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任务安排好了之后,四只军队各自行动。

    尤其是德兰治军队,更是迫不及待的赶去救人。

    然而,殷胜之却总是觉着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隐隐感觉到危险。

    “按理说,萨赫勒人都是些土著,被赶到沙漠深处,早已经文明破碎了,又和德兰治人仇深似海,这时候杀回来胡乱杀人放火是很正常的事情……”

    从逻辑上来说,这一切是很正常,但是从感觉上来说,殷胜之却总有着一种不是那么好的感觉。

    因此,殷胜之这一路佣兵并没有长驱直入,反而放缓了速度。

    随着前方将要渡过一条大河,殷胜之越发警惕起来。

    这条大河就叫做卑路支河,主要流经卑路支地区,也是这个地区之所以得名的原因。

    还没有靠近这条河,远远地就看到远处浓烟滚滚,不只是一条烟柱升起。

    似乎在远处,起码有着数十处的地方升起大火,正在燃烧!

    好在河上架有一座大桥,但是现在桥上到处都是逃亡的难民。

    还有不少船只也是满载难民,不断来回。

    一路上,殷胜之等人开始看到的难民都还是井井有条,但是到了此处,也许是追兵距离太近。

    也许是只有一条桥,总之,这里遇到的难民就显得十分惊慌。桥上挤成一堆,不时有人被从桥上挤落下去。

    等到大军到的时候,桥头上更是围了不知道多少人。

    见到军队过来,纷纷哭诉。却是那些萨赫勒人有多么凶残之类。

    可惜,殷胜之这支队伍只是佣兵,却不是德兰治的子弟兵。对于这些哭诉,却并没有多少同情。

    “怎么回事,维持秩序的民兵呢?怎么都是这些老弱妇孺,难怪秩序混乱了……”

    伯纳擦着满头大汗,不满地叫道。

    现在桥上,桥头两边到处都是人,军队根本通过不了。

    “维持秩序,疏导交通,先让这些人渡河吧!”殷胜之先下了命令。

    虽然说名义上的佣兵团长是伯纳,但是事实上,这一路来真正做主的却一直都是殷胜之。

    此刻,殷胜之吩咐了,那伯纳立刻执行去。

    殷胜之站在河岸上,远眺对面,却是在望气。

    望气之术并不是法师的力量,而是道法。

    不过战争之中,迷雾重重,气机紊乱,能够在这种情形下分辨出气机的,那都是大宗师了!

    殷胜之对于此道不过稍有涉猎而已,当然没有本事全部看穿。

    但是却也隐隐约约的在重重黑烟之下,似乎看到了杀机重重!

    他本来就不急于渡河,一旦渡河想要撤回来就不容易了。

    现在,这般情形,却是最好的借口。

    有着佣兵们的疏导,难民们通过的速度加快,终于在天黑之前,将所有的难民们迎接过桥。

    “休息一晚,明天过桥。记住,派人把守住大桥!”

    殷胜之望望天色,已经是下午三四点钟的模样。

    虽然还有时间,但是他却下达了就地驻扎的命令。

    如果殷胜之率领的德兰治民兵,这时候怕不是急着立刻过河去救人。

    但是这些佣兵哪里有这种感觉?拿钱卖命而已。

    自然是殷胜之下了命令,他们乐得休息。

    至于那些难民们大部分就算是隔着河,也对河对岸的土著们十分害怕,不敢久留,向着后方继续撤走。

    只有少部分的难民实在是走不动了,又见着有军队在,居然留下来,想要休息。

    这时候,唯有德兰治军方派出的联络官心急如火,不断对着伯纳软磨硬施,让他立刻过河救人。

    伯纳没有办法,只好将人给送到殷胜之面前,让这位联络官来找殷胜之。

    这位联络官咽下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来到殷胜之面前,提出请求。

    殷胜之气场太大,整个人又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势,这位联络官着实有些畏惧,这才明知道是殷胜之发的命令,却只能去缠伯纳。

    现在来到殷胜之面前,尽管心急如焚,但是却只能硬着头皮,向殷胜之提出请求。

    “不,我怀疑对岸的情况不对……”殷胜之一句话就反驳了联络官的提案。

    这联络官问道:“什么情况不对?”

    “我说不上来,但是我的感觉告诉我对岸的情况很不对!”

    这下子那位联络官一下子急了起来,以为殷胜之只是推脱,不由叫道:“我们的人正在被那些该死的土著人屠杀,他们那些没脑筋的土著人有什么不对?

    难道还能够在对岸有埋伏不成?就算是有埋伏,凭借那些土著的战斗力,又能怎么样?

    那些土著人都是一些原始人,他们只会用石头和青铜做兵器。只要我们冲过去一开枪,那些萨赫勒人就只会夹着尾巴逃跑!”

    几乎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位联络官的话音还未落,无数的土著人们就出现在了河对岸。

    这些土著人皮肤黝黑,全身赤裸。他们有的好一点,在腰间系着一块布之类的东西。

    而大多数人却连腰间这一块布也都没有,任凭风吹小吉吉。

    而他们的身上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纹身,地位越高,纹身越多,也越是精密。

    不过想想这些土著人们当初被赶到沙漠深处,现在看到他们这种打扮,这也就不怎么奇怪了。

    无数的土著人涌了过来,几乎在一瞬间似乎就把河对岸给铺满了。这种视觉冲击力,十分震撼!

    而这些土著人来的这么快,这么多……只能说明一件事!

    此刻,不用殷胜之说,那联络官也都反应了过来,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些萨赫勒人明显是埋伏在对岸,等着他们过河然后加以包围的!

    如果殷胜之真的按照他所说的那样过河,怕是现在他们已经陷入土著人的围困之中了。

    而伯纳更是擦着额头上的汗,幸亏殷胜之坚持不肯过河,要不然这次就惨了!

    这些萨赫勒人没有出来之前,殷胜之还有些心绪不安。

    但是,随着他们铺天盖地的出来,殷胜之反而放下心来。

    未知的危险才是最为致命的,一旦放到了明处,那就再没有那么可怕了!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