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知道么,算是千塔之城法师学校,每一批千个学徒,也都挑不出五十个这么多的精英学徒来。

    事实,每一批千余学徒,能够有着三分之一能够最终成为法师,已经很了不起了!

    诸多法师哗然,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多米尼克大眼光有多么高明。

    而殷胜之又是怎么找到这么多的精英学徒的?难道那个大齐的什么刚刚创办的南明岛法师学院招生规模千塔之城还要大么?

    怎么可能?

    千塔之城可是全世界最大的法师学校了,每年花费的资金都是天数字,要占据到整个法师学院支出的两成以。

    大齐能够拿得出这么多资金么?开玩笑……

    一个冒失的法师已经问了出来,道“殷祭酒,您是怎么选出了这么多的精英学徒的?难道您有什么特殊挑选学徒的方法么?”

    “不会是说谎吧?”一个巴沙克的同党,冷笑说道。

    殷胜之全当这句话没有听到,他只是含笑说道“其实我只是占了一个便宜。”

    诸人不解,望了过去。

    其实他的提问,十分冒昧。

    但是在场的法师们大都是法师教授,是学院派法师。

    而如何挑选法师学徒一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谁都没有好的办法解决。

    而殷胜之居然有这么多的优秀学徒,不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找出了办法。

    此刻连多米尼克和雷蒙德大法师都用心倾听起来。

    连那几个巴沙克的同党,这个时候想要说话反驳,却也被多米尼克大法师淡然的看了一眼,不敢再开口了。

    “大家都知道,精神力和智力,专注力,想象力等这些有着极大的关系。”殷胜之侃侃而谈。

    毕竟今天是法师的学术交流,也是法师教育的交流。

    殷胜之当然不可能拿出真正的实锤,但是多少也要拿出一点东西来的。

    诸人听了都是连连点头,所以挑选法师学徒的时候,任何法师学院都会尽量挑选聪明人……

    当然如果你有足够的专注,毅力这些,也很会被青睐。

    殷胜之笑道“在我们大齐,有着一种类似于考取公务员的考试,我们称之为科举。

    当然,我们的科举公务员考试重要的多。那是一种保持下阶层流动的很好的方式……”

    “废话,什么科举和我们这些法师有什么关系?殷祭酒希望你早点进入正题!”有人不阴不阳的说道,依旧是巴沙克的那伙人。

    殷胜之笑道“之所以要解释科举,是因为和我们南明岛挑选法师学徒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我必须把科举的事情给说清楚……”

    “我知道,你不用太多解释。我们的公务员制度,最早是学自阿尔弗雷德王国。而据说阿尔弗雷德王国的公务员考试制度是学自你们大齐的科举。

    据说在大齐,所有精英想要出人头地只有一个办法,那是读书,考科举。

    算你原本是一个乞丐,一个种田的农民,只要你能够考科举,立刻能够到大齐国王的宫廷里担任官职。

    而且还有无的荣耀,相当于战胜归来的大将军,甚至连国王都要向你敬酒。

    甚至据说有时候国王都会亲自给考科举的人牵着马,然后从王宫前的大街来回走一圈,接受所有人的欢呼和鲜花……”

    多米尼克大法师借口,绘声绘色的说着他所了解的科举。

    殷胜之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不得不承认,他这样的解说,更容易让阿尔利加的人们明白。

    “是的,你们知道了科举的重要性,应该能够想到我们大齐所有的聪明人,全部都在考科举。

    他们通常要进行长达十年以,甚至三四十年的基础学习和准备。

    通常他们都会在七八岁的时候,开始进行最基础的学习,一切顺利的话,能够在三十四岁考进士。

    而在没有最终考的时候,他们的一切任务都是要继续学习,也可以说他们的一生都付诸在这件事情。

    而去年,我们的咳咳……皇帝,他停止了举办科举。所以很多原本已经原本学科举的人,都只能到我的学院来学习法师了!”

    殷胜之笑着解释。

    看着所有人还不明白,他道“我们大齐有数万万人之多,读书人有几百万。

    而每一次考科举的起码有着几十万之多,而科举大概分为三级考试。

    第一级考试胜利考的人被称之为秀才,几十万人之,只有数千个位置。

    然后这些秀才们再互相竞争,考取的胜利者被称之为举人,能够胜利成为举人的人只有不到一千。

    而举人们再进行最后的竞争,胜利者成为进士,每一届也只有一两百个。

    而且,注意科举是不限制年龄的,也不限制次数。所以你没有考,可以下次再考……

    这意味着一个人考科举,他不仅需要和同年龄的人竞争,也要和低年龄的人竞争,甚至要和高年龄的人的竞争。

    有很多人考的二三十年,甚至头发花白,都不一定能够考最起码的秀才!”

    殷胜之只不过大略说说,简化了许多环节,如贡士的提也没提。

    而这些法师们听到殷胜之描绘不由变色,对于这种竞争的残酷性有了深刻的了解。甚至觉着这种竞争的残酷性远超法师……

    法师学徒主要是招生困难,很难选到足够多的优秀的学徒。

    再没有开窍之前,谁也不敢确定,一个人到底能不能开神窍。

    所以说限制主要在这里!

    而成为法师学徒之后,竞争性其实已经不大了,基本能够成为正式法师的,以前都在三分之二半左右。

    现在随着法师学院的大规模扩招,降到了一半左右!

    但是不管怎么说,和这种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式的竞争还差远了。

    “我明白了殷祭酒的意思,最起码那些能够考科举的,哪怕是最低一级秀才的人,智力也都极高,远在普通人之,他们不管学什么东西,都要远超普通人!”

    刚才冒失问话的那法师叹息说道。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