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时候,那些道人正好见到殷胜之一行,不由提醒叫道:“山上的人快躲开,后面的天平教徒杀人不眨眼”

    那道人一张口吐气,体内的气机就泄了,身形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被一个天平教的高手追到,一掌劈在了这道人的背心。

    那道人前扑数步,口中喷血,脚下踉跄,却是差点倒地。

    几个道人一见,惊呼道:“师兄!”

    却是立刻转身,打算援救自家师兄。

    但是如此一来,这一行道人,却是被天平教的人给重重围困了。

    那个掌劈道人的天平教高手,双掌赤红,却是几乎要比正常人大了一圈,正是外门朱砂掌的功夫。

    此刻狞笑道:“好你们几个家伙,还真能逃,害得爷们们追了你们三天三夜,有种再给我逃啊!”

    一个年轻道人悲愤呼喝,道:“你们天平教和蛮峒勾结,祸乱州郡,罪该万死。如今为了杀人灭口,却是追了我们这么久!”

    那修炼朱砂掌的天平教徒冷笑道:“自古成王败寇,我们利用那些蛮峒,却也不过只是想推翻这无道的大齐,立下平等天国罢了。

    到时候,我平等天国推翻欺压百姓的官府,驱逐那些罗巴洋夷。那时候,我们都是英雄豪杰,都是新朝功臣,谁又会计较我们用的什么手段?”

    说罢,冷笑道:“给我杀了这几个道人!”

    这人颇有心计,这个时候说这些话,并非是反派死于话多。

    他这些话并不说给道人们听的,而是说给自家手下们听的,免得手下们心中动摇。

    然而他刚刚说动手,却就见几道银光闪过,却是几员身穿银甲神将从天而降,刀光过处,就被天平教的那些高手尽数砍翻在地。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冷冷的道:“天平教果真和蛮峒勾结么?”

    那些道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形,凛然望过去,但见一个个银甲神将杀人过后,到那人眉心之中,都是心中大震。

    这些银甲神将每一个都有着鬼神的力量,然而似乎只是眼前人的元神所化。这岂不是比元神真人都要厉害?

    难道此人是阳神真人不成?

    不过这些道人接着就看到了殷胜之身边的瓦拉艾丁人,顿时反应了过来:“你是法师!”

    殷胜之证时候早已经恢复了自己面貌,淡淡的道:“本官乃东南总督府,法师祭酒殷胜之是也!”

    如果说这几年整个大齐,最是名声巨大的人物,那么除了殷胜之就找不出其他人了。

    就连当今天子亲政,所带来的影响,都不及殷胜之所做的一件件事情。

    尤其是这一次,殷胜之远赴阿尔利加,买来了魔晶设备,要来了数以千万金元的援助。

    光是粮食,一次性就往大齐运送了数十万吨,解决了大齐的多地的灾荒。

    在东南官方宣传之下,殷胜之的功绩无人不知。

    此时正是风头正劲,便是这桂南郡这西南一隅之地,也都经常听闻殷胜之的大名。

    这些沧澜海的道人,却是照样对于殷胜之如雷贯耳。

    此时,却是怎么也都没有想到,殷胜之这位法师祭酒,居然来到了桂南郡!

    “难道是朝廷派人过来,帮忙平乱么?”

    一个道人惊喜交加的说。

    他们没有丝毫怀疑,就接受了殷胜之的身份。

    一则,殷胜之没有骗他们的必要。

    二则,一个大齐人,却是如此强大的法师。在他们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殷胜之这么一个人了!

    殷胜之还没有说话,其中一个年轻道人已经跪地,恳求道:“殷祭酒,求求你救救我师父。蛮峒攻打桂山城,破灭了城隍。我师父为了满城百姓,出神镇压那些罪鬼”

    “现在桂山城如何?”殷胜之问道。

    “桂山城已经被蛮峒攻破,我师兄弟几个好不容易杀出来。”

    “你们刚才说天平教和蛮峒有勾结,这件事情是真是假?”

    “是真的,原本蛮峒的祖神被镇压在了镇雨亭下,却就是天平教的高手前去,破了封印,将蛮峒之神给放出。

    他们就是要让这些蛮峒祸乱桂南,然后他们好趁机起事!”

    殷胜之脸色铁青,嘿嘿冷笑了两句,却问道:“可有证据?”

    “没有,不过却是蛮峒的巫师亲口说的。”

    “好啊,好啊,这些天平教做事果然不择手段,却是无论如何也留不得!”

    殷胜之刚才问有没有证据,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他又不是警察,做事更不用讲证据。

    更不要说,他刚才听到了那些太平道高手亲口承认的。

    此刻心中却是杀机大起,原本他对于天平教的心思有些矛盾。

    一边知道天平教是祸患,但是现在蛮峒反乱,没有天平教组织,这桂南百姓都要变成遭殃的对象。

    所以,殷胜之现在还没有想好如何对付天平教的办法。甚至还想容忍天平教的,一直到蛮峒叛乱过后再说!

    但是现在看起来,却是不成的了!

    见着殷胜之沉思,几个道人纷纷恳求:“求求你了,殷祭酒,救救我家师父!”

    沧澜海并不是一个什么大派,门中也就只有藏海子这么一位元神真人,若是藏海子不幸遇难,整个沧澜海可就完蛋了。

    殷胜之过神来,淡淡的道:“好,你们师父的肉身在何处?”

    元神真人,其实正式叫法是阴神真人,也被称之为鬼仙。

    阴神真人的肉身依旧是肉身凡胎,然而元神却就已经能够脱离肉身束缚,发挥出种种法力神通来了。

    事实上,道法修炼至此,方才能够展现出真正的威力来。

    只是,修行艰难,越到后世,越是如此。

    在殷胜之的梦中前世,修炼到阴神真人之境,已经很是难得。

    因此,甚至有着不少门派,抛弃了肉身成圣的境界,以元神解脱为依归,称之为兵解。

    在这方世界,显然并非如此,元神真人还是很多的!

    不过,元神真人战斗,尤其是进入幽冥星界之中去,由于没有魔宫领域护持肉身,所以只能元神出窍前去战斗。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