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过问题是,这十多万大军,却是各镇的人马。

    不仅有着他们几大总督府的兵马,还有朝廷禁军的人马。

    就算是他们,谁也都没有权力,调动全部部队。

    “你这才两万人马?”

    听到这个消息,陈明川依旧有些愁眉不展,显然是觉得两万人马太少。

    不过也难怪,要知道西南诸州局势糜烂,蛮峒还是小患,不足为惧。

    但是天平教就是大麻烦了,他们蛊惑百姓,振臂一呼,已经裹挟起了上百万的百姓参与叛乱。

    如果说,这些乱党聚集在一处还好说,两万精锐一击而定。

    但是现在那些天平教乱党却是分币在西南诸州郡之中,朝廷官军便是前去,却也找不到决战的机会。

    那么两万大军再是精锐,也只会被陷入在泥潭沼泽之中!

    熟读史书,对于历代兴衰治乱,对于历代造反深有研究的陈明川,不由得深感忧虑!

    杨铸虎道:“我的两万人马是先锋主力,剩下的人马,就只有靠明帅这边派遣!”

    中州那边原本三万人马,这几年扩充到了五万,已经是极限了。

    这次一旦派出,就是三万,实力已经去了几乎一半儿。剩下的,也就只有让南镇出了。

    陈明川听了,不由得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会派出两万南镇新军出发平乱。实在不行,只有动用州郡兵了!”

    州郡兵是老式军队,战斗力马马虎虎,战斗力比不过南镇新军,更不要说和中州精锐相比。

    但是老实说,和这种流寇乱匪之流的作战,最重要的不是部队多么精锐。而是军队数量一点要多,才能弹压各地局势。

    陈明川又对陈彦志道:“彦帅,你怎么说?”

    陈彦志唉声叹气了半天,道:“还能怎么说,我这两万兵马也只能派出去了。大家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不过,那些朝廷禁军,是不是还是要给陛下一点面子,就不用派出去了?”

    陈明川和杨铸虎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明白陈彦志话中的含义。

    当今天子还在京城,大约会在演习结束之后前来校阅大军。

    不过,当今皇帝也派来了三万禁军参加演习,可惜如今的中央禁军可不是大齐的老禁军。

    那支强悍善战,直捣北漠的禁军已经在第一次神罚之战中大半覆没,剩下的一部分现在是北镇雄兵,是大齐门户。

    而现在的中央禁军是这些年重新组建的,战斗力么只能说马马虎虎。

    莫说杨铸虎和陈彦志看不起,就连南镇新军都可以轻易的虐中央禁军。

    这些家伙本事不大,却仗着天子的名头,脾气不小,很难打交道。

    陈彦志害怕他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杨铸虎和陈明川却也是一样!

    “天下有事,是我们这些臣子效力的时候了,怎么能够劳动陛下……”

    “没错,就是如此,禁军就不要出动了!”

    三言两语之间,三位大佬已经将禁军的命运给决定了。

    有着三方大军,加起来就有六万。

    不,是四方大军。西南军队不用说,也是要继续回去平叛的,这就有了八万大军,算了一下,也就足够了!

    只是,现在的问题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谁做大军统帅?

    总不可能让四路大军,各自为政吧?

    但是,想要找出,能够让四路大军都心服口服的人,那可真不容易啊!

    却在这个时候,杨铸虎哈哈大笑:“我觉着法师祭酒殷胜之可以!”

    陈明川微微一笑:“我同意!”

    “这个……”陈彦志微微带着一些忧虑,眼神闪烁:“此人从来没有统帅过大军,如此做,是不是有些儿戏?”

    “能够打败北镇精兵的统帅这大齐有几个?彦帅这般说,未免有些亏心了吧?”

    陈彦志老脸一红,无言以对。殷胜之指挥南镇新军大败他的北镇精兵,如果这么还要说殷胜之不会打仗,未免也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要不然,你能选一个各方都心服口服的人出来?”杨铸虎冷笑。

    陈彦志哑然,除非他亲自出马,否则四方大军是不可能心服口服的。

    但是,他又焉能亲自出马?北镇老窝还要不要了?

    平心而论,陈彦志认为这位人物,却是是一个十分适合的对象。

    一来,他出身宗室,身份高贵。

    二来,如今他名满天下,是天下之望。

    就算是北地,不论军民,都将其当成大齐复兴之望。

    第三,就是他的本事了。打死东倭高等法师这些不说,这是个人力量。

    而从另外方面来说,殷胜之是战争法师,尽管他从没有上过战场,指挥过大军。

    但是战争法师,这四个字就足够了!

    更不要说,殷胜之不久之前,殷胜之单身前往阿尔利加,居然生生从阿尔利加要来了数千万的各种援助。

    这些都是本事!

    似乎除了殷胜之之外,也找不出第二个让四方都满意的人了!

    他手下倒是有着几个年轻的将才,本事很不错。

    可惜,论起声望来,和殷胜之相差十万八千里远。

    也许北镇兵马能够服气,但是其他三镇兵马却是绝对不会听从指挥的!

    只是,殷胜之虽然从哪方面看都颇为合适。

    但是,我们的那位陛下怕是不会高兴的吧?

    陈彦志心中叹息,还是做了决定:“好吧,也只是平乱而已!那就这位殷祭酒做统帅吧!

    只是丑话说在前面,打完仗了,我的北镇精兵还是要还回来的。”

    “都是国家经制之兵,什么时候变成彦帅你的私兵了?”陈明川淡淡的刺了陈彦志一句,却道:“不过你放心好了,你们北镇的人家小都在五辽。

    难道,我们还能把他们家小偷出来不成?”

    是这个理,陈彦志满意一笑,对于陈明川的带着软钉子的话只当没听见。

    北镇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怎么也都要牢牢的抓在手中,被人刺几句又算得了什么?

    北镇历经数十年,数代繁衍,盘根错节。士兵家属都在五辽,父祖亲戚也都是北镇之人,怎么可能被人给夺走?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