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加更第四更窝插,我要去武汉的啊,这么搞法,我怎么去的了欠账只能武汉来还了。

    卢振华现在是殷胜之手下最信任,最得力的助手。他知道殷胜之很多的秘密,最起码殷胜之秘密离开阿尔利加,没有和他们一起国他也是知道。

    就算是卢振华不知道殷胜之去了德兰治,也不会有人相信殷胜之能够杀死克洛狄克大法师。

    但是如果将这些事情暴露出去,还是会有很大的麻烦。

    不过,既然卢振华主动来找殷胜之摊牌。那么局面就不会太糟!

    “我记得你是热血青年来着,”殷胜之微微笑道:“年轻人,有理想,加入平等之符其实也不算很奇怪。

    只是,我想问一下。你把家国看得更重,还是把,嗯,理想,或者是平等运动看得更重呢?”

    “我首先是一个大齐人,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而我现在一直认为,能够有能力拯救大齐的,只有你一个”卢振华道。

    哦?

    殷胜之为之一惊,连他自己都没有这么看待自己。却想不到,卢振华居然会如此推崇他!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祭酒大人,就是我大齐这个非常之人!”卢振华道。

    “哦?”

    “当今之世,已经非是寻常之世了!权谋手段,一切种种,都不过虚幻。唯有力量,真正的力量,或者说是法师的力量,才能振兴国家。

    东倭原本不过大齐下属一个贫弱小国,就是出了香取管吾这么一个大法师,所以称为列强。

    而我大齐,所能救世者,也只能是另外一个大法师。而只有您才有这个能力!”

    卢振华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在古典时代,得天下靠权谋诈术,靠心胸能力,靠个人手段,靠英明神武

    然而,当今世界,法师力量称为显学!

    只有掌握最强大的法师力量,才有资格屹立世界之巅。

    关键是香取管吾给大齐人做了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卢振华是理想主义者,但是更是现实主义者。尽管加入过平等之符,但是对于平等运动来说,还是复兴大齐更加重要!

    “那么你来找我做什么呢?”殷胜之问道。

    “我以为,大人不该干涉西南的平等运动!”卢振华道。

    “为什么?”殷胜之皱起眉头来。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卢振华就要说明自己是平等之符的人了!

    这是卢振华想要说清楚,他提出这些,不是给平等之符说好话,而是为了帮他殷胜之。

    “自古想要成就大事,必先要有自己的基业。大人现在人望已经有了,但是还没有自己的基业”

    卢振华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西南总督?”殷胜之问道。

    “是,虽然明帅待大人如同父子。但是毕竟明帅大人春秋鼎盛,十年八年之间是不会告老还乡的!”

    所以殷胜之要想接任东南总督之位,哪怕一切都十分顺利,也需要十年八年之后。

    而现在,西南总督之位空悬,对于殷胜之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哪怕西南贫瘠,总督之位远远比不过东南总督!

    但是,殷胜之毕竟可以有自己的一份基业了!

    殷胜之不置可否。

    他想要接掌西南总督之位,要是放在以前,肯定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毕竟胡铁岩虽然死了,但是西南总督府存在了数十年,早已经自成体系,任何一个外人都很难入主西南。

    但是,如果西南那边大乱,就会有机会出现了!

    殷胜之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但是他很明白一个道理,很多时候,背后搞阴谋诡计,但是到底结果如何,根本不受控制。

    他虽然不至于把平等运动看成是洪水猛兽,却也知道,大齐现在内忧外患,绝对是经受不起这样的内乱了。

    如果暴乱只是限制在西南一隅之地还好,但是如果蔓延到了大齐其他各地

    “你知不知道,在东方的平等之符背后有东倭人在背后推动?”殷胜之试探问道。

    “知道,我见过一些东倭人混在的平等之符中,虽然他们伪装的很好,还是被我看出来了!”

    “那你还这么有信心?不怕事情会脱出控制么?”殷胜之沉声问道。

    卢振华沉默片刻,道:“我们有很多人,是一个团体。”

    “你们能够控制整个事态?”殷胜之问道。

    卢振华道:“这种事情谁敢保证,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何况,祭酒大人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么?”

    殷胜之长长叹口气,卢振华所说确实没错。

    他现在没有更好选择!

    或者说,他现在没得选择!

    秃发人的事情一出,再加上永平皇帝下令会操,殷胜之已经不可能说服陈明川出兵西南平叛了。

    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南局势糜烂下去,等着平等之符日后爆发出来。

    舍此之外,他真的没有什么好做的!

    很多时候,个人能够做到的事情真的十分有限。就连他也都一样!

    就算是现在换了他坐在陈明川这个位置,也没有更好选择。

    不遵当今皇帝之命,派兵会操,而是派兵西南。

    立刻就会被人当成是想要吞并西南,是乱臣贼子,人人诛之,失去大义名分,麾下人心动荡,统治基础立刻就会动摇。

    所以,殷胜之现在是东南总督,就算是看出危险,也不可能派出军队未雨绸缪。

    事情就是这么无奈!

    殷胜之轻叹一声,道:“那就这么做吧!”

    卢振华肃容说道:“若是事情不成,振华愿意一死以谢天下!”

    说着,大半踏了出去,背影却极是坚毅。

    殷胜之微微颌首,若有所思。

    卢振华有着一个强大的小团体,殷胜之一点不奇怪。

    当年还在留学时候,殷胜之就见到过他的煽动力和组织力。

    当年就是卢振华听说了殷胜之处境,自发专程赶来,组织了许多大齐侨民和留学生为殷胜之壮大声势,并且保护殷胜之不受东倭人的暗杀!

    此人有能力,有信念,不管放在哪里,都是一个大才。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