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南之地虽然山多贫瘠,但是民风彪悍,骁勇善斗。

    而且不管怎么说,也是一镇总督,让殷胜之终于有了自己的基业,这对于殷胜之自己,或者是他的跟随者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水涨才能船高,一人得道才能鸡犬升天!

    那些跟随者们,只有当殷胜之得到了高位,他们才能跟着发达。

    “此事多亏振华的谋划了,若不是振华之功,此事也不会这么容易!”殷胜之笑道。

    殷胜之成为平叛大军的统帅,这件事情看起来水到渠成。其实背后有着很多人在努力,做着各种工作。

    比如为殷胜之造势,比如在暗地里进行一些不能为人知的勾当。

    阳光之下,必有阴影。大人物的光辉璀璨之下,定然有人在暗地里进行阴暗勾当。

    殷胜之有现在的名望,能够上位,绝对有着许多人在背后工作。

    甚至,卢振华所做的很多隐秘事情,连殷胜之自己都不知道。

    也不愿意知道!

    君子远庖厨,就是这个道理。

    大人物少不了阴暗面,但是那些阴暗面却不能脏了自己的手。

    殷胜之深深吸了一口气,对卢振华道:“我等该做什么,就继续做什么吧!只要我坐上了西南总督的位置,振华定然是我的民事官!”

    这是封官许愿了,尽管说的含糊。

    抛头颅洒热血,为了理想和信念诚然不假。但是官职权位,又何尝不是证明自身价值的东西呢?

    卢振华正色应道:“是!”

    却并不露出欢喜之色来,对他来说,还有高于权位之上的东西:“我等必然辅佐元帅大人,平定天下,富国强军!”

    卢振华这般大声说着,似乎在给自己信心,坚持自己的信念一般,接着向殷胜之施礼告退。

    他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

    而殷胜之却是发了一阵呆,绕室仿徨,他的压力可要比卢振华大的多了!

    “如今西南之事,已经成了六七分了。但是我所虑者不在西南,而在五辽啊!”

    这一次任凭西南局势糜烂,可以说纯属弄险,万一不能火速镇压,让西南乱局波及各地,最后不可收拾,这就完了。

    更不要说,天平教的背后有着东倭人。他们显然不会好心好意的为大齐的贫富差距而帮忙。

    而伊凡沙基更是扶持秃发人露出了其贪婪嘴脸,显然剑指五辽。

    尽管他意志如铁,早就已经做好一切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现在面对这种局势,还是心中不安!

    “世上事情本来就没有十足把握,既然做了,何必想他。

    我等现在所能做的是,就是把我等手上的事情,全部做好!至于其他,已经非是人力所能掌控”

    殷胜之也只是心底暂时的一阵软弱感叹罢了,很快收起情绪,露出坚定的神色来:“给我请康斐斯大法师来!”

    “是!”房间之外,立刻有副官应命,派人去请康斐斯大法师去了。

    很快康斐斯大法师就被请了过来,他满脸欢笑,对殷胜之道:“恭喜您,元帅阁下,恭喜您成为大军统帅。”

    殷胜之轻声说道:“什么元帅,不过只是临时差遣罢了,没什么值得高兴的。

    对了,这次我找您来,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关于东倭人的秘密!”

    “东倭人的秘密?”康斐斯大法师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东倭人的秘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么?”

    他说的我们,当然是指阿尔利加人了!

    殷胜之淡淡的说道:“在我大齐西南诸州发动叛乱的天平教,其实就是平等运动的一个分支。”

    “什么?”

    康斐斯高等炼金法师听了这句话,不由得心中震动。

    平等运动?

    这对于罗巴各国来说,几乎就是魔鬼的名字。

    而对于阿尔利加来说,也好不了多少。因为阿尔利加同样也有着平等运动活动的踪迹,总是能够造成巨大的破坏。

    “这些是证据不仅天平教是平等运动的分支,而且东倭人也掺和在其中”

    殷胜之将一叠叠的证据拿了出来,这么多天以来,他可一点都没有闲着,可是一直在收集天平教的证据。

    证据十分详细,可靠,几乎可以说是铁证如山。

    只是,这个世界毕竟武力就是真理!

    只要香取管吾还存在一天,那么就没有人敢直接动东倭!

    不过,东倭人为了避嫌,不至于彻底惹怒罗巴人的话,那么绝对是不敢再伸手的!

    希望如此吧!

    至于到底能不能束缚住香取管吾的手脚,就看这一次罗巴诸国舆论的影响力有多大了。

    另外更加重要的一点是,尽快平息西南的内乱,如果无机可乘,再有巨大的压力的情况下,想来香取管吾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吧?

    。。。。。。。。。。。。。

    广梁城战斗正酣,无数的太平教徒,发疯一般的向着广梁城守军的阵地冲击。

    这是在广梁城所在,一座距离西南相当近的重要城市。

    这里原本并不重要,但是自从通了铁路之后,却成为铁路枢纽,日见繁华兴盛。

    而且,是进入西南的第一站。

    所以,这里十分重要,甚至可以说是兵家必争之地。

    大齐只要能够守住广梁城,就能够把天平教的叛军锁在西南,不至于让这些叛军冲出,糜烂其他地方。

    而同样的,叛军如果打下广梁城,那么他们就能够冲出西南,赢得广阔的战略空间,有着巨大的旋余地。

    这里对于双方来说,都太重要了!

    所以,此地的战况一开始就十分激烈。

    面对天平教疯狂的进攻,守军们却排成了一列列的横队,在哨子声中,整齐开启。

    一颗颗的蒸汽弹丸飞出数百里的距离,射入一个个太平教徒的身体之中,撕裂他们的皮肤和肌肉,将他们打的倒跌出去。

    广梁城是进入西南的门户,尤其是进入云州的门户。

    云州是西南八州第一州,也是西南总督府所在。

    而天平教起事,却是第一个就把云州给占据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