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而只有神藏,也就是神窍,据说能够打开凡人通向神灵的门户,获得更加不可思议的力量。

    而有些据说在开启神藏之后,甚至伴随觉醒上一世的记忆。

    这个时候,殷胜之喃喃自语,难道那梦不是梦?而是自己上一世的记忆?

    “气形盛则魂魄盛,气形衰则魂魄衰。魂是魄之光焰,魄是魂之根柢。魄阴主藏受,故魄能记忆在内”

    殷胜之缓缓背出梦中记忆的一点经文,似乎说的正是自己现在的情形。魂魄之中,还藏着有前世经验,只要能够打开,就能够觉醒前世之经验。

    而所打开的地方,在梦中那道人的记忆里,叫做泥丸,叫做灵台,叫做识海。

    而在这方世界,叫做神藏!

    此刻殷胜之闭目内视,反观默查,却就见到自己双眼之间,脑颅之内,中空一穴,其中有淡淡的光芒。

    “这神藏果然是灵台,也就是天心啊!想不到这方世界居然有人能够用药,让普通人都能打开此处

    真想把那开窍针弄一支过来,看看到底是如何配出的?”

    殷胜之喃喃自语,然而却在这时候,殷胜之似乎听到了几声狗叫,呜呜咽咽的像是十分害怕,声音低沉,眨眼间就已经没有了动静

    难道进贼了?

    这里可是预备军校!

    太安静了!

    就在几声狗叫之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周遭实在是太安静了没有蝉鸣虫唱,甚至连风的声音都没有,到处一片死寂。

    这种感觉,就好像殷胜之依旧是在噩梦之中还没有醒来一样。

    尤其是当殷胜之看到一个黑影如同纸片一样的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然后伸展着身躯,彷佛伸了个懒腰,就像是充气球一样的膨胀开来,变成一个人形黑影。

    接着,它双爪慢慢变长,宛如锋利的鬼爪一样,向着殷胜之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这一切彷佛都是如同噩梦之中一般的情形,更要命的是,这个时候殷胜之身上一动也不能动。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没有五官,然而脸上却带着诡异笑容的家伙,来到了殷胜之的面前,双爪彷佛带着寒意,贴近了殷胜之。

    双爪在他肚腹之间比划着,锋锐的感觉还没有贴上身来,就有着一种面对开锋利器的感觉。

    殷胜之丝毫不怀疑,这个看起来像是影子一样的东西,能够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开膛破肚。

    “梦,难道这真的还是在梦中梦之中?”殷胜之问着。

    然而又有一个念头浮现出来,告诉殷胜之,这绝不是什么噩梦,而是魇镇邪术!

    “有人施展邪术对付自己,只要被这影子杀了,自己就真的死了”

    似乎来自极其久远深藏的记忆,让殷胜之一个恍惚,猛然间想起这记忆并不是他本人的,而是那老道的。

    却在这时候,肚子上冰冷一痛,却是恍惚之间,那影子已经动手,爪子已经划开了他的皮肤,鲜血直流。

    生死之际,借此痛苦,殷胜之神智猛然一清,然而却还是浑身动弹不得半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亡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声炸雷似的响声:“来人啊,出事了!”

    声音猛然响起,在暗夜之中惊人一跳,便是那黑影也都微微一顿。

    殷胜之忽然觉着身上稍稍一松,他猛然之间一咬舌尖,就喷出了一股舌尖血,喷在这影子身上。

    那影子居然“啊”地一声惨叫,身上发出嗤嗤的声响。彷佛殷胜之喷在它身上的不是舌尖血,而是浓硫酸一般。

    跟着,那影子就一头钻入门缝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这个时候,各种声音才彷佛一下子到了殷胜之的耳中,世界活了过来。

    殷胜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又能动了!

    然而只是觉着浑身乏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房间门却被一脚踢了开来,摇曳的灯光照耀进来。彷佛是有人手拿兵器提着马灯气势汹汹闯入

    灯光摇曳之间,却是几个身穿西式铁甲,手拿蒸汽式链锯刀的宪兵大踏步冲了进来。

    跟着他们让开左右,露出后面一个穿着绣着一根金线的白袍的金发中年人走了进来。

    “法师!”

    殷胜之眼神微微一收缩,已经认出这正是法师打扮。

    以前只是远远看到过,说起来当真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火光之下,就连这位白袍法师也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肃杀之气。

    “法师大人,刚才有人用魇镇法害我!”殷胜之急忙叫道。

    “哦,你就是那个昨天开辟神窍的齐国人?”那法师见了殷胜之,神色变得稍微缓和了起来。

    接着脸色稍稍一变:“你受伤了?流这么多血?”

    殷胜之这才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肚子上的已经被切开了极大的口子,幸亏伤口并不是太深,没有彻底切开肚子,饶是如此也是鲜血淋漓。

    刚才那梦魇一般的情形居然是真的,若是他刚才没有反抗,怕是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

    殷胜之越想越是后怕,却是勉强镇定下来:“我还好,没事,肚子没有被破开!”

    那白袍法师露出一个欣赏的笑容,上去沾了一点血迹,在鼻子下面嗅了一嗅,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来。

    “确实是巫术所伤,这样吧我先帮你治伤,其他事情禀告了学校高层再说!”

    殷胜之只好惨笑道:“多谢法师!”

    法师顿时一挥手,身后一个穿着钢制胸甲的宪兵立刻上前给殷胜之拍照。

    “轰”闪光灯的镁粉燃烧,喷出了一股火焰。咔嚓声中,殷胜之的伤口被拍了下来,留下档案证据。

    “真落后的相机连傻瓜机都不如”

    殷胜之却不知道怎么地,心中忽然吐槽起来。

    但是吐槽过了,心中却是一片迷书包网www.bookbao2.com,想也想不清楚,傻瓜机是什么?

    却在这时候,那白袍法师上前,摸出了一点药粉,撒在了殷胜之的伤口上,跟着开始念诵咒语。

    见着一点点的亮光聚集在殷胜之的伤口,那足有四五寸长的伤口,就那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合拢起来,然后结疤。

    &#x25B2;&#x624B;&#x673A;&#x4E0B;&#x8F7D;APP&#x770B;&#x4E66;&#x795E;&#x5668;&#xFF0C;&#x767E;&#x5EA6;&#x641C;&#x5173;&#x952E;&#x8BCD;&#xFF1A;&#x4E66;&#x638C;&#x67DC;app&#x6216;&#x76F4;&#x63A5;&#x8BBF;&#x95EE;&#x5B98;&#x65B9;&#x7F51;&#x7AD9;shuzhanggui.net&#x25B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蒸汽时代的道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雪满林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满林中并收藏蒸汽时代的道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