    你们不要忘记了,西南诸州那么多的城池是怎么被太平教攻陷的?”

    这两个团长尽管恨不得立刻躲坚固的城墙后面,求得几分安全感。

    然而丘抚远的话却也不得不让他们冷静下来思考。

    天平教最擅长的不是军队,而是各种邪术。

    他们向来都是先以邪术破开想要攻城的城隍,打开鬼狱,扰乱城池。

    阴阳两世相通,阴世动乱,阳世的统治秩序也将混乱。这时候,天平教就能够轻易夺取城池。

    而现在,他们想要攻打广梁城,不可能不用这一招!

    想到此处,一位镇军团长后知后觉,不觉色变,惊声道:“不好,城隍鬼狱有危险。”

    却听他急声说道:“丘营长,马上就要天黑了,幽冥城隍定然会受到攻击,我们该怎么办?”

    丘抚远重重叹息一声,天平教的高手众多,又打开了数十座城隍鬼狱,麾下更是聚集了数十万的厉鬼大军。

    他又怎么能够对付?

    也只有趁着白天,尽量多杀伤天平教徒罢了。

    等待着后续朝廷平叛大军前来,到时候自然有高手镇压那些厉鬼。

    其他,他也是无计可施的!

    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淡然的道:“你们只管阳间的战斗,阴世之中有我和藏海子真人在!”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