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幸好,这时候的殷胜之内心足够强大。

    幼时在祠堂所受到的严格的礼仪训练,此时纷纷浮现心头。

    原本不懂,只是觉着这些礼节繁文缛节,动作又是呆板无趣。

    但是以现在的阅历目光就知道,这些所有的礼仪都建筑在东土儒家的学问之中的。

    所谓的礼仪,就好像法师训练一样,对于儒家来说,同样都是一种训练法。

    训练的是一种威仪,和端容静坐,三省吾身,养吾浩然正气这些训练之法一般。

    都是训练的一种威仪,或者用儒家的话叫做理气!

    理则道也,气则用也!

    实际上在宋代以后,儒家吸取道佛两家修行方法理论,所谓三教归一,其修行训练之法,本就是有着殊途同归之处。

    梦中前世,殷胜之是道门弟子。这一世又学了法师训练之法,反倒触类旁通,对于儒家礼仪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此刻,行动之间,与心相合,当真似乎有着一种浩然之气充斥全身,使内心强大。

    孔子是说,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者,其由也与!

    穿着破烂衣服走在穿着皮草大衣的上流社会之中,而没有不安自卑的,也就是子路了!

    这就是内心强大!

    此刻殷胜之更是彷佛被一股气势贯穿,整个人行走之间,越发显得风度翩翩。

    即使文化不同,背景不一,然而那种庄重优雅,却是让人看得真切。

    “你就是宛陵殷先生吧?”

    却在这个时候,却见一个身穿燕尾服的人走了过来,含笑说道:“在下是驻佛兰德伦王国的大使吴正伦,当年却是和宋师长一起在陈明帅的麾下效力过!”

    这关系听起来复杂,然而殷胜之却是心中一动。

    不说这位是驻佛兰德伦大使了,便说陈明帅就是陈明川。

    却是和张秋臣,还有不久之前去世的那位林铁岩齐名,号称国朝中兴五大豪杰的人物!

    而宋师长不用说,就是殷胜之的同乡上司宋昌安师长。

    用直白的话来说,殷胜之是宋昌安的人。而宋昌安和眼前这位吴正伦大使,都是陈明川的人。

    吴正伦也就是直接告诉殷胜之,他们是自己人!

    殷胜之顿时明白过来,潇洒行礼:“原来是吴大使,向来未曾拜见,失礼,失礼!”

    吴正伦呵呵一笑,道:“知道殷生你现在正在阿尔文法师门下学习,我等也不敢贸然打扰你,没有前去拜望,还请殷生不要见怪才好!”

    这位大使的态度放的极低,却是殷胜之前程远大,又怕殷胜之年轻人心高气傲。

    东齐法师本就不多,每一个回去的法师都会受到重用。

    更不要说殷胜之这种能够拜在阿尔文这种声名赫赫的高等炼金法师门下的,那完全就是师出名门了。

    再加上殷胜之又是宋昌安保送出国,在陈明帅麾下,完全可以说是最根正苗红也不过了,日后不用说,自然前程远大!

    虽然陈明帅暂时退养还家,看似不问世事。然而在朝野上下,都还有着庞大的势力,绝非任何人小觑。

    最起码南镇七军,就一直都在陈明帅的掌控之下。

    然而和殷胜之接触几句,顿时有着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丝毫不见年轻人那种盛气凌人之态,心中不觉微微奇怪。

    他自嘲的笑着对殷胜之,道:“我原本以为吴骏总领事,深得儒门凤翔心法,风度仪表世间无双。

    却没有想到,殷生你居然也不差吴总领事多少。宛陵殷氏果然名不虚传……

    不像我,在这般场合,就算是想要穿我大齐华服,怕是也衬托不出风度来!”

    殷胜之道:“那里,明帅何等人物?其麾下又怎么可能有简单之人?大使能够出自明帅麾下,必然有着过人之处。更不要说现在代表我大齐,驻于佛兰德伦了!”

    吴正伦听了哈哈大笑,虽然觉着是恭维,但是却也说到他心头去了。

    当如果说林铁岩出自草莽,张秋臣为朝官脱颖而出。

    那么明帅陈明川就可以说是出自江南名门了,东齐南方经济发达,人才鼎盛。

    而当年幕府之中更是汇聚天下豪杰,号称名将如云,谋臣如雨。

    如今幕府虽然不存,但是出自明帅麾下的督抚大员,可就是有着十余个之多。

    其他州郡之官起码上百,至于县令之流那就是数不胜数了。

    吴正伦出身于明帅幕府,虽然并不是其中重要人物,但是也足以让其自傲了。

    殷胜之的一番言语,正好挠到了他痒处。对殷胜之又多生出了几分亲近来。

    就道:“今日是王女殿下成人礼,据说王女殿下是你的同窗,你还是先去见见主人。日后有时间,在下定然上门前去商谈!”

    殷胜之就知道这位吴正伦肯定是找自己有正经事情,微微点头,却是被王女两个字吸引过去了。

    难道真的是鲍伯?

    如果自己的同窗没有两个人的话,那么应该就是了!

    有意思,有意思!

    他向吴正伦告辞,然后在佣人的引领下,向着西罗贝亚宫的主建筑而去。

    无数人的羡慕的目光盯在殷胜之的背后,并不是谁都能够有资格在这个时候走入宫中去的。

    “听说他和王女殿下一直都在阿尔文阁下那里学习法师知识……听说阿尔文阁下的女儿都被一个东齐人拐骗了去……”

    这种很微妙的联想,尤其是今日殷胜之风度翩翩的出现在这里,以至于让更多人浮想联翩。

    对于王女的情况,便是大部分的贵族们也说不清楚。

    不过只是知道,王女殿下血脉觉醒,成为法师。

    那么日后执掌佛兰德伦王国的大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能够和王女有着特殊的关系,这一点就足以让任何人眼红嫉妒了。

    然而,殷胜之听到这些议论,只是觉着啼笑皆非。

    接着却又抹抹眉心,这位吴正伦大使说的虽然好。但是殷胜之却知道,这位大使先生就算最初当真出自于陈明帅门下,但是日后肯定是投入张秋臣麾下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