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晃又是数天过去,也就是在这一天,殷胜之收到了信号。

    一大他看到了一个身穿暗红衣服的人进入布鲁姆古董店里转了几圈,说了几句别人不会注意到的暗语,然后什么也都没有买,就离开的顾客。

    这并不奇怪,古董这东西通常都是看得多,买的少。所谓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么!

    然而,殷胜之却知道,这是齐荣和自己的约定,告诉他有人找。

    于是,殷胜之再吃完早餐之后,很容易的在葛林那里请了一天假。

    “小子,早去早回,你欠的钱还没有还清呢!”葛林不客气的说道。

    殷胜之一笑:“今天我出去,就是为了去取钱,我想我的那些朋友已经把钱准备好了!”

    葛林冷哼一声,像是有些不服气说道:“不要太相信所谓的朋友,否则早晚吃大亏!”

    殷胜之微微一礼,走了出去,他也知道这个葛林也就是脸色不好看而已。

    按照约定,殷胜之在中央大街慢慢逛着,每一次接头方式都是不同,这一次不会有马车来接他。

    也几乎殷胜之逛到一个街角的时候,就看到了齐荣带着两个手下,尽管他们乔装打扮过,然而和殷胜之迎面走过来,却依旧被殷胜之认了出来。

    殷胜之正想和齐荣打招呼的时候,忽然见到齐荣微微摇头,眼神示意阻止。

    这让殷胜之一顿,立刻警觉起来。双方这个时候擦肩而过,齐荣目不斜视,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殷胜之明白,齐荣这个时候不和自己说话,并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类。

    而是齐荣限遇到了大麻烦,并不想在明面上和殷胜之表现的太过亲近,免得给殷胜之带来麻烦。

    一个一张纸揉成了小球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在了殷胜之的掌中。

    单凭这纸张坚韧柔软,那种无可取代的质地,殷胜之就知道,这是罗巴贸易银行的金票。

    这是一种炼金师们制造出来的一种纸张,绝对防伪,而且很难损坏。

    不用看,殷胜之就知道,这是货物尾款了。

    拿到钱殷胜之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装作漫不经心的逛街,细细查看,果然发现齐荣等人身后有着盯梢之人。

    不是东倭人,而是红头发的罗巴人,他们分成了两三组,轮流盯梢,行动十分隐秘。

    而且看起来这些人的身手都相当不弱,一看就知道这些肯定是出自某些强大的组织。

    “是阿尔弗雷德的军情局,齐荣他们被军情局给盯上了……”

    殷胜之立刻判断出来。

    阿尔弗雷德的军情局赫赫有名,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上次齐荣他们似乎还杀了阿尔弗雷德的法师……

    当殷胜之回去,把三十万金币的存单放到葛林面前时候。

    只听葛林咕囔道:“又是一个笨蛋,这么多钱,难道也不知道卷跑么?”

    这让殷胜之啼笑皆非……

    “我这假还没有放完吧,我想晚一点再回来……”殷胜之说道。

    葛林深深的看了殷胜之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殷胜之就有着一种这老家伙什么事情都知道的感觉。

    他挥挥手,殷胜之如逢大赦一般地正要离开。

    那葛林忽然丢过来一件东西,那是一张纸,宛如小孩子涂鸦一般在上面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房子,还有三个头大身子小,脸蛋涂抹的红扑扑的小人儿手拉着手。

    “这张东西给你,小子,活着回来!”葛林淡漠的说道。

    殷胜之轻轻地取下帽子,行了一礼,然后戴上,很快消失在店中。

    “葛林叔叔,殷是要去冒险么?他有危险?”鲍伯转了出来,有些忧郁的问道:“不能派两个人帮帮他么?”

    葛林却摇摇头说道:“阿尔文阁下身份超然,他是不会牵扯入任何纠纷之中去的……

    尤其是涉及到阿尔弗雷德王国的事情。这点你应该明白!”

    鲍伯尽管看起来时常傻乎乎的,有些天真。

    但是他的出身,他所受的教育却让他明白。佛兰德伦王国只是一个小国,并不能,也不敢和阿尔弗雷德王国抗衡。

    所以,绝不会插手这种漩涡之中去的!

