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还是因为陈明川只是总督,而非是真正的诸侯,再加上大齐国力不振,还有其他种种原因削弱过的。

    否则,此刻陈明川一出,那气运绝对要压倒紫荆山神的力量!

    当然,拥有这等力量是一回事,能不能够动用,或者说能不能能够有效使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饶是如此,陈明川向着神灵施礼:“明川拜见神君!”

    那神君不敢承受,站起身来回礼。

    一金一白两道光芒,遥相对应。

    而这刻殷胜之却发现自己的却也一般,银色的光芒护住周身,隐约显出模糊不清的异象,这还罢了。

    最为特殊的是,一道青紫云气如同苍龙盘旋在殷胜之顶上,虽然明显都要比金白两者光芒都要弱的多,却是自成一家,不被两道光芒所扰动。

    “苍龙……”

    殷胜之还是第一次真正望见自家气运如此,心中震惊。

    这苍龙代表的却是龙气!

    尽管殷胜之隐约知道自己身上有着一丝龙气,但是现在亲眼见到,依旧是为之震动。

    大齐的龙气开始转移了,这岂不是说明……

    而银光就是他自己修行的力量了!

    也就是只有在这种环境之下,一切本质才以这种形式暴露出来。

    “殷祭酒!”

    那紫荆山神主动向着殷胜之行礼。

    殷胜之自然不敢拿大,急忙躲避还礼,金色光芒之中,紫荆山神笑道:“非是敬你,而是敬这大齐龙气耳!”

    殷胜之其意乃解!

    “昔年我初见总督,深异之,以为非常人也,日后国之栋梁……”

    这紫荆山神说到这里,陈明川不由颌首微笑。

    “今日想不到又能见到殷祭酒,真是人生快事。来人,上酒……”

    一声令下,就有着一位美貌之极的侍女,捧着一个金杯,来到殷胜之面前,阴影下拜,奉上美酒。

    只有自己一个人有?

    殷胜之迅速的看了陈明川一眼,却见陈明川捻须一笑,并不以为意。

    他这下才放心,向着侍女手捧的金杯望过去,见那金杯之中,有着一杯银白色的液体,粗看宛如酒浆,细细看来,彷佛一片大海。

    隐约见到大海之中,似乎有着蛟龙翻腾。

    “这是……龙气……”

    殷胜之心中骇然,却听侍女轻声道:“为祭酒大人寿!”

    他心中正是抽搐,却听陈明川笑道:“胜之,婆婆妈妈什么,岂不闻大丈夫当仁不让?”

    心中却也微微叹息,他这次把自己两个儿子也都同时带来了,这是父亲的一点私心。

    结果不出预料,紫荆山神果然还是没有看中自己的两个儿子啊!

    心中又是酸楚,遗憾,却又是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殷胜之缓缓点头,举杯痛饮,就听到那紫荆山神拍掌叫好!

    顶上苍龙得了这被美酒之助,忽然之间就长吟一声,身躯暴涨,盘旋飞舞,好不快活。

    数千里之外的天京皇宫,永平皇帝正在批阅奏折,看到这篇奏折上写着富国强兵,开办军校,培养法师云云……

    猛然想起殷胜之来,顿时就是心生厌恶和杀机来。

    想起殷胜之“背叛”于他的事情,这永平皇帝愤怒难言。

    “朕才是天下之主,你居然敢背叛朕,朕一定要你好看!”

    这般说着,心中杀意依旧难平,只觉着却不知道为何,一种一定要杀了殷胜之的感觉升起!

    便是理智也压不下来……

    如今殷胜之名满天下,正是国人之望,就算是永平皇帝却也是经常做出和殷胜之同族兄弟,兄友弟恭的样子来,借殷胜之的势,为自己争夺民心。

    此刻的殷胜之根本已经不是他想动就能动的了,宛陵殷氏也不是他所能够轻易再踢出皇族的了。

    然而,现在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感应……龙气最独,向来由不得分润。

    此刻,那永平皇帝却就是受了影响,心中杀机大炽,此刻真的提起笔来,想要写下一道诛杀殷胜之的圣旨……

    哪怕这道圣旨实际上并不可能执行,却是也要宣泄一通!

    心中杀意正盛的时候,忽然听见一声仓惶大叫:“陛下不好了,不好了……”

    永平皇帝原本就在大怒,此刻被这般一叫,心中更怒,一把扯过手边的砚台砸了过去,盛怒之下,手中没有准头,砸偏了去,只是砚中墨水将那亲信宦官淋了一身墨。

    那宦官惊得呆住了,彷佛被定身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也都不敢再动。

    永平皇帝怒火猛然发作了出去,又见是自己身边最为亲信的宦官,心中刚刚暗自后悔……

    不是后悔砸向了这亲信宦官,而是身为九五之尊,太过失态。

    只是口中却兀自喝道:“你不是有话要说么?怎么不说了?”

    那宦官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叫道:“陛下,真不是我惊动圣驾,实在是那张秋臣回来了!”

    原本怒火未消的永平皇帝一听张秋臣回来,顿时就像是被一桶冷水浇在头上,跟着慌张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张秋臣辅佐朝政二十多年,经历三帝,德高望重,苦撑危局,在天下士民心中地位极高。

    而且,其还是永平皇帝的太傅,从小看护教育其长大,向来是严师。更是掌控朝堂……

    可以说,永平皇帝从小几乎就是在张秋臣的阴影之下长大。

    他这么多的小动作,也就是趁着张秋臣不在,才敢施为。而现在一听说张秋臣回来,顿时就乱了阵脚!

    这个时候,却是早将殷胜之忘在了脑后。

    冥冥之中,自有气数影响!

    洛川这时候下着下雨,总督府之中,即使这般,校场之上,依旧有着数千新兵挺立雨中站着军姿。

    杨铸虎高踞台上,站的笔直,一身军装早已经被水淋透,然而他却动也不动……

    四周随从知道的脾气,也是没有人敢上来帮其撑伞的,此刻俱都站在杨铸虎身后,挺立雨中。

    却是在这个时候,杨铸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眼望天,望向了东南方向,接着却又向着中枢朝堂望去,嘴角露出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

    “希望这次一帆风顺,将魔晶生产设备买回来!”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