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新期间,还请各位友多多支持

    “舱室门板墙壁都太薄,连普通人都不一定挡得住,更是挡不住高手,不足为持!”

    即使这个时候,明知道外面有着不怀好意的高手,自己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然而殷胜之依旧保持着冷静。

    他走了过去,轻轻拉开了舱门,门口站在一位面容普通的西方男子,正是侍者打扮。

    让人再见到他之后,很容易丧失警觉心。

    “先生,您马上就要到了,请准备下飞艇吧!”

    殷胜之道了一声多谢,就从兜里掏出小费,正要递过去的时候,却见那人眼神之中发出奇异的光芒,语气变得越发温和好听,甚至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下意识的听从他的吩咐。

    “先生,请转身舱,准备您的行礼好么?”

    殷胜之猛然一震迷糊,下意识的点头道好。盯着这个侍者的眼睛,发现他的瞳孔简直如同宝石一样,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让人沉醉,几乎不可自拔,接着就跟着他的眼神彻底被陷入到了一片漆黑的黑暗迷雾之中去了!

    事实上,殷胜之虽然已经做好了一切防备。但是绝没有想到,自己的精神力居然和来人差这么远,只是对视一眼之间,就着道了,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有任何反应!

    这时候的殷胜之在一片大雾之中迷路了。

    他闯入了一片树林,居然是一座巨大的森林,而且是绝无路径可言的原始森林。

    蒙蒙的雾气之中,殷胜之在这森林之中,到处都充满了寂静。

    一种诡异的气氛缠上心头,让殷胜之的放松的心情很快就不翼而飞,他下意识的按住了剑柄。

    “安静,实在是太安静了!”殷胜之喃喃说着:“偌大的森林里面,怎么什么声音都没有,连一个点蝉鸣虫唱的声音也都没有!”

    森林之中的老树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了,无数的藤蔓攀爬着,以至于变得千奇百怪,甚至在这种暗黑的阴影之中,显得阴森而又恐怖。

    如果说下一刻,这些老树都突然活了过来,对他发起进攻,殷胜之一点也都不会觉着奇怪!

    然而殷胜之心中总有一种古怪的感觉盘绕在心头。

    “该死,又是梦境!不,我现在还清醒着”

    殷胜之猛然一掐自己虎口,确定自己还是在清醒之中。

    然而,现在眼前却已经陷入到了一片诡异的森林之中。

    似乎殷胜之刚刚想到声音,背后就传来了风声,殷胜之听声辩位,头也不,身躯扭转,已经一剑刺出。

    边听着一声惨叫,他的剑上已经刺穿了一个怪鸟,正是飞艇途中所见。

    此刻那怪鸟庞大的身躯依旧是在剑上扭动,流出黑色腐烂的血水挣扎着向殷胜之扑来。

    然而,殷胜之的剑上忽然闪出一道雷光来,所过之处,那怪鸟立刻化为飞灰,消散在了空中。

    跟着,殷胜之手中的长剑也跟着断裂,失去锋芒。

    殷胜之面色不变,随手把断剑扔出,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冷笑来:“和我玩这一招!”

    手却垂在身边暗自掐诀,心中默念:“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内存的一口雷煞之气降下肝府,胆气顿时大盛。

    同时观想沙场点兵,大将横扫千军的气魄来。

    身上一股威势无由而生,却是闭起眼睛,也不管前面有没有路,就这么一路闯了过去。

    却走不到数步,似乎已经撞到树上。

    不过这树绝不是原始森林那种参天老树,不过碗口粗细的绿化树而已。

    殷胜之不管不顾,只是向前,一连走出十多步,似乎“啵”的一声闯过了什么屏障。

    这个时候,他才猛然张开眼睛。彷佛有着一缕亮光在其眼底闪过,这时候殷胜之就已经走出了刚才的那幻境

    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意识当中,看起来似乎过了半天,然而外面时间不过只是真正过了几秒钟而已。

    当殷胜之转身走进去的时候,那侍者笑了起来,跟着一步跨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灵活的像是一只狸猫一样。

    “现在,让我们好好谈谈,”这个侍者脸上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来,看着殷胜之:“看看你到底有什么价值,能够让那些东瀛人出这么高的价钱要你的小命?

    咦,意志还挺强大的么?这么久都还没有屈服,有趣,有趣!正好拿你磨炼我的构梦术”

    然而,接着他就一震。发现殷胜之笑吟吟的在看着他,那种模样,似乎没有一点被催眠操纵的情况!

    怎么可能?这侍者大惊,立刻加紧催动法术,眼神之中的光芒越发明亮,简直好像暗夜之间的灯光,想要“重新”控制住殷胜之。

    然而却发现自己目光所及的,却是一本厚重的羊皮古,被殷胜之高高举在身前,正好挡住视线。

    那侍者心中叫道幼稚,我这等高等催眠术又岂是不接触目光就能够躲避开来的?

    就要想让殷胜之尝尝厉害,然而让他骇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位侍者发现自己的目光居然离开不得这本的封面,好像那封面上的花纹有着无比巨大的吸引力似的,将他的目光死死的黏在上面。

    “不好!”

    当这侍者心中暗叫不好的时候,眼前这本封面的花纹,已经开始扭曲了起来,彷佛生出一个黑洞,想要把他给吸进去。

    甚至那黑洞之中似乎隐约传来嬉笑的声音,以及迫不及待的流出的口水。

    眼见着口水就要流出,忽然伸出了一个长长的舌头,一下子把口水给添了去,然后继续伸长,似乎要向着侍者舔过来。

    这一刻,那侍者浑身上下抖如筛糠:“迷宫,心迷宫”

    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忽然觉着脖子之上胸口一阵绞痛,剧烈的痛疼已经模糊了眼前的黑洞。

    却是就在这使者陷入幻境的时候,殷胜之毫不客气的拿出匕首刺入了他的胸口。

    同一时间,这本地狱之发出一声不甘心的怪叫。好像是有人夺走了“它”嘴边的美食一般,黑洞红舌都已经消散。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