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氛围再度冷下来,叶天三人和那女人目光对视,那女人嘤嘤啜泣。

    “你们现在明白我死得有多惨了吧?所以我必须回家,我非常想念疼爱我的父母,我想跟他们道别。现在,再见了,我得走了。”说完,转身要走。

    叶天这才醒悟过来,伸手拦住那女人的去路,“唉,你稍等一下。”

    “为什么不让我走?我死得这么可怜,而且我死去的消息,我的父母还毫不知情。我得让他们知道。你们不会这么不通情理,连我想回家这么个小小的要求也不答应吧?”

    那女人说完,又要走,叶天只得跟她把话说清楚。

    “那个,这位姑娘,你还不能走。”

    那女人睁大仅剩的一只独眼,惊讶地看着叶天,“我为什么不能走?”

    叶天只好耐心地跟她解释,“姑娘,你已经死了,而且你现在的样子跟生前大不一样了,你打算就这样回家,让父母看见你目前的样子吗?”

    那女人叹气,“那有什么?我毕竟是他们的女儿,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他们都会爱我如初的。”

    叶天咳咳两声,“这只是你的想法,你家人绝不会这么想的。”

    那女人哭道,“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可怕?”

    叶天不好意思地笑笑,“反正给人的视觉冲击比较大。”

    那女人哽咽道,“难不成我的父母会因为我变成这样就拒绝见我了吗?他们可是我最亲的人啊。我父母这么疼我,他们绝对不会不见我的。”

    庄梦蝶拉了一下叶天的衣角,低声道,“叶天,她也太可怜了,咱们帮帮她吧。”

    那女人哭道,“求你们了,我只是想回家而已。”

    叶天叹气,“姑娘,不是我不让你走,是你目前的样子不太适合在街上行走。好在现在是晚上,这要是大白天,被人看见你的样子,还不把他们吓坏了。所以你直接回到家里去,实在是不太好。要不这样,我们把你送回家吧。”

    “你们真的打算送我回家吗?”

    那女人说完,再次抽抽嗒嗒地哭了起来。

    叶天咳咳两声,“这位姑娘,你别伤心了,其实,送你回家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只要你说出家庭住址,我们马上把你送回家。不过,你到家见到父母之后,还得跟我们一起回来。对了,你得先答应我们,见到父母之后,再跟我们一起回来,能做到吗?”

    那女人点头,“当然能,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想不起来我家的地址了。”

    “这”

    叶天三人听见这个回答,全都傻眼了。

    叶天皱眉,“你这要是想不起地址,还没办法送你回家了。”

    那女人哭道,“我想刚才你们也看见了,我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损伤。以至于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庄梦蝶苦笑,“那还记得自己是谁吗?比方说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如果知道这两样也好办的多。”

    那女人摇头,“不!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身份证号码了。”

    叶天皱眉,“那你总该自己居住在哪个城市吧?”

    那女人还是摇头,“也不记得了。”

    叶天苦笑,“这还真是麻烦了。”

    庄梦蝶叹气,“那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死的吗?”

    那女人皱眉,“我好像是死于车祸,在我死后,我的魂魄回到车祸现场查看过,当时,我看见自己躺在地上,倒在血泊中,只剩下半截脑袋。在我旁边躺着那个混蛋的尸体,看着那个狗混蛋的尸体,我真不知自己应该开心还是应该伤心。”

    这段话,叶天三人听得莫名奇妙,面面相觑。

    叶天道,“这位姑娘,你既然是死于车祸,那你刚才骂的那个混蛋是谁?他又为什么跟你死在一起?”

    那女人的独眼中忽然迸射出愤怒的光芒。

    “就是那个狗混蛋,就是他绑架了我,把我囚禁起来,害得我不能跟父母见面,有家不能回。”

    叶天恍然大悟,“看来你的死,还不只是简单的车祸案件,而是一宗绑架囚禁案件。”

    那女人点头,“是的,他绑架了我,把我关在他家的地下室里。出车祸的前几天,他好像被人举报了,所以他不得不把我从地下室里挪出来,就在他开车带着我赶往新的藏身地点的途中,车祸发生了。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我记得当时,他把我的眼睛蒙上,手脚用绳子捆住,扔在车后座上。”

    庄梦蝶苦笑,“嗯,那我明白当时的情形了。当时的情况是,你死了,他也死了,对吧?”

    “是的,我和他都是当场死亡。在我死后,我的魂魄回到现场,看见我俩的尸体全都躺在血泊中,他比我死得还惨,因为他的轿车跟一辆大货车相撞,正好怼在车头上,整个驾驶座全都瘪了进去,他整个人都被挤成了肉饼。我相信,他百分百死了。”

    叶天皱眉,“居然撞得这么惨烈?”

    那女人点头,“是的,那天,他喝了很多酒,酒后驾车,这个畜生在临出门之前,特意跟我说,他要带我去一个新的地方了,也是地下室,那边的条件比这边好的多,他特意花钱把那边的地下室装修了一番,那边有空调,不像这边,只有电风扇。”

    庄梦蝶惊道,“你刚才说的,那人被举报,又是怎么回事?”

    那女人苦笑,“因为他把我关在地下室里,没日没夜地折磨我,每天都用皮鞭抽我,我实在不堪忍受他的折磨,也许是我的呻吟声和惨叫声被邻居们听见了,所以有好心人举报了他。其实他一直都不许我出声,就是怕引起邻居们的注意,每次我一哭喊,他就会打我打得更狠,我是怕他打我,才不敢哭得太大声。我想即使是这样,还是被邻居们给听见了。”

    庄梦蝶皱眉,“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变态了。对了,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那女人摇头,“不!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过自己的名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