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殷胜之心中升起这么一个念头来,下一刻,整个天机碑连同毕维斯迷宫所化的长河一般,化为了一颗眼睛。

    天眼!

    看清空间奥秘的天眼!

    天机之眼!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大地开始震动开裂。

    “来不及了,现在天河还没有构建完毕,毕维斯迷宫也还没有彻底解析。如今,这天河大约是完整的毕维斯迷宫的五分之一

    我已经没有时间继续下去,只能勉强试试了!”

    这般说着,殷胜之不再勉强的构筑天河。

    法力驱使之下,一道滚滚长河,如同大蛇蜿蜒,从殷胜之的心灵迷宫,也就是识海伸出,一直延伸到虚空尽头,彷佛扎入到了虚空深处。

    下一刻,殷胜之的身形,就跟着这条长河一跨而出,消失不见。

    待到殷胜之消失不久,整个空间就震动起来,开始分崩离析,跟着爆炸。

    。。。。。。。。。。。。

    天宁港中,今日格外热闹。从陈明川以下,东南总督府的各大要员尽数到齐,在此迎接什么。

    一时间就能够看到彩旗招展,那凉棚之下,陈明川拉着卢振华正在说笑,看起来十分亲热。

    这番做派看得总督府上下的官员看得都是十分眼热,却巴不得被陈明帅亲热拉着说话的是自己。

    当然,每一个人更加明白,卢振华之所以这么受到明帅大人的看重,除了卢振华确实有能力,在这次和阿尔利加人的谈判之中立下了大功之外。

    更加重要的是,卢振华是殷胜之的亲信。

    现在是爱屋及乌!

    殷胜之这次前往阿尔利加,购买魔晶设备,能够买来,本来就是大功一件。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殷胜之不仅是把魔晶设备给买来了,而且还几乎是以空手套白狼的手段给买来的。

    每看到一船从阿尔利加运送到天宁港的援助物资,就让人对殷胜之的佩服敬畏更深一层。

    什么东西都能作假,唯有真金白银才是真的!

    天宁港现在的一艘艘大型邮轮,和从这些邮轮上卸下来的堆积如山的物资,无不标明着殷胜之的丰功伟绩。

    让东南总督府上下的所有官员,看到一次佩服一次。潜移默化之间,已经对殷胜之心服口服了!

    别的不说,殷胜之光是从阿尔利加要来的援助粮食,就已经足够大齐数万万百姓们吃上一个月了。

    刚好去年大齐收成不好,多地受灾,这些粮食起到大用,不知道救活了多少无辜百姓,为殷胜之,为陈明川赢得了不知道多少民心。

    而这一切,都是出自眼前这位卢振华的手笔!

    不过此刻,他们聊的内容绝不轻松,却是不久前早已经国的张秋臣,面对当今皇帝趁其不在,趁机亲政的局面,借口年老体衰,向皇帝乞骸骨。

    所谓的乞骸骨就是祈求骸骨还家,其实就是辞职的意思。

    当今皇帝驳,张秋臣再次上,皇帝答应了。

    这般做派就显得吃相十分难看

    甚至让陈明帅都发火了,私下在许多亲近人面前抱怨过。

    朝廷宰辅重臣辞官,按照故事规矩来说,一般要请辞三次,皇帝要驳两次,最后再答应。

    表示我实在舍不得你走,没有你朝廷不行你坚决要走,我无奈放你家

    这是朝廷重臣的体面,也是延续几百上千年的规矩。

    而当今皇帝这般驳一次的做法,简直就是吃相难看。

    几乎就等于说,我恨不得你马上辞职离开

    这对于一个呕心沥血数十年维护朝廷的宰辅来说,简直就好像是直接被赶下台一般的狼狈。

    感同身受之下,也难怪陈明川私下里抱怨!

    当今皇帝,可真是迫不及待啊!

    卢振华却微笑道:“张秋臣何等人也,哪里会这么容易就告老还乡?我看他是以退为进之计

    而且张平章是乞骸骨,而不是还政于上,这也是说明张平章也是一肚子气啊!”

    乞骸骨是告老还乡,而不是直接把权柄还给天子。这其中还是有区别的

    虽然只是见过张秋臣一面,但是殷胜之却对于张秋臣十分清楚。

    这人老而弥壮,老当益壮,何况其岁数也并不太大。最重要的是此人有着抱负,担当,是绝不会坐视当今这位皇帝乱来的!

    没错,卢振华虽然是大齐之人,但是在他眼中,当今永平皇帝的作为就是乱来。

    治大国若烹小鲜,绝不能心急乱来徐徐图之,缓缓转变,犹恐不及。

    从废弃科举,到永平皇帝最近一系列的政令都可以看出,他太过急躁了,也太过乱来了。

    风风火火,一个政令早上发出恨不得到了下午马上就取得成效

    求治太切,几乎和崇祯一个毛病!

    “振华你的意思是”陈明川若有所思。

    他是局中人,一时间怒火愤概,蒙蔽了智慧。

    此刻听卢振华这么一说,顿时反应了过来。

    论起对张丘平的了解来说,他比卢振华更加清楚。好歹两人同事了二三十年了!

    卢振华道:“张平章勇于任事,不避毁誉,这么多年主政朝堂,那么多人骂他,也毫不动摇。这时候,国事艰难,又怎么会真的坐视不理?”

    陈明帅顿时笑了起来,说道:“这说的也是,张秋臣深受先帝重恩,更且读至深,向来以家国天下为重。这么多年忍辱负重过来了,不会在这个时候撂挑子的”

    这么些年张秋臣这个平章军国事的宰相,主宰朝堂的日子可当真不好过。

    大齐局面也就不过只是勉力维持罢了,列强多次欺负上门,一次次战败赔款。

    这些都需要张秋臣主持,每次天下汹汹,归罪于张秋臣这个执政者。

    但是有识之士都知道,再不会有人做的比张秋臣更好。所以,这些年来,尽管国家局势一再不利,张秋臣依旧还稳坐在宰相座上。

    饶是如此,也不知道其人受了多少屈辱,换了一个别人,早就主动请辞了。

    而张秋臣依旧勉力维持朝局,除了恋栈权力不去,更重要的怕就是其为人担当,或者说使命感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