    而殷胜之同样明白,正因为阿尔文法师是佛兰德伦王国的护国法师,所以才更加不能乱来,免得把整个王国给拖进来。

    因为在很大程度上,阿尔文法师的态度其实就代表了佛兰德伦王国的态度。

    对于这一点,殷胜之很理解!

    其实,布鲁姆古董店恐怕一早就猜到了殷胜之购买这些法器药剂的用处。

    他们原本可以不卖的……布鲁姆古董店不差这点钱!

    葛林的意思是阿尔文法师或者布鲁姆古董店的意思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糊涂,做成这笔生意。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倾向……

    虽然如此,这也是帮了殷胜之很大忙了。

    做人么,总不能祈求别人太多。总不能升米恩斗米仇吧?

    所以,殷胜之对此想的很开。

    其实,今天的这件事情,殷胜之完全可以不必插手的。

    齐荣不动声色的把钱给他,就是不打算让他牵扯其中。

    然而,从道义上,殷胜之觉着过意不去。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殷胜之很欣赏齐荣做事的风格。

    若是胡大虎这类人,殷胜之肯定是不会管的。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踏出布鲁姆古董店的时候,已经知道,自己要对自己所有的行动负责!

    尽管在店里稍微耽误了一阵子,但是不要紧,殷胜之已经锁定了某人的气机,此刻迅速的人流涌动的大街上追了过去……

    “果然是年轻人啊,还是性格冲动……”坐在自己实验室内,好像是对于外面事情一无所知的阿尔文法师忽然喃喃自语说了一句。

    然后埋下头去继续自己的研究。

    “不过,有着葛林的恐怖屋,应该不会死吧?”

    这句话的声音就很小了,就好像自己的咕囔。

    梦中前世,被清廷追杀半生,各种江湖经验丰富。对于跟踪,反跟踪这些东西,殷胜之本也精熟。

    再加上现在精神力量强大,外放出去,时时刻刻都能够影响他人精神感官。

    因此,就连阿尔弗雷德王国军情处的专业高手,都没能察觉殷胜之缀在他们后面。

    不过,殷胜之并没有急着动手,他的目标只是保护齐荣安全而已。

    既然这些军情处的家伙们不准备动手,殷胜之也没有急着动手。

    三方几乎在整个布列瓦城中游荡了半日,殷胜之看到齐荣施展了很多手段,也都没有能够逃出军情处的追踪。

    甚至就连殷胜之自己,有两三次都差点被军情处的人发现。

    “这些军情处的人之中,应该有法师……你不要再追下去了,否则会很危险!”

    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康纳利维斯忽然开口说道。

    “法师我又不是没有对付过……”殷胜之淡然的来了一句。

    康纳利维斯顿时嗤之以鼻:“法师和法师能一样么?阿尔弗雷德王国的法师可是海加尔大法师的传承,是最纯正的法式体系之一,绝不在你的导师传承的富兰克林体系之下!”

    海加尔大法师的传承体系?富兰克林体系?

    难道法师修炼还分各种体系不成?这可是殷胜之从来不知道的东西,看来这个康纳利维斯果然知道很多很多的知识,可是这个吝啬的家伙却从来不肯暴露一点。

    “我会告诉你的,这一次你不要再追下去了,实在是太过危险。

    阿尔弗雷德王国之所以是世界上最强大国家,就是因为其法师力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康纳利维斯极力对殷胜之劝道。

    “可是我要救我的朋友!”殷胜之淡然说道。

    康纳利维斯几乎恼怒的骂了出来:“放心吧,我有办法救他。只要你不乱来……”

    “什么办法?”殷胜之用并不是很信奈的语气问道。

    “星桥,该死的星桥!你也看到了,白天他们不会动手的。等到晚上,我会发动星桥,想办法将他们接走……”

    殷胜之笑了,他并不是一根轴的人。虽然打定主意要帮齐荣一把,但是却一直都是尾随,寻找机会。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没有想到,却把康纳利维斯这个家伙给吓到了,以为他会蛮干,主动出面帮忙。

    这让殷胜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然而笑容很快就僵在了脸上。

    “不好,有一组军情局的高手向我来了,大约是发现我的追踪了!”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