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李蓉跑不掉也动不了只能坐在椅子上,眼泪汩汩地往下流。

    这下更惨了,眼泪把涂在眼睛上的睫毛液和眼影全都糊在一起,形成了两行黑色眼泪,这两行黑色眼泪继续下行,跟抹在脸上的腮红和粉底、干粉融合在一起,再加上额头难看的红色,这张脸已经彻底没法看了。

    曾雨晴见状,气得大吼,“你简直就是个笨蛋,我辛苦半天的劳动全都被你给毁了。”

    看曾雨晴气得火冒三丈,李蓉吓得赶紧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现在道歉已经太迟了,大错已经铸成了。既然妆容已经被毁,就让我把它毁得更彻底吧。”

    “不要啊,你打算怎么做啊?”

    李蓉发出刺耳的尖叫,可是她无法躲避,因为她的身体还是动不了。

    曾雨晴恶魔般的声音不断地灌进她的耳朵。

    “我打算在你的脸上充分展现我的绘画天分,我要在你的左脸上画上一只飞鸟,右脸上画上一条蛇,飞鸟用白色指甲油来画,蛇的话用绿色眼影来画好了。别问我这是为什么,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就像一条草绿色的小蛇。一条愚蠢懦弱而又不甘于平庸的小蛇,你一直梦想着能登台演出,渴望能在银屏上留下自己的美好形象,只可惜,你愚蠢又懦弱,即使机会给了你,也只能是白白地被浪费掉。”

    李蓉道,“不!我一定会好好把握这次的机会,争取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留下好印象。”

    曾雨晴哈哈大笑,“就凭你吗?灯光往你身上一照,你立马就把台词忘得一干二净,该哭的时候哭不出来,像一截木头桩子那样戳在台上,就凭你这样,也想征服观众吗?你以为观众跟你一样那么弱智,是个人上去演就能得到他们的好评吗?告诉你,观众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

    “不!我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

    “没有人能看见自己在舞台上会是什么样子,因为舞台上没镜子,我相信你如果看见自己在台上的丑态,一定再也没勇气去上台表演。然后把表演这件事扔进爪哇国,永世不再惦记。”

    李蓉实在受不了了,怒吼道,“你简直是侮辱我!”

    “我只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导演和嫣红没骂你,其实是在给你面子,可是面子只是一时的东西,他们最多忍个一次两次,第三次就会让你回家。”

    “不会的,导演不会开除我的,我爸爸跟导演是多年好友,导演不会这么不讲情面的。”

    “嗯,好吧。就算你跟导演有特殊关系,那么接下来,他们会立刻削减你的戏份,你名义上是剧组的女三号,实际上只是个打酱油的。这次,你就别指望什么崭露头角的神话了,相信今后,你爸爸再也不好意思求导演给你安排角色了。”

    明知道真话很残酷,可是曾雨晴偏要一句句地说下去。

    李蓉感觉自己的胸口像是被人一刀刀地扎进去般的难过,脸上更是火辣辣的,宛若被人左右开弓地不停地扇。

    庄梦蝶气得大吼,“曾雨晴,你简直不是个人。拜托你不要再刺激可怜的李蓉了。”

    “我只不过想把真相告诉她。现在,我得充分展示一下我的绘画天分了。”

    “不要啊!曾雨晴大姐,求你别在我脸上画画。”

    曾雨晴像是没听见李蓉的哭喊,她在化妆包里翻来翻去,“嗯?白色指甲油在哪里?”

    “大姐,我根本就没有白色指甲油啊。”

    “没有白色指甲油,嗯?这里有一瓶浅粉色的指甲油。干脆就用粉色代替好了,尽管粉色的小鸟看上去比较怪异,而我实际上还是更喜欢白色小鸟。”

    曾雨晴说着,拧开指甲油的盖子,在李蓉的左脸上画了起来。

    李蓉动不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用指甲油在自己的左脸上画上一只形状不明、有翅膀的粉色生物。

    “可是一只毛色很浅的粉色小鸟的眼睛会是什么颜色呢?”

    庄梦蝶看着李蓉脸上白色的一团,不觉冷笑道,“曾雨晴,我真服了你了,这么烂的绘画技术也敢在别人脸上涂鸦。”

    曾雨晴道,“去!别打断我,我正在琢磨小鸟的眼睛用什么颜色比较好。不如就用红色吧。很多毛色很浅的动物,眼睛都是红色的,比如白鸽小白兔,眼睛都是红色的。”她从化妆包里拿起刚才那只口红,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嗯,就用这支口红好了。”

    然后她煞有介事地在那团形状不明的白色东西上涂上两个红色小点。

    “好了。这只小鸟已经被我画上眼睛,它随时都可以展翅飞走了。传说画龙是不能点睛的,一旦点睛,龙就腾云驾雾,飞走了。”

    庄梦蝶冷笑,“人家的龙画的好才是这种效果,而你画的这只蠢鸟能飞走才怪。你画的简直是丑死了。曾雨晴,赶紧停止你愚蠢的行为吧。”

    “闭嘴!不要干扰我,我最讨厌被人家打断。按说绿色眼影很讨喜,几乎是每个女人必备的眼部消肿神器,你的化妆包里怎么会没有呢?”

    曾雨晴在化妆包里继续翻找,果然发现一小盒绿色眼影。

    “好极了,草绿色的小蛇很可爱,跟你很相像。”说完,她用小刷子在李蓉的脸上画了一条盘着身子的蛇,蛇头高昂着。

    “信子的话,还是用红色口红来画。”

    曾雨晴给蛇画上信子。

    “多么美的图画,左脸是粉色小鸟,右脸是草绿色小蛇。这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抽象画。”

    李蓉看见自己的脸变成这样,几乎崩溃,哭得更伤心了。

    庄梦蝶苦笑,“曾雨晴,幸亏你死了,否则我真的建议你去看一下神经科,我发现你精神有点不正常,这么丑的东西竟然也认为是美的。”

    曾雨晴道,“你懂什么啊?你根本不懂欣赏。这才是真正的美,真正的艺术,只可惜我死了,否则我一定在努力成为最有实力的华人女星之外,还要成为一个像毕加索那样伟大的画家。”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