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阳间阴间的敌人都要将被打跑,战斗还没有结束?

    难道这些蛮僚人真的打算凭借普通士兵的血肉之躯来攻城么?

    但是见殷胜之脸色肃然,蛮僚一边不管是阴阳两界发动的攻击都已经失败了,然而却还是不退,莫非当真有着后手?

    “星界,星界的力量”

    却在这时候,康纳利维斯提醒殷胜之道。

    数十里之外,一众蛮僚巫师们都是一脸的严肃的站着。

    这些巫师们打扮各自不同,代表了他们出自不同的蛮峒。

    然而,现在他们他们都正容的听着一个苍老的巫师叫嚷着:“你们都知道

    这次如果我们蛮僚人失败了,那肯定再没有机会了。

    中土的人越来越强大,他们有了蒸汽枪之后,我们就越来越不是对手。

    而这次,如果不能趁着机会打败他们的话,那么可以说,我们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现在,是到了拼命的时候了。唤醒云山祖神吧!”

    西南所有山脉,广义上都是属于云山山脉,而云山就是他们的祖山。

    而云山山神,也是他们最为崇拜的祖神。哪怕,这位祖神永远都在沉睡,数千年来,就只是被醒来了两次。

    而,这次,他们打算第三次唤醒云山神!

    无数的祭品,不论是从劫掠大齐,还是蛮峒自己的财富,各种牛羊,粮食,布匹,财宝。

    总之,一切的一切都被投入到了一个大坑之中,然后用熊熊的大火点燃。

    所有的法师们,和无数的蛮峒人围着这堆大火祈祷,跳舞,想要用祭祀唤醒他们蛮僚所有人的祖神。

    然而,不够,一切都还不够。

    自古以来,每次唤醒这位云山祖神都要耗费无数巨大的代价。

    这次也不例外!

    他们的祭品相对来说,还是太少,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杀俘虏,人殉!”苍老的巫师大声叫嚷。

    一个个被抓来的大齐百姓被斩杀,尸体被投入火堆之中。

    上千的百姓被杀掉,还是不够,差的太远。

    事实上,他们原本根本没有做好唤醒祖神的准备的。

    “退兵”

    苍老的巫师大声叫道:“我们退山里去!”

    “花巫”

    诸人惊呼。

    这个时候,退山中去?

    他们刚刚打下了那么多的土地,占据了那么多平地,那么的庄稼,村庄,还有城池。

    这些平日他们羡慕的几乎以为是天堂一样的地方,好不容易打下,花巫居然说要退山中去。

    “为什么要退去,花巫。难道你不知道,那个殷祭酒已经被朝廷任命为元帅了吗?

    只要杀了他,朝廷大军就群龙无首,我们就能胜利了!”

    “你们打的过那个殷祭酒?连蛮神都不是他的对手

    再看看我们这么多人,连一个忠武城都打不下来。朝廷的官兵来了之后,我们怎么办?”

    一听到朝廷官兵,这些僚夷人都畏惧了。

    千百年来,历代官兵一次次的打击镇压,将他们不断向着山中深处赶去。

    尤其是到了现代之后,朝廷官兵们拥有了蒸汽枪炮之后,那就更是厉害。

    胡铁岩只是一方总督,然后就凭着手中的兵力,完成了千百年历代王朝几乎都没有完成的改土归流。

    为什么,还不是时代变了?

    血肉之躯,可挡不住蒸汽子弹!

    一旦朝廷平叛大军来了,他们这些僚夷就只剩下被屠杀的份儿。

    “那些东倭人说过帮我们的,他们说只要我们这边起兵,他们也会起兵的。到时候,朝廷官兵根本不可能来打我们”

    听到这些话之后,那花巫原本的决心顿时变得动摇了起来。

    “走吧,我们暂时退走”花巫叹了一口气,再不提到山中的事情。

    于是,这些蛮兵们如同来的时候一样仓促的向着后方退了开去。

    远远的看着这么一幕,佘从欢满脸都是喜色,道:“祭酒大人,太好了,这些蛮兵退了!”

    殷胜之知道点点头,反而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

    佘宗演不由问道:“祭酒大人,您再想些什么?”

    殷胜之笑道:“我再想这些诸蛮僚夷的兵马如果聪明一点就会退深山之中去,如果他们不聪明的话”

    顿了一顿,殷胜之笑道:“这些诸蛮僚夷毕竟只是小患,这次被打退之后,更是失去锐气,已经不足为虑了!”

    佘家诸人听闻,不由得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他们久在西南,和这些诸蛮僚夷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交道,很清楚这些诸蛮后劲不足。

    就算是中土再乱,他们顶多也就是占据几个偏僻的城池郡县罢了。

    而不像是北漠的敌人一样,往往席卷天下,如同秃发人一般建立王朝。

    再加上诸蛮僚夷人口本就已经不多,这次战死不少,已经不足为虑了。

    所以,听到殷胜之的话,他们已经轻松笑了出来。

    然而,殷胜之却没有笑,反而心有忧虑,诸蛮僚夷之乱只是疥癣之患而已,真正的大患,还是天平教啊!

    天平教没有直接举事反乱,而是借着这些诸蛮僚夷之乱而浑水摸鱼。

    他们反象未现,连近在咫尺的佘家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危险。

    这就更让殷胜之警觉了!

    “不行,我天宁城之后,一定要劝说明帅出兵,前来镇压局势,万万不能让天平教举事”

    天平教是平等之符的一个分支,如今平等之符分布在婆罗诸国,一个不好,就是局势大乱的下场,到时候,西南也会跟着局势糜烂,万一到时候不可收拾就惨了!

    忠武城之中,有着对外联系的电报。殷胜之可以很容易的和天宁城通信,只是殷胜之还没有想好如何说服陈明川

    陈明川顾全大局,肯定愿意出兵西南平叛。

    但是问题是,现在五大平章互相制衡。就算是胡铁岩死了,西南总督府的一班人马还在,也不会让东南总督府的人马进来。

    而且朝廷,北地他们恐怕也都不愿意让东南的人马把手伸到西南来,生怕东南总督府吞并了西南

    所以,想让陈明川出兵,肯定十分困难。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