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那位沧澜海的藏海子真人,现在元神虽然还在桂山城阴司之中,但是肉身就被他这些徒弟们给抢救了出来,背在其中一个弟子的后背。

    此刻,可以见这位藏海子的肉身不言不动,呼吸心跳微弱,简直如同植物人一般。

    殷胜之却是松了一口气,道:“还好,你们的师父元神还没有出事!”

    身心一体,元神受损,尤其是重伤,肯定会显现在肉身上的。

    现在肉身看起来没有多少伤痕,显然其元神无事,顶多是被困住。

    那些沧澜海弟子们也松了一口气,却也觉着奇怪,因为殷胜之检查的时候,似乎对于道门修行一点不陌生。并不像是一个外道法师

    殷胜之当然不会去管这些人想些什么,他伸手一指,按在藏海子的眉心,开始感应藏海子的元神所在。

    桂山城的城隍阴司之中,鬼云笼罩,沉重如山,压迫在一个光明元神之上。

    原本高达十米开外的光明元神,这个时候剩下的就已经不足五米。

    无数的黑暗雾气笼罩,各种鬼哭狼嚎的声音环绕不定。

    整个城隍阴司都已经被罪鬼们给占据,无数新死的鬼魂无知无识的浑浑噩噩的飘荡进来,却被一些恶鬼毫不客气的吞食。

    这些新的鬼魂,都是桂山城破被那些蛮峒所杀的百姓军民。

    蛮峒屠城,在城中烧杀抢掠了三天三夜。起码数万百姓死亡,也让整个所在怨气更深。

    幸好,那些蛮峒早早退去,否则桂山城的死亡人数怕是更多。

    饶是如此,此刻的煞气怨气汇聚在这阴司之中,沉重如山。压的藏海子的光明元神不断萎缩!

    再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几天的功夫,藏海子就要道消身殒了!

    “满城百姓终究是糟了蛮峒毒手,我毕竟是没有救到人。现在连我自己,也要失陷在这城隍之中了。

    唉,我大齐何辜,百姓何辜,居然如此多灾多难。眼见着好不容易露出一点中兴的迹象,又有这蛮峒作乱”

    藏海子还在叹息,就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说道:“藏海子,少悲天悯人了,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再没有人救你的话,你就是死定了!

    那大齐,什么大齐,有什么好?当年若非是殷济民那个混蛋,我等怎么会落到现在下场

    呵呵呵,你放心吧。天平教的高手已经去解开梁云蛟庭的封印去了!哈哈哈!”

    这话说的藏海子元神都摇晃起来,显然心境不稳。

    所谓的梁云王乃是当年秃发人分封在此,世代镇守西南的王爷。

    只是后来大齐太祖揭竿而起,率领中土百姓,驱逐突发于北漠。更是派大将攻灭了梁云王,收服了这西南之地。

    不过,那梁云王毕竟是被分封到了西南五代,有着兵权土地,俨然一路诸侯。在星界幽冥之中,自然有着庇护之地存在。

    只是,像是大齐一般,能够统治天下,气运无边,化为真龙的,自然是在星界演化龙庭。

    而像是梁云王这样的,也就不过只是蛟庭了!

    不过,再是蛟庭,也有五世积累。其中能臣猛将,精兵憾卒无数。

    当年能够被大齐大军驱逐,镇压。但是,如今大齐气运衰微,却怕是很难镇压的住了!

    只是梁云王的蛟庭会来趟这趟浑水么?

    “不,不会的。秃发人天命已绝,梁云王的气运早衰。残留一点蛟龙之气,若是老实本分,还能够在冥界之中苟延残喘。

    真的敢插手阳世之事,怕是气运牵连之下,那蛟庭立刻就要覆灭了!”

    藏海子大声说道。

    “嘿嘿,时移世易。便如你们仙门,以前还不是不敢干涉人世间的事情?但是现在,还不是要死保大齐?

    你说秃发人天命已绝,谁又能够知道,秃发人的天命不能复起?嘿嘿嘿嘿”

    秃发人的天命复起?怎么可能?

    但是这人又不可能在他面前信口开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藏海子一时间心乱如麻,大齐如今风雨飘摇,全靠仙门力撑。

    饶是如此,如今也是国事艰难。

    如果此时,那些秃发人再来凑一脚,这事情可就真的难办了!

    藏海子心境大乱,元神的光芒如同风中蜡烛一般,摇晃不定,一时间支撑不住,嗤嗤之间,原本还有五米的元神,一下子被压倒了不足三米!

    “嘿嘿嘿嘿,别急着关心你们大齐了,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很快就要死了!”

    随着这个阴恻恻的声音,煞气宛如龙卷一般的卷起,围住了藏海子的元神不断旋转,彷佛一轮大磨,正在将他的元神卷碎。

    藏海子顿时支持不住,元神光芒宛如风中残烛,似乎随时都可能会熄灭。

    这一单熄灭,立刻就是身死道消!

    然而却在这个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想了起来:“谁说他要死了的?”

    随着这一句话,顷刻间龙卷一下子停了下来,彷佛被冻住了一般。

    一股无比的威压压了下来,镇压四方。

    让那阴恻恻的声音首次露出了真身来,那是一个身高十多米,浑身上下被无数黑气如同锁链一般穿过全身各处的强大罪鬼。

    “咦,居然身上带着一点蛟龙之气,身前大概是一个草头王吧?莫非是造反失败了,被斩杀之后,魂魄关押到了鬼狱之中?”

    轻而易举的被揭穿身份来历,这罪鬼感觉自己浑身赤裸,简直好像没有穿衣服似的,一点隐秘也都不存在。

    它心中骇然,却是色厉内荏的大叫:“来的是何方神圣?何必装神弄鬼?”

    一句话刚刚说完,就见马蹄轰隆,晦暗的城隍阴司之中,忽然一道明光大道生出,可以见到无数的黑甲骑兵奔腾而来。

    “何小九,你居然敢妄称太祖名讳,捣乱阴司,罪不容诛!”

    随着这一声宣判,无数带着光芒的利箭射了过来。

    那罪鬼何小九,在生前正是太祖时代,一位争夺天下的首领。

    当年秃发人灭亡,起义的首领也不只是大齐太祖这一支。

    和其他乱世的时候一般,都是豪杰并起,草莽龙蛇显迹。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