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因为整个东方大陆没有能够威胁他们的力量。

    勉强说是有的话,那就是东倭人了!

    只是可惜,东倭人是阿尔弗雷德人的看门狗,更不可能向阿尔弗雷德人发难了!

    “希望德兰治的战争持续时间长一点,让那些阿尔弗雷德人损失惨重一点”

    殷胜之眼神闪烁,他甚至有着一种偷偷摸摸的杀入法师塔,将阿尔弗雷德的驻守法师全部杀光的冲动。

    格罗阜沙是阿尔弗雷德人在东方大陆最大的据点,也是镇压东方大陆的所在。

    而现在,阿尔弗雷德人在这里的力量削弱了。殷胜之有着五六成的把握趁机干掉这里的驻守法师!

    可惜,现在干掉这些阿尔弗雷德人不是时候啊!

    “这座法师塔结构的很有问题,”康纳利维斯和阿尔法两个在殷胜之的心灵迷宫对于格罗阜沙的法师塔评头论足。

    以他们的眼光之高,对于高等迷宫工具的理解之深,自然能够从这做法是的结构之中看出许多的不足之处来。

    而殷胜之的目光,却注意到了另外的地方。

    格罗阜沙十分繁荣,是整个东方大陆最重要的港口之一,也是出入东方大陆的咽喉要道。

    无数商船往来,各种各样的货物云集于此。自然的也有着天南海北,世界各地的人云集在这里!

    而殷胜之注意到的那是一班罗巴人,然而和阿尔弗雷德人的金发,红发,甚至黑发掺杂不一样。

    这些人清一色的金发碧眼,和阿尔弗雷德人很是不同。

    而且,他们身上的一种一板一眼的军人气质,也是瞒不过人!

    “这些是哪里来的人?嗯,领头的高等法师实力不弱!”

    殷胜之略带好奇的望了一眼,然而他的一眼望过去,立刻让那一行人的首领生出了感应,向着殷胜之望了过来。

    双方友好的互相点头微笑,然后错身而过。

    “高等法师!”

    殷胜之若有所思,能够感应到那人绝对就是一位高等法师,而且还是一位高等战争法师。

    这倒不是殷胜之能够看出对方的魔宫来,而是他身上所拥有的一种军人气度是免不了的。

    而且很意外的,这是一种很纯粹的军人气度。

    怎么说呢?

    阿尔弗雷德王国确定现代法师制度,战争法师的标准。

    但是,阿尔弗雷德王国的战争法师,却不属于军队,而是超脱于其上。

    也就是说,那些战争法师的本质还是法师,他们身上鲜少有那种一板一眼的长期军事训练留下来的痕迹。

    而刚才那位错身而过的法师却不一样,身上更像是军人,有着长期军事训练,军事生活留下的痕迹。

    这和殷胜之所见过的各国法师的气质都完全不同。

    “这是瓦拉艾丁的法师!”阿尔法见殷胜之疑惑不解,一句话就把事情给说清楚了。

    “瓦拉艾丁法师?”殷胜之顿时恍然大悟。

    也是啊,除了那个号称军队既是国家,国家就是军队的新兴强国瓦拉艾丁之外,还真没有哪个国家的法师会有如此气质。

    只是,瓦拉艾丁人来这里做什么?

    就在殷胜之疑惑这些的时候,忽然听到康纳利维斯的叫声:“平等之符,平等之符!”

    “什么?平等之符,在哪儿?”

    殷胜之立刻把什么瓦拉艾丁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问道。

    “我感觉到了,这边来”

    康纳利维斯叫道。

    很快,在康纳利维斯的指引下,殷胜之就在另外一处街角的拐弯处看到了一个像是小孩子涂鸦一般的记号。

    正是平等之符的徽记,而且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波动。

    这就说明,这个平等之符的徽记绝不是凑巧星辰的。

    一般来说,只有同样拥有平等之符徽记的人,才能感应到这个徽记所散发出来的波动。

    这也是康纳利维斯能够隔着一条街就能够察觉出来的原因了。

    “平等之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殷胜之心中起了巨大的疑惑。

    “哈,我就知道平等运动不可能真正熄灭的,”康纳利维斯兴奋的叫道:“绝对不是只有布鲁克一个人的”

    布列瓦皇家学院的布鲁克教授,隐藏的一位平等运动的布道者。

    那是殷胜之在罗巴大陆所遇到的唯一一位平等运动的人。

    而殷胜之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罗巴大陆都很难见到的平等之符的人,居然会在格罗阜沙这种地方看到。

    “你高兴什么?富兰克林他们在的时候,平等运动都失败了,现在剩下几只小猫小狗,又有什么用处!”

    阿尔法却并不像是康纳利维斯那么兴奋,只是淡淡一句话就要把康纳利维斯给呛死。

    “可是平等之符毕竟是”

    “毕竟是什么?连富兰克林法师晚年都反思过,认为平等运动不可能成功的!”阿尔法道。

    “是因为敌人太强”

    “哼,平等时代,富兰克林法师他们可是拥有最强大的力量的,结果怎么样?

    不论是公社,还是法庭,甚至是各种工厂,全部都失败了”

    阿尔法的话让康纳利维斯为之哑然,无话可说。

    经历过那个年代,康纳利维斯很清楚的知道,阿尔法的话一点也没说错。

    殷胜之却问道:“那么富兰克林圣法师找到了平等运动失败的原因没有?”

    “私心,人皆有私心。”阿尔法道:“当年富兰克林法师他们认为,人的私心是可以改造的。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想法错误的。人之私心出自于生存本能,除非人类灭绝,否则私心不可能改变”

    殷胜之微微点头,表示承认。在梦中前世的经典描述之中,是从物质方面去论证大同世界必须要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基础上,才能实现。

    也就是说,当物质丰富到可以满足每一个人的私心,或者是欲望的时候,大同世界就到来了。

    而富兰克林从主观个体角度去看,也没有错!

    “走,去看看这些人搞什么鬼?”

    殷胜之尽管对于平等之符没有任何感情,也不认为他们能够成功。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