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拍拍儿子的小脑袋,“去吧,回去吃饭吧。坐在那里好好吃,这样站着吃饭,容易得胃病。”

    小男孩点点头,端着饭碗往外走。

    这时,大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小男孩吃惊地转过身道,“爸爸,妈妈回来了。赶紧把那个发卡藏起来,别让妈妈发现了,妈妈连你跟别的阿姨说话都不许,如果她发现您拿着这支卡子,一定会生气的。”

    “知道了,你爸爸不是傻子。”

    小男孩端着饭碗出去了。

    客厅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然后是女人的惊呼声。

    “晓光?你怎么在家里?你今天没去上学吗?”

    “嗯,爸爸今早开会,没工夫送我去学校。”

    小男孩看见母亲似乎很不开心,连说话语气都变得闷闷的。

    “你都八岁的人了,上学还要你爸爸送?哎哟,你看看你这一身泥,还坐在沙发上吃饭,把沙发全搞脏了。晓光,你衣服上的泥哪里来的?啊呀,你身上脏死了,我的晓光跟只泥猴子一样。”

    “昨晚下大雨,我摔倒了。”

    “对了。提起昨晚,我忽然想起来,昨晚你一人跑哪去了?害得妈妈到处找你,还以为你丢了呢。你现在跟你爸爸越来越像,总是神出鬼没的,看不见人。你们父子俩还真是遗传,不绝代,全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知道昨晚你自己跑了,妈妈有多担心你吗?”

    张爱红越骂越生气,干脆把儿子拎起来,“晓光,你给我洗澡去。不许你穿着这么脏的衣服坐在沙发上吃饭。”

    “可是妈妈,我饭还没吃完饭,等我吃完饭再去洗澡,行吗?”

    “不行,洗完澡再吃饭,我最腻味那种脏兮兮的坐在饭桌上的人。你给我马上洗澡去。”

    “妈妈,求你了。红烧肉就热的时候吃最香,等我洗完澡回来,肉凉了就不香了。”

    “不行!你必须洗澡去。不让你吃一回凉了的红烧肉,你永远不长记性,还是不洗澡就坐下吃饭。”

    张爱红说完,劈手把小男孩手里的饭碗夺下来,“不许再吃了,去洗澡!”

    小男孩感到万分委屈,哇地一声,放声大哭。

    “走!妈妈带你洗澡。”

    张爱红说着,抓住小男孩往浴室里拖去。

    “不!妈妈我要吃饭,我不要洗澡。”

    “孩子,乖啊,不爱干净的孩子,妈妈不喜欢,妈妈帮你洗白白。”

    小男孩使劲挣扎,哇哇大哭。

    一直坐在书桌前的老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他打开抽屉,拿出那个黑色小盒子,把发卡放在里面,再把盒子放回抽屉,觉得不放心,又把抽屉给锁死了。

    等他走到客厅的时候,小男孩刚被张爱红拽到浴室门口。

    “爱红,你又搞什么,孩子好好的吃着饭,你非拉他去洗澡。”

    张爱红看见老周,哈