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道,“是的,那些被囚禁的女人备受侮辱和折磨,本身也活不了多长的时间,说不定,被他虐待一阵,就直接被虐死了。也许等不到他动手杀人了。”

    李元泰倒吸一口凉气,“折磨致死?听上去好瘆人啊。”

    叶天笑道,“这有什么奇怪?每天皮鞭铁棍伺候,再强壮的人也挨不过半个月。更何况被他抓住的都是柔弱的小女人。女人们大多弱不禁风,根本经不起折磨。好了,咱们还是听这姑娘继续说下去。”

    那女人咳咳两声,“他把我的脚用铁链拴在床头,然后又从衣柜里拿出一根皮鞭,我看见他拿着鞭子过来,很害怕。他见我缩成一团,哈哈大笑,别怕,我刚才告诉你了,我手痒了,在我手痒的时候,我一定会打人,今后你会经常挨打的,这不会是第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说完,他就举起皮鞭开始打我。皮鞭打在身上,火辣辣地疼,我疼得受不了,不断地惨叫,他用脏话骂我,不许我喊出声,可是我疼啊,还是不断地呻吟,而他又不肯住手,最后他把我的手捆住,还用毛巾塞住我的嘴巴。那一次,他拼命打我,直打到皮开肉绽,才住了手。然后,他心满意足地扔掉皮鞭,说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了。”

    庄梦蝶冷笑,“听见没有?一句话泄露天机,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感觉了。那就说明,在很久前,他曾经这么虐待过一个女人。而且,他很享受这种折磨女人的快感,他已经习惯于用皮鞭和铁链折磨女人,从女人的眼泪和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中,寻求畸形变态的满足感。”

    李元泰叹气,“这也太变态了吧?”

    叶天苦笑,“接下来呢,又发生了什么?”

    那女人哭道,“接下来,他问我,饿不饿?我被他打不轻,不想跟他说话,就把脸扭到了一边,你恶狠狠地看着我,冷笑道,怎么回事?不想跟我说话吗?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狗,我就是你的主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许反抗,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会好好疼你的。刚才被他一通毒打,我已经恨透了他,再听他这么说,我禁不住破口大骂。他冷笑着,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一只无助挣扎的小羊羔,你居然骂我?我看他眼神不对,以为他又要打我,只好软下来求他,我以为他会动心,放下邪念,可是,他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他抓住我的脖颈,一下子掐下去,搞得我喘不过气来,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面无表情地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掐死你,这里是我家的地下室,即使我掐死你,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看见他目光中的杀意,感到不寒而栗,只好再次哀求,求他不要杀我。这时候,他再次用邪恶的声音告诉我,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他的狗,他就是我的主人,他让我喊他主人,他喊我骚母狗,否则他立刻掐死我。当时我很怕他会杀了我,只好接受他带有侮辱性的称呼。”

    庄梦蝶皱眉,“嗯?主人?狗?还有衣柜里的铁链和皮鞭,看来这个王姓嫌犯是一个标准的SM爱好者啊。”

    叶天点头,“目前可以确证的是,嫌犯是本地人,是个SM爱好者。可是光凭这两点,要想把他找出来,还是无异于大海捞针。姑娘,不如你继续说,让我们帮你找找,还有其他线索没有。线索越多越好,只有足够多的线索,才能查清嫌犯的身份。”

    那女人点头,“嗯,我继续。他听见我喊他主人,非常开心,立刻问我饿不饿,说要给我买东西吃。被他折磨一通,我真的很饿。只好跟他说,我想吃东西。他立刻开门出去了,走的时候,还特意锁上门,听着他上楼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我知道他已经走远了。这时,我开始四下里寻摸,寻找能够打开铁链的东西,可是,让我感到失望的是,地下室里什么都没有,我根本找不到可以用开锁的工具。我环顾整个房间,发现整个房间也就三十公分大小,由于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显得很宽敞,床边靠墙的地方,还有盥洗台和镜子,我哆哆嗦嗦地走到镜子跟前,凝视着镜中的自己,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大跳,我原本白净细嫩的脸蛋,现在布满了皮鞭的伤痕,其实不光是脸上,我解开衣服,发现浑身都是伤,一碰,火辣辣地疼。这时,他那邪恶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这次挨打,不会是你第一次挨打,也绝不是最后一次,今后你会经常挨打的。”

    李元泰皱眉,“姐姐啊,你真是糊涂,都这种时候了,你还不赶紧想办法逃跑,还在照镜子?”

    那女人无奈地笑道,“不是我不想办法逃走,而是我没法逃走,那个房间里真的找不到能开锁的东西。我非常想逃走,可是打不开铁链,而且,即使打开铁链,房门也被他锁着呢。我是压根逃不出去的。我待在房间,没多一会儿,他就带着一份盒饭回来了,他说刚才吃饱了,这盒饭是专门带给我的。我当时饿得够呛,也不跟他客气,端起饭盒,三两下就吃光了。他拍着我的脑袋,满意地点点头,这就对了,记住,从今往后,叫你干嘛,你就干嘛,明白吗?我只好点头,说明白了。然后他拍拍我的脑袋,转身走了。走的时候,还是像刚才那样,把门锁好。当天晚上,我睡得很香,他并没有来折磨我。可是第二天,我还没睡醒,他就来了,我隐隐约约感觉床头站着一个人,还没来得及睁眼细看,身上已经挨了一鞭子,我睁眼一看,发现是他,吓得尖叫一声,裹着被子,躲在墙角,他扯去我身上的被子,把我从墙角里拖出来就打。这一次,他还是不许我喊出声,他还是用绳子捆住我的手,再用毛巾堵住我的嘴巴,打得我身上没有一块好皮。”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