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好吧,我们拭目而待”佘宗演等人说道。

    很快,他们就为了下一个问题而吵了起来。

    “都是年轻人啊,精力充沛。不像我,我现在精力不济了,而且你们说的我都不懂。”于明仁微微笑着,对殷胜之道。

    殷胜之笑道:“既然先生倦了,那我送先生去休息吧!”

    于明仁挥挥手,笑道:“不用,不用。我喜欢在这里,有活力啊”

    多少年,他没有像现在眼前看到的这般,没有任何其他念头掺杂,只是就事论事的讨论了呢?

    年轻真好啊!

    两天之后,天高云淡,一大早,随着军鼓响起,常平会操正式开始。

    自从这个月以来,各种大军云集而来,在这块方圆不过数百公里的土地上,已经集合了大齐最多的精锐军队。

    由当今天子亲自坐镇视察,天下五督,尽数派来了最为精锐的部队。

    一时间,这处常平郡之中,已经集结了超过十万的大军。

    这是大齐最大规模的一次阅兵,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演习。

    完全是按照罗巴模式的一种军事演习,代表了五镇这二三十年间学习罗巴先进军事经验的体现。

    五大总督府的兵马同台演习,互相攻防,输赢不仅代表了各镇军事力量的如何,同样也代表了各镇总督的脸面。

    此次会操同样是为了震慑四方,所以采取了完全开放的架势。

    罗巴很多国家感兴趣,纷纷派来了军事观察员进行战场观察。

    不仅是阿尔弗雷德王国,里华瑟尔共和国这些国家,甚至连东倭和伊凡沙基都派来了军事观察员。

    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正是最适合大规模军事行动的天气。

    五镇大军各自在常德郡的平原旷野上,进行着各个项目的军事演练。

    “嘀嘀嘀”

    随着唢呐尖锐的声音响起,一排排北镇士兵排着整齐的队伍演练变化各种阵型。

    常德郡虽然是平原地区,但是会操场地专门选择的地形复杂的所在,有着丘陵,树林,湖泽。

    而不管通过什么地形,北镇精兵的队形都丝毫不乱。士兵们始终可以保持队形,时刻能够以最密集的阵型,和最大的火力进行攻击。

    反观南镇新军就不行了,在平地上,他们还能保持阵型。

    但是一到复杂地形,他们的队形往往就容易混乱,需要时间进行调整。

    现代战争,有着一项准则,那就是谁的火力密度大,谁就能够胜利。

    而在双方都是蒸汽枪支,性能差别不大的情况下。

    那么就是谁的阵列整齐,密集,那么谁就能够发射出更多子弹,谁就能够胜利!

    所以,阵型的重要程度被提高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冲锋兵为什么那么厉害,以为冲锋兵能够冲过去,扰乱敌方的阵型,让对方发挥不出火力来。

    所以,现代战争的一切之本,都是阵型!

    而现在,很显然,在阵型上,南镇新军比北镇雄兵弱的不是一点半点!

    “哈哈哈明帅你寄予厚望的南镇新军也不过如此嘛!”

    北地总督陈彦志哈哈大笑着,指着远处的演习场地说道。

    陈明川的脸色就很不好看。

    他寄予厚望的南镇新军,在演练之中,干脆利落的败给了陈彦志的北镇雄兵。

    此刻,陈明川只能干笑道:“北镇精兵本就是国朝最为精锐的大军,南镇输的不冤,不冤”

    虽然这么说,心底还是遗憾,可惜殷胜之没在。若是有着殷胜之这个高等法师坐镇,南镇新军就不至于输的这么惨了!

    也不知道胜之到底这几天到底带人鼓捣些什么?

    陈明川的认怂,让陈彦志哈哈大笑,脸上泛光,道:“你们寻常老是说遇到外敌入寇我不肯出力御敌。

    你们啊,都是些生,哪里真正上过战场?

    我这北镇兵虽然还算不错,但是莫要说和罗巴大军相比,就算是和东倭人比起来,都差了不少。

    你们在后方动动嘴皮子,老子我可是每次都是正儿八经的上阵拼命的!”

    和陈明川,甚至是杨铸虎,都是不同。陈明川正儿八经的进士出身,杨铸虎,莫要看着粗鲁,其实也是举人投笔从戎。

    而这位陈彦志却是确确实实的大头兵出身,当年大齐兵威极盛,横扫北漠的时候,陈彦志就已经是一方将领了。

    可以说是五方总督之中资历最老的一位了!

    而他手下的北镇精兵,继承的也都是当年大齐禁军的力量。

    麾下强军三十万,可谓是大齐第一强藩!

    就连杨铸虎也都是出自北镇,后来自立门户,成为中州总督的。

    此刻,这位老军头,老丘八携枪带棒的把陈明川教训一通。

    陈明川手下南镇新军不争气,输的太难看,却也让他没有底气反驳。

    “唉,生总是不知道国事艰难,你说你现在和阿尔利加那些洋鬼子走那么近,有什么好处?这些洋鬼子,就没有一个好人”

    陈彦志的话都没有说完,在一边的杨铸虎嘿嘿笑着,插了一句:“彦帅肯定是觉着东倭鬼子是好人若不是东倭鬼子手下留情,现在彦帅你已经马革裹尸了”

    陈彦志老脸一红,却也没办法反驳。当年若非是他战败之后,向着东倭人投诚,东倭人早就收拾了他。哪里还有他现在这个北地总督,北地王?

    “唉”陈彦志有些跳脚,干咳了几声道:“我提议这次会操,就是让你们这些没有真正打过仗的生们看看,兵凶战危,到底是这么一事儿。不是嘴巴里说说,就行的了!

    小虎子你别打岔,你们应该知道你们做的事情有多危险。

    那阿尔弗雷德可是一头吃人的老虎,你们现在跟着阿尔利加眉来眼去,是逼着阿尔弗雷德这头老虎吃人啊!”

    陈彦志忧心忡忡,杨铸虎却不以为意的道:“阿尔弗雷德在德兰治那边打仗,人脑袋都打成狗脑袋了,哪里还有时间管我们这边的事情?”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