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是的,不过其中还有很多修炼层次,我只是捡最简单的和你说说其实没有那么简单”

    殷胜之脑海之中嗡嗡作响,心中第一次终于对法师这种体系有了清醒的认知。

    “梦中前世所知道的种种道法,似乎除了魇镇之法外,并没有讲究这些梦中杀人的法门。

    不过魇镇术是历代被朝廷给强力禁绝镇压的法术,不论何时,一旦发现修行魇镇法术的都要夷三族。

    关键在于世间大部分的法术,都会有着各种克制。

    比如两军对垒之时,不论是任何道法,关你是撒豆成兵,还是呼风唤雨,都无一点作用。

    那是因为两军杀伐,血煞之气冲天,能破一切道法。

    再有所谓法不施于贵人

    并不是修行法术之人不对贵人动手,而实在是所谓的贵人身上都有大气运,足以克制种种法术,容易引发反噬,甚至还有各种报应因果

    唯有魇镇之术却不一样,并不担心贵人身上气运克制,盛行于宫廷之间。

    是宫廷贵人之间互相暗杀的最佳手段,史之中不绝于。

    据说那魇镇之术就是因为其害人是从精神上着手,甚至干脆就从梦中入手杀人。把气运反噬降低到最小”

    梦中前世,殷胜之虽然没有修炼过魇镇之术,但是对于魇镇之术多少有些了解。

    此刻把魇镇之术的特性和法师们的能力联系在了一起,忽然之间,有着一种彻悟感觉。

    他隐约明白了,法师力量的根源在哪里!

    只是,魇镇术也无法用在大军厮杀之中啊!

    “关键是魔晶,”殷胜之立刻想到了,所谓心迷宫想要具现到现实之中,缺少不了媒介。

    而再联想到魔晶对于法师的精神力的增幅等作用,顿时明白了过来。

    “是的,没错,所以魔晶才是最重要!”鲍伯说道。

    所以,我只要学到了法师修炼的法门,再加上魔晶的制造方法,那么我就可以国去了么?

    接着殷胜之自嘲一笑,长桥之战也过去了快百把年了吧,多少大齐的仁人义士出外留学求法,总不至于自己是第一个搞明白这些情况的家伙。

    果然,那鲍伯接着说道:“学徒级别所掌握的都是各种梦境之术,想要炼成心迷宫,那起码就得正式法师才能办到!”

    心迷宫?

    还是要找机会看看,心迷宫又有什么不同啊!

    至始至终,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就在殷胜之藏着地狱之的柜子之中,就在刚入两人入梦的时候,这本地狱之放出了一丝丝淡蓝色的雾气。

    很浅很淡,几乎看不出来,然而却实实在在,真实不虚

    接下来的日子里,殷胜之就留在布鲁姆古董店里一边干活,挑选出各种诅咒之物,一边进行各种法师学徒的训练。

    尤其是构梦术的训练更是重中之重,转眼间就是一两个月过去

    就在殷胜之沉迷于修炼之中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一个并不太熟悉的熟人已经来到了布列瓦。

    而这个人就是剑神朱三!

    只不过,现在朱三的打扮就算是殷胜之见到都不一定能够认出。

    标志性的长袍和长剑已经不见,整个人经过乔装打扮,看起来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寻常的罗巴大陆人。

    此刻他正行动敏捷的游走在布列瓦城市的普通民区之中,似乎一直在跟踪着什么人。

    这里到处都是这种两三层的公寓小楼,形成了只容两三人并肩而行的狭窄巷子,地上铺着简易的石板,有些地方已经是水泥地面。

    他七折八拐,最终才来到了一处公寓楼前。

    看得出朱三很是警惕,一路不断观察地形,时刻控制危险。

    当剑神朱三跟踪着某人的身影,来到了一座公寓的时候,立刻身形一展,像是大鸟一样的飞起,然后向着楼上的屋内窜去

    。。。。。。。。。。。。

    这日早上,三人按照惯例在小客厅吃饭。

    当阿尔文法师吃掉半个烤乳猪,再加上几个火腿卷不得不说,佛兰德伦王国的人相当喜欢吃猪肉,尤其是以这位阿尔文法师为甚。

    当这位阿尔文法师吃饱喝足之后,用着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巴,忽然对殷胜之两个人说道:“上次那个的陶罐事情我已经查到了线索,明天你们去和那边的人接触一下,看看他们还能够提供什么线索!”

    听着阿尔文法师说起来正事,两人急忙听了下来,倾听阿尔文法师的话。

    “最好能够去实地考察一下,带好东西。如果哪里出现了污染的迹象的话,就由你们两个负责净化这也算是对于你们两个的考验了!”

    殷胜之和鲍伯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所谓的陶罐自然是上次仓库里面找出来的诅咒之器,幸好这么多天,也就发现了这么一个。

    事实上,殷胜之当初一眼就能够看出,这个陶罐应该是刚刚不久,从某个地下墓穴之中被挖出。

    “莫非我们明天要打交道的是一些盗墓贼?”殷胜之心中想道。

    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担心的,梦中前世殷胜之什么样的风浪没有经历过?

    更不要说,这次的事情很明显只是给他们历练的机会。想来就不会又太多危险!

    果然,第二天,殷胜之和鲍伯两人出发的事情,就发现并不是他们两个单独行动,而是身边还派了两个助手和保镖。

    殷胜之心中吐槽:好吧,现在看来历练都不是,只是让他们出来见见世面而已!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是殷胜之并没有半点显露。

    一路上好好的跟着两个“保姆”,是两个助手的安排,绝不多说废话,也并不趁着机会想要表现什么。

    而鲍伯更是乖宝宝,跟着殷胜之一样很老实,按着两个助手的安排,四人一路搭车去了布列瓦的贫民区。

    就好像再光辉的太阳也有黑子一样,看起来再伟大辉煌的城市也都少不了贫民区的存在。

    这布列瓦的贫民区也是一般,拥挤狭窄,脏乱差。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