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苦笑,“那你也没听见其他人叫他的名字吗?”

    那女人哭道,“我一直被他关在地下室里,连个阳光都看不见,上哪听见其他的叫他的名字呢?”说完,皱眉使劲想了想,“哦,我想起来了,我记得过高速路收费站的时候,他是刷卡付费的,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把卡还给他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叶天道,“什么话?”

    “王先生,您的卡,请收好。”

    叶天苦笑不得,“普天之下,姓王的不要太多,简直是多如牛毛。”

    庄梦蝶安慰道,“不过,至少咱们现在知道那个囚禁她的男人姓王。”

    李元泰笑道,“叶组长说的没错,知道那人姓王,也无从追查,毕竟王姓是个大姓。”

    庄梦蝶叹气,“那么,有关于那个男人,你还能想起什么线索?”

    那女人哭道,“我和他的尸体同时被人发现,结果,他的尸体早就被家人领走了,可惜我的尸体一直被扔在医院的冰柜里,无人认领,成了一具无名女尸。”

    叶天皱眉,“你俩同时出了车祸,他的尸体很快被人领走,而你的尸体一直没人领,这就说明,发生车祸的时候,他的身上是有身份证件的,而你的身上没有任何证件,所以警方查不出尸源,导致你的尸体一直无人认领。”

    庄梦蝶道,“既然那男人的尸体很快被人领走,那是不是可以认为那男人是本地人,而你也许不是本地人,因为你属于流动人口,所以调查起来,难度很大。”

    那女人点头,“嗯,我听他口音是本地人,我的确不是本地人,我是到这里念书的,刚念到大学二年级,就出了这种事。”

    庄梦蝶叹气,“那你还记得自己被他绑架之前的事情吗?”

    那女人摇头,“我记不得了,我的大脑受到严重的损伤,很多记忆都断片了。现在我的脑子里很乱,各种记忆碎片乱飞,全都连不到一起。所以我无法确切地回忆起之前发生过的一切。”

    叶天皱眉,“可是目前,你必须好好回忆,只有你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我们才有可能帮到你,否则,查不出你的身份,我们也无法帮你找到家人啊。”

    那女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

    “哦,我想起了了,我在被他绑架前,约过一个滴滴司机,嗯?对了,他就是我约的滴滴司机啊。”

    叶天兴奋地道,“说下去,继续回忆,也许你会想起更多。”

    那女人仔细回忆,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然后哇地一下哭出声来。

    庄梦蝶着急地道,“别哭了,好好想想,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难为情,大胆地说出来吧,只有你说出来,我们才有可能找到更多地线索来帮助你啊。”

    那女人哭了好半天,才哽咽道,“他就是个畜生,我们约好了在我们学校门口见面,他在我面前装得很老实,我相信了他,就上车跟他走了,而且,在车上,他为了让我放松警惕,不时地说一些笑话给我听,让我放松。我哪里知道他邪恶的想法,还被他逗得咯咯直乐。刚开始,我们还在主干道上走,可是,没过多久,他就拐进了一条小路。我看着窗外的马路,路边的风景从高楼大厦变成了绿油油的农田,最后变成黑黢黢的山坳,我才感觉不对劲了。我问他是不是走错路了,结果他说,没错,就是这条路,这条路直接通到我要去的地方,现在,他只是顺路回家拿点东西,还问我介不介意?我哪里知道他在撒谎,居然同意了。”

    叶天苦笑,“我说这位同学,你的警惕性也太差了吧?窗外的景物都从高楼大厦变成黑黢黢的山坳了,你咋还敢坐在车上呢?如果是我,当车窗外的景物变成绿油油的庄稼地的时候,就已经感觉不对劲了。”

    那女人叹气,“这都怪我不好,我刚来这里上学,人生地不熟,再加上,他当时一直在车上跟我聊天,我俩聊得很熟了,我也没把他往坏里想,我一直当他是个好人,谁知会是这样。”

    庄梦蝶皱眉,“你们这些学生妹,实在是太单纯了。别人一骗,你就跟着走了。”

    那女人苦笑,“我还是告诉你们接下来发生的事吧,相信你们更得骂我傻了。接下来,他把车开进了山坳里,那里有一栋孤零零的小房子,那是一栋只盖了一半的房子,房子几乎盖好了,可是不知什么原因停工了,房前的院子里长满了杂草,那些杂草足有半人深的高度。他跟我说,那是他家的房子,请我下车参观。”

    叶天笑道,“然后你下车了吗?”

    那女人点头,“是的。我下车了,因为那栋房子虽然尚未建成,可是占地面积很大,我觉得很好奇,就想下车看看也不错。就跟着他下车了,然后他带着我在那栋房子里转了一圈,挨个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

    叶天笑道,“我实在不明白,一栋没有建成的空屋子有啥可看的?”

    那女人叹气,“因为我家的房子很小,我们一家三口一直挤在一栋一居室的小房子里生活,一住就是好几年,我很羡慕那些住在大房子里的人,非常想拥有一栋大房子,即使没有机会住进去,哪怕只是看一眼也是开心的。”

    叶天苦笑,“你这叫什么?好奇害死猫吗?没见过大房子?”

    那女人道,“我知道我很虚荣,可是我的心情,你们这些家庭住房宽敞的人是绝对无法理解的。记得我和父母在住进那个一居室之前,我们一家三口一直挤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平房里。那时候的生活条件更是艰苦。平房的不隔音,什么小孩的哭声,隔壁夫妻吵架的声音,全都能一股脑地传到耳朵里来,总也不得清静。我小时候,就是在那种嘈杂的大杂院里长大的。”

    叶天苦笑不得,“好了,现在言归正传,你接着说,你跟他在那栋大房子里转悠,又发生了什么。”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