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老和尚去追鬼,几个小和尚没人监管,终于得闲可以伸个懒腰打个哈欠了。

    庄梦蝶偷笑,原来这几个家伙刚才坐在那里规规矩矩地诵经,全是装出来的。现在老和尚一走,他们立刻跟放羊一样,干什么的都有了。

    “师父这一追出去,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那谁知道,也许三五天,也许是三五十年,总之,师父不追到她是不会回来的。”

    “去!师弟,你又捣乱,说真事儿呢,你扯什么大话西游的台词啊。”

    “这还用说嘛,师父马上就能回来了,一只女鬼而已,刚才那几只男鬼师父不是一个动作就搞定了。”

    “希望师父迟些回来才好,这样咱们可以多放松一会儿。”

    这时,几个小和尚发现躲在灌木丛中的庄梦蝶,立刻把她团团围住。

    “哦?又是你这个女骗子,怎么总能看见你啊?你到底是何方神圣?说!”

    “你师父不是告诉你了吗?我跟你们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还让你们不要管我,话说你师父都不管我,你们这些做徒弟的,干嘛总是唧唧歪歪的?”

    “师父说归师父说,现在师父不在,就是我们这些猢狲做主,你现在聪明的话,就乖乖说实话,否则,我们就对你不客气了。”

    面对几个小和尚不怀好意地越走越近,庄梦蝶不由地大喊,“蝴蝶,救我啊!”

    可是,不走运的是,那支发卡并未现身。

    几个小和尚哈哈大笑,“女骗子,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人来的。”说完,一起朝着庄梦蝶扑过去。

    正在这时,一个人影如鸟般飞掠而至,拦在几个小和尚和庄梦蝶之间。

    “休得无礼!”

    看见来的人是老和尚,庄梦蝶立刻嘿嘿一乐。

    几个小和尚看见师父回来,自知理亏,赶紧找借口躲开了。

    老和尚狐疑地盯着庄梦蝶,“刚才我的徒弟欺负你,你为什么大喊一声蝴蝶救我?”

    庄梦蝶笑道,“随便乱喊的。”

    “人在紧要关头所喊的一定的是很重要的人,至少是你认为能救你的人。说吧,蝴蝶是你什么人?”

    “好吧,其实我喊的蝴蝶只是一支发卡而已。”

    看老和尚如此执着,庄梦蝶只好说实话。

    老和尚哭笑不得,“发卡?发卡能救你吗?简直太荒诞了吧?”

    “我也是这么看的,咱们不就生活在一个荒诞的世界里吗?我已经习惯生活在一片荒诞之中了。”

    这时,那只封着几个大汉的瓮忽然剧烈地摇晃起来,而且瓮里不时发出轰隆轰隆的巨响。

    小和尚们吓得齐声尖叫,“师父啊,瓮里的几只鬼发飙了。”

    老和尚看了庄梦蝶一眼,“你好自为之,总是古古怪怪的,搞不懂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掠起身形朝着那只瓮飞去了。

    谁知,瓮里的鬼越闹越凶,他们在瓮里一起奋力往上顶,封住翁口的塞子有点吃不住劲儿了,贴在塞子上的符也被震得呼啦啦直响。

    小和尚道,“师父,怎么办啊?那几只鬼不会跑出来吧?”

    老和尚道,“没事,现在他们的酒醒了,酒醒之后,法力变强,所以他们现在打算一起顶开塞子逃走。”

    “怎么才这么一会儿,他们的酒就醒了,醒得还真快啊。”

    老和尚道,“你以为是人醉酒呢,人醉酒要一晚上才能醒,鬼的话,不大的工夫,酒劲就过去了,因为他们又没有实际的形体,酒精无法存留在体内,所以很快就醒的嘛。”

    小和尚道,“哦,原来是这样啊。还是师父聪明。”

    话音刚落,瓮里又是一阵轰隆轰隆的巨响。

    这一次连符带塞子都被震得翘起了一个角。

    从那一角里传出几个大汉的咆哮声。

    “老贼秃!赶紧把你几个爷爷放出来!放的快些,爷爷便不跟你计较刚才的事,放的慢了,你几个爷爷定饶不了你!”

    老和尚哈哈大笑,“你们几个野鬼还真是风趣,明明都已经深陷囵圄了,还在瓮里跟我讲条件呢,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们跟我讲条件,你们认为我会答应放你们出来吗?”

    “老秃驴,休得废话,叫你放了我们,别扯些没用。仔细爷爷们出去叫你好看!”

    老和尚道,“乖孙,今儿老衲收定你们了,休得聒噪,惹恼了老衲,立马叫你们这几个乖孙魂飞魄散!”

    “老秃驴,我们不是吓大的,有种的你即刻放我们出来,不要私下里搞什么骗鬼喝符酒的把戏引我们上钩。”

    老和尚哈哈大笑,“为了收服我的几个乖孙,我早就备下符酒一坛,保管你们这几个乖孙喝一次想两次。怎么样?那符酒的滋味还不错吧?”

    “这老秃驴,气死人了,咱们今儿是上了他的套了。几个哥哥,赶紧顶,咱们顶开这塞子,老杂毛就拿咱们没招了。”

    接下来,瓮里传出几个大汉喊一二三的声音,眼见着是打算一起攒劲往上顶了。

    塞子原本已经被顶开一个小角,连封着塞子的符也有松动的迹象,要是再被几个大汉猛顶一下,估计塞子会被顶飞,随即,几个大汉就会夺瓮而出。

    此时,情势已是万分危急。

    小和尚惊呼,“师父,赶紧想办法,别被他们跑了。”

    老和尚厉声道,“你们全都闭嘴,吵死了!”

    小和尚们全都噤声,瞪大眼睛看着那只瓮。

    老和尚从袖中摸出一张黄符,咬破中指,把血滴在符上,然后再默念咒语,把符贴在塞子上。

    符一贴到塞子上,那塞子立刻发出吱嘎吱嘎的怪声,把之前几个大汉顶开的小角给封严实了。

    “这该死的老杂毛,咱们彻底出不去了!”

    “完蛋了!瓮里黑得锅底似的,待在里面,我早晚会疯的!”

    “我诅咒老贼秃,诅咒他世世代代永做和尚!”

    随着小角被封严实,几个大汉的咆哮声也瞬间消失了。

    老和尚皱眉道,“其实做和尚也蛮好的呀,干嘛还非得诅咒,还世世代代?”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