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如今的城隍显得黯淡衰落了许多,原本辉煌明亮的天幕之上,有着一丝丝的煞气侵袭,就变得很是黯淡。

    饶是如此,城隍重地,尤其是郡城城隍所在,却也是依旧戒备森严,无数鬼卒巡查往来,各路阴司律法森严。

    然而,随着鼓声一直传入到城隍阴司之中,震荡神光。

    就听得咔嚓一声响,神光破碎,挟带血气的光芒降临城隍之中。

    城隍神此刻睁开了眼睛,神光大盛:“好大胆的鬼神,敢捣乱阴司,不怕王法么?”

    抬手正要拿起案头的一方镇印。

    忽然之间,一直怪爪虚空中生出,已经一把抓住了城隍神道大手。

    “妖孽敢尔!”

    那城隍神脸上威严,额头上的神纹转动,一股莫可名状的庞大力量就要降临。

    这是王法的力量,是秩序的力量,是城隍阴司管辖地府的力量。

    一旦眉心神纹和手中神印契合,立刻就要降临下无边大力。

    然而却在这时候,一道从桂山城的城隍神背后闪过刀光,就见着那城隍呆了一呆,静立不动。

    额头上的神纹先自粉碎,接着就见到这城隍整个人化为无数光点,消散开来。

    恰也在这个时候,鬼狱的封印忽然被打开,无数的黑气冲出,纵横之间,已经弥漫在了整个城隍之中。

    一个个阴司鬼神,大叫一声,却是被这些黑气缠绕,很快身上神光散尽,魂飞魄散。

    镇压数百年的煞气从鬼狱冲出,震动阴世,化为一条黑色的恶蛟,首尾连绵,也不知道千百丈,一直延伸到阳世之中。

    从阳世看去,却是一道如同从天黑烟,直升上半空。黑烟之间,隐约可见无数的扭曲愤怒的脸庞

    “不好,城隍阴司出事了!鬼狱之中的怨魂罪鬼跑出来了,你们为我护法,我来去镇压那些鬼物!”元神真人心往下沉,却不得不道。

    他要是不出手,城中大乱,阴阳颠覆,这桂山城就不用想守了,只会轻易的被攻破,整个桂山城怕是都不会有几个人活下来!

    说着,就在城头,这元神真人不管不顾,已经盘膝坐下。

    这元神真人这般做,当然十分危险。

    不说城隍阴司都被乱了,他能否镇压住。

    要知道城隍鬼神,绝不会比元神真人弱了。

    若是动用神纹神印,调动王法之力,短时间之中,甚至能够抗衡阳神。

    既然城隍都镇压不住阴司,这元神真人就算去了,也没有多大用处。

    再说,他的肉身就在城墙上,那就更是危险。

    一个不能动弹,只有微弱呼吸心跳的植物人,随便被一支利箭射去,那也就死了!

    只是,很多时候,很多情况,很多事情,却是不得不为!

    除非他能眼睁睁的看着整个桂山城,数十万百姓尽数死光,否则他总是要多少做一些什么!

    此刻这道人就选择了临危而上,头顶白光一闪。却是元神已经遁入到了阴司之中。

    刚刚落入阴司,在人间不过只是显出淡淡白光的元神,立刻就是光华大作,照耀周围数丈方圆,在昏暗的阴世之中显得格外的醒目。

    顿时间,无数张牙舞爪,浑身黑气缭绕,彷佛带着锁链的罪鬼们都被惊动。

    “活人”

    这些都是刚从鬼狱之中逃出的罪鬼,被镇压在鬼狱之中,受了数百年的罪,正是怨气冲天的时候,胡乱在城隍阴司之中到处肆虐,杀掉每一个鬼神,鬼卒,甚至是普通的鬼物。

    此刻,见到这位元神真人的元神,也顾不得畏惧他身上的光明,就一窝蜂冲了过来。

    “好胆,区区鬼物,见到本真人居然还敢找死!雷来”

    一句话响过,天际之间就有着一道雷光闪烁而过,数以百计的罪鬼在雷霆之下化为飞灰。

    然而,这些罪鬼怨气冲天,此时鬼狱打开,煞气弥漫。

    这道雷霆毕竟不过只是阴雷而已,非是真正的阳雷,天雷。

    除了少了几十个罪鬼之外,其他数百罪鬼虽然被震碎,但是很快就在雾气蠕动之间重新聚合起来。

    “不好,这里煞气太浓,道法受到压制”

    这元神真人心中暗自叫苦,这一道雷霆连数百罪鬼都没有解决。

    然而,单只是眼前所见,又岂止是千百罪鬼?此时整个城隍阴司之中又有多少?

    “看来是镇压不了它们了,罢了,罢了,能拖一时就是一时吧。

    只要不让这些罪鬼杀出阳世祸乱,那些蛮峒就不可能轻易的攻破桂山城。这满城老小还有救!”

    沧澜海是出世门派,讲究利益群生,积攒功德。

    有着这念头,此刻这元神真人已经生了赴死之心。

    他大喝一声,元神变化,忽然之间元神暴涨,已经化为十丈高下,光芒所照,宛如巨人,吸引了无数罪鬼的注意力。

    黑烟滚滚,夹杂咆哮,无数的罪鬼都向着他扑了过来。

    。。。。。。。。。。。。。。。

    十多天之后,殷胜之到了东方,随着船只缓缓在格罗阜沙靠岸。

    原本要不了这么长时间,可惜奥尔尼迪亚的力量延伸不到东方大陆来。

    因此,殷胜之只能转船,一路颠簸,终于到了东方。

    还没有下船,殷胜之第一眼就看到港口外面的山上,一座壮观的法师塔耸立其上,镇压四方,让来往之人一眼看到,都为之敬畏。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殷胜之。他现在什么法师塔没有见过?大法师塔都闯了两个了,哪里会把这个法师塔放在眼中?

    格罗阜沙是阿尔弗雷德人在东方最大的港口据点,因为太过重要,所以建造了法师塔。

    同时,这里也是整个东方大陆的法师协会总部的所在!

    阿尔弗雷德人不仅在这里驻扎了强大的法师力量,同样有着强大的驻军,驻扎了一整个舰队在这里。

    德兰治那边的战争,似乎也影响到了格罗阜沙来,因为这里的驻军似乎也被抽调走了很不少。

    也让这座港口的守卫力量变得十分空虚!

    不过,阿尔弗雷德人应该不至于担心他们港口的安全。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