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这话,那女人再次嘤嘤啜泣。

    庄梦蝶赶紧安慰她,“好了,你不要哭了,不要难为情,你把事情全都说出来吧,我们会帮你想办法的。”

    那女人止住啜泣,点头道,“接下来,他带着我在那栋房子里转悠,他故意跟我说,他家里房子多的是,他不缺房子,他只缺一个老婆,还问我愿意做他的老婆吗?”

    庄梦蝶惊道,“他说这种话,是在故意挑逗你啊,你答应他了吗?”

    那女人摇头,“我当然不会答应,我是心高气傲的女生,哪里会看上像他这样毫无前途的滴滴司机?但是跟他聊得这么好,直接拒绝有点不给他面子,我只好谎称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其实我根本没有男朋友。可是他说,你有男朋友也没啥,我可以做你的情人。我还是拒绝他了。”

    庄梦蝶道,“他当时一定很生气吧?”

    那女人点头,“是的,很生气,我看得出,他在强压怒火,尽管他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可是他的眼神里满是杀意。”

    叶天叹气,“看见这样的眼神,你还敢跟他一起待在一栋尚未建成的废弃的屋子里吗?你还不赶紧逃跑?”

    那女人苦笑,“也许是因为我和他一路上聊得太好了,所以我并没有在意他当时的眼神,所以他建议我继续跟着他参观那栋大房子的时候,我并没有犹豫,而是继续跟着他参观。现在想来,我当时简直就是作死啊,像个木偶一样跟着他。”

    李元泰苦笑,“这位姐姐,我要是你,早就逃跑了,还敢跟着他,继续在那栋空房子里转悠。”

    那女人叹气,“其实我也想过离开那里,可是哪里什么都没有,那里是一处山坳,有的只是这么一栋孤零零的房子。”

    庄梦蝶苦笑,“我想她当时已经是跑不掉了,即使她跑出去,跑不了多远,就会被抓住的,因为她哪里跑得过那个男人呢。”

    那女人道,“总之,我当时就像被他催眠了那样,被他拉到那栋房子里一通转悠,那栋房子里有好多房间,光是看那些房子就花费了足有十分钟的时间。最后,他带着我转到二楼的一个小房间,他说那个房间是女儿房,等他将来有了女儿,就让女儿住在那个房间里,那个房间正对着屋外的一条小溪,阳光照进来,整个房间都亮堂堂的,我站在窗边,明媚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感觉非常舒适,我陶醉在阳光中,他则痴迷地伸手摸着我的脸,叹息道,年轻真好啊。你看看你的脸就像一个鲜嫩的水蜜桃,白里透红的,多美啊。”

    李元泰惊道,“他居然伸手摸你的脸,还说这种话,你还没觉察他的不良企图吗?你的感觉也太迟钝了吧?”

    那女人苦笑,“我当时好希望自己也能有一栋这么大房子,有一个自己的小房间,哪怕只是一间十平米的小屋,只要有个自己的空间就好,你要知道,我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房间,从我懂事起,就一直跟父母住在拥挤的小房间里,尤其是当年住小平房的时候,一家人吃饭睡觉全都在一间小屋里,小屋里既有饭菜的味道,还有我母亲化妆品的味道和我父亲的烟味,夜里还会有刺鼻的尿味,因为平房里没有厕所,晚上如厕,也只有在家里解决。后来住进一居室,虽然条件好了许多,可是我还是不得不跟父母挤在同一个卧室里。之后,我上大学,跟三个舍友一起住在宿舍里,我还有自己的房间,我多想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啊。”

    李元泰皱眉,“看来你真是为那栋房子陶醉了,居然连他摸你的脸这么过分的举动也没有察觉吗?”

    那女人笑道,“是的,我当时全副的注意力都在那栋房子上,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和动作。以至于他摸我的脸,我也毫无反应。”

    叶天叹气,“爱慕虚荣的女人啊,总是惦记一些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其实你该相信自己,像房子这类东西,你通过努力,早晚也会拥有,而不是一味地羡慕别人。”

    庄梦蝶皱眉,“好了,她现在已经死了,应该知道悔悟了,还是让她继续说下去吧。”

    那女人叹气,“关于房子,事到如今,我还是不能释怀,因为我短暂一生,一直没有属于自己的房间。其实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是想要一个自己的房间而已,我只想心烦的时候,能有一个自己的空间冷静一下,不想被任何人打搅。有了自己的房间,我可以躲在里面,安静地看书,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其实我一直想学画画的,如果有了自己的房间,就可以安心地画画了。”

    这女人似乎一提起房子就没完没了了。

    叶天不得不打断她,“好了,不要再说房子的事了,那你还是接着往下说吧。我们对你的梦想不感兴趣,因为你已经死了,人死了,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什么理想梦想的,全都随着你生命的流逝而逝去了。”

    叶天的话,宛如兜头凉水,把她从头浇到脚,她怔住,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再次哇地一下,哭出声来。

    “对,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死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我的梦想也已经不存在了。”

    庄梦蝶瞪了叶天一眼,“你那么凶干嘛,看把她惹伤心了吧?”

    叶天咳咳两声,“这位姑娘,对不起,其实我的本意是,你还是回到正题上来,说一下,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那女人点头,“好吧,我接着说,接下来,他忽然跟我说,你累了吧?咱们去那里休息一下,他伸手指着墙角,我这才发现墙角里铺着一张草席。看见那张席子,我觉得很惊讶,这栋房子又没有建好,怎么会有一张席子呢?他说那张席子是他的,当初他为了督促工人盖房子,每晚都住在这里,所以特意在这里铺了一张席子。”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