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曾雨晴的脸上挂着神经质的笑容,她围着哭成泪人的李蓉转来转去,目光阴冷异常,不知又在琢磨什么。

    李蓉哭道,“曾雨晴大姐,求你放过我吧。咱俩无冤无仇的,你干嘛非跟我过不去呢?我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而已,拢共就上过一次台,值得你这么在意吗?”

    曾雨晴冷笑,“谁叫你取代了我的位置?”

    “我来顶替你是因为你死了的缘故啊,我并没有刻意抢走你的角色。难道说你死了,你的角色也跟着从剧本上消失吗?”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抢走我的位置就是不行。”

    “你简直是不讲理!”

    “干什么要讲理?我欺负你,还因为你最弱小,人都有欺负弱小的普遍心理,这一点,鬼也如是,既然我动不了导演和嫣红,那就只能拿你出出气了。”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你敢骂我是疯子?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你骂我所要付出的代价。”

    曾雨晴的脸再度变得狰狞无比。

    庄梦蝶惊呼道,“李蓉,不要再跟她吵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曾雨晴又在化妆包里翻东西。

    “不要啊,曾雨晴大姐,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啊。”

    李蓉也为自己刚才的激动后悔不迭,再次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这一次,曾雨晴从化妆包里找到的东西居然是睫毛液。

    看见曾雨晴翻出睫毛液,李蓉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恐怖感油然而生。

    庄梦蝶道,“曾雨晴,你这个疯子,又想干什么?”

    曾雨晴拧开睫毛液的盖子,露出一脸的坏笑,“睫毛液这东西最好了。黑呼呼的一大管,也许所有画家都没发现,黑色才是最有想象力的颜色。至少黑色是我的最爱。你看,这个世界虽然是五彩斑斓的,可是黑色可以把所有色彩都遮住,所以说最强大的是黑色。”

    李蓉看着曾雨晴拿着睫毛液靠近她,吓得面无人色,尖叫道,“曾雨晴,你还要干什么?”

    “当然是继续画画了。”

    “不要啊!求你了。”

    “知道我这次打算怎么画吗?”

    “不要再画了,求求你。”

    “这次我打算给你画个包公脸,历史上把潘安宋玉尊为第一美男,其实是不确切的,史上最美的男子是包拯,一张黑脸,一把美髯,这才是绝世美男的容貌呢。尽管你的脸太小了,只有巴掌大,不过画成包公脸的话,应该也不难看。我的眼光从来就没有错。”

    李蓉听了这话,立刻吓尿,“曾雨晴大姐,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

    庄梦蝶道,“曾雨晴,你差不多完了啊,刚才在她脸上画蛇画鸟也就算了,她一个小女孩,你给她画个包公脸,让她今后怎么见人呢?”

    曾雨晴冷笑,“她今后有没有办法见人是她的事,我管不着,现在,我只想画个痛快。”说完,她拿起睫毛液在李蓉脸上一下下地涂了起来。

    李蓉感到万分屈辱又无可奈何,只得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疯子!十足的疯子!救命啊!救命啊!”

    庄梦蝶使劲撞屏障,想要冲进去救李蓉,可是,次次都被弹回来。只好眼见着李蓉的脸被曾雨晴一点点地涂黑。

    不知涂了多久,李蓉的整张脸都被涂得跟锅底一样黑。

    “真是不经使啊,这么快就用光了。”

    曾雨晴扔掉空了的睫毛液。

    李蓉看着镜中自己的那张黑脸,几乎哭死过去。

    曾雨晴神情严肃地看着她的脸,像是一个艺术家在检查自己作品一般,然后她摇摇头,“不行,还缺了点什么,包公的脑门上是有一个小月牙的。必须给你的额头上再画上一个小月牙。”

    庄梦蝶怒道,“曾雨晴,你不要再发疯了吧,你折磨得她还不够吗?”

    此时,李蓉倒是很平静,她目光呆滞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像是在看着与己无关的其他人的脸。

    曾雨晴冷笑,“你闭嘴吧,人家李蓉还没说什么呢,你这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看,我找到了什么?白色眼影,干脆就用白色眼影给她画上小月牙好了。”说完,她举着手中的眼影给庄梦蝶看。

    曾雨晴拿着白色眼影细细地涂抹在李蓉的额头上。

    “好了,终于大功告成了,一张完美的包公脸就这样画好了。”

    曾雨晴开心地直拍巴掌。

    庄梦蝶哭笑不得,“曾雨晴,你真是个神经病。”

    曾雨晴忽然收起笑容,皱眉道,“不对,还缺一样东西。”然后,她跑到道具间翻腾了好半天,才笑眯眯地回来了。

    庄梦蝶看见她手里拿着一个唱戏的老生戴的那种三绺的黑胡子,不由地苦笑。

    曾雨晴道,“看了半天,总觉得你的脸哪里不对劲,敢情是少了这把黑胡子啊。包青天包大人必须有一把美髯。”说完,她把黑胡子给李蓉戴上。

    庄梦蝶道,“这也只有你这样神经病才能想出来。”

    “亲爱的小李蓉,请你照照镜子,看看现在的你是不是更帅了呢?”

    李蓉现在呆若木鸡,相信她的眼泪早已流干,她已经放弃哭喊和哀求,因为她知道,任何祈求行为对曾雨晴根本不起作用。

    庄梦蝶讽刺道,“曾雨晴,这样还不够啊,你最好再给她戴上乌纱帽,对了,还得是蟒袍玉带,足蹬皂靴。这一身行头才是包青天的标配呢。”

    曾雨晴道,“嗯?对啊。你这一说,倒提醒了我。刚才道具间里挂着几件戏袍,的确是有乌纱帽、蟒袍玉带和皂靴,我现在就去拿来,给她一并穿戴起来。让她做个活脱脱的包青天再世。”说完,拔脚又往道具间跑去了。

    庄梦蝶听了,哭笑不得,明明是一句嘲讽的话愣是被曾雨晴听成了提醒,真是醉了。

    听见道具间不断地传来丁玲当啷的声音,庄梦蝶抱歉地道,“对不起啊,李蓉。”

    李蓉苦笑,“被她折腾到这个地步,已经无所谓了。现在她就是把我整成木乃伊,我也得受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