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殷胜之嘿嘿一笑,说道:“想死,可没有那么容易,我回把你交给官府!”

    却又问那军师,道:“看你模样,也是读书人,为何做贼?”

    那军师脸色惨淡,叫道:“什么读书人,连朝廷都不认我们了,我们读的圣贤书还有狗屁作用……”

    船上原本对于殷胜之忽然亮出法师身份将水贼打跑,这些人都是又惊又喜。

    然而现在听这位水贼军师的叫嚷,许多人生出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那些刚才背后还在议论殷胜之的老古董们,这个时候甚至露出了兔死狐悲的情绪来。

    科举一废除,他们数十年的人生目标可就一朝尽丧。

    那些大家族还算好一些,普通读书人家,这个时候彻底丧丧前途,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相信这些人钱途无路,甚至饥寒交迫之下,为盗为匪之人绝不会烧。

    在大齐,原本的读书人本就是一个绝对不小数字。

    另外一个世界,没有废除科举,那个不成器的破烂王朝还坚持了几十年下来,甚至一度“中兴”。

    但是,科举一废,整个朝廷立刻分崩离析。

    此刻,殷胜之就有着这种感觉。

    原本最为拥护朝廷的一群人,被抛弃了!

    还是那句话,殷胜之不反对废除科举,但是绝对反对如此鲁莽的废除科举。

    心念电闪之下,殷胜之故作沉重一叹,说道:“唉,这是朝廷对不起你们,不是你们对不起朝廷!算了,我今日放你一马!”

    这话一出,那军师眼圈都红了,叫道:“某自七岁束发读书,读的都是忠孝节义的圣贤文章,三十年来所为者,无非如此。而朝廷今日尽废吾等,而吾也抛却忠孝当了匪人。这世道,君不君,臣不臣,礼崩乐坏……活在此世又有何益?”

    说着,一头就向船上的一块铁壁撞去,刹那间已经头破血流,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原本殷胜之是可以去拦住他的,但是殷胜之并没有去拦。

    人已经生了死志,就算活下来又是如何?

    他只能轻叹一声,忽然就听到有人如同叫驴一般的哭嚎起来,飞奔过去,抱住那军师的尸体。

    居然不是那水贼头目,而是船上一个胡须发白,身穿青袍的老古董。

    此人气质不凡,甚至带着丝丝威仪,像是以前做过官的。

    刚才也是他带头说殷胜之这种留学生不遵圣教云云……

    然而,此刻他抱着那位水贼军师,居然痛哭流涕,偌大年纪了,眼泪和鼻涕居然把胡须都给打湿了。

    “咔嚓,咔嚓……”没有想到船上居然还有记者,居然趁机照了几张照片。

    那老者丑态毕露,却是同样心灰若死,居然没有半点将记者照相放在心上,只是又哭又笑:“兄台啊,兄台,你的话算是把我心里的话说尽了。

    某家二十三代读书,一位探花,六位进士。

    某更读书二十宰,金榜题名,翰林优选,都督两江。

    家族功业荣华,尽在此道之上。某为官二十余载,不敢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是却也尽心竭力为朝廷分忧,为百姓造福……

    然而天子一朝罢免科选,是弃我们于无物尔,我等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

    这位水贼军师,不过一个潦倒秀才,科举无名,家徒四壁,废除科举这才做了水贼的军师。

    而眼前这位却是以前的封疆大吏,累世书香的名门子弟。

    让他痛哭流涕的自不是自家的前途,而是人生的破灭!

    见微知著,殷胜之可以想见,整个大齐天下,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原来的读书人此刻世界观坍塌的……

    就在殷胜之沉思之际,一个有些别扭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问道:“这位法师先生,您对眼前的事情有什么看法。您刚才说是朝廷对不起他们,而不是他们对不起朝廷又是什么意思?”

    “哦?你是……”

    殷胜之注意看去,发现这位提问的记者是一位金发碧眼的洋人,而且居然还是一位女扮男装的家伙,让他稍稍有些意外。

    “我是新鹿特丹时报的记者狄克,我想采访一下您。尊敬的法师先生,如果我猜的不错,您应该就是那位号称二十年后的大法师的那位天才殷胜之了吧?”

    “哦?何以见得?”

    殷胜之心中微微一动,新鹿特丹时报,可是阿尔利加的一份大报啊!

    “以您这样的年纪的大齐法师,几乎不会有第二个人了。这很好猜!”这个应该是用的假名的狄克耸耸肩说道。

    这让殷胜之不得不有些刮目相看了,他问道:“那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呢?”

    “帝国的统治正在坍塌!”似乎知道殷胜之正在考校她,所以这个假名狄克的家伙语不惊人死不休。

    殷胜之豁然动容,若是他自己一个人这般想法还有可能只是错觉。

    但是连眼前这位来自遥远国度的狄克,也都这般想法,这就更加印证了此事。

    然而,这却绝不是殷胜之所希望的!

    “您也都看到了,帝国的统治精英,和支撑帝国的支柱们已经被帝国所抛弃。那么帝国还剩下什么呢?

    靠那些还没有成长起来的留学生?他们有多少?说句不客气的话,他们的忠心能够和这些人相比么?”

    大齐这些年派出的留学生再多,估计也就是十几万。

    再加上受到各国国内思潮的影响,对于大齐朝廷的忠心肯定比不过那些大齐传统培养出来的士大夫们。

    狄克简简单单的几句话戳穿了殷胜之最后的侥幸。

    如果是张秋臣在,绝不会让永平皇帝下这么荒唐的旨意!

    “对了,忘记说一句,我是蔚蓝堡大学经济和社会学的毕业生。”狄克再加了一句。

    她很想得到采访殷胜之这个天才的机会,所以不遗余力的给自己加上筹码。

    殷胜之却摇摇头,说道:“你刚才说的事情让我心里很乱,我想静静,等有时间再接受你的访问吧!”

    这个时候,殷胜之不得不说,这个女扮男装的女人很了不起!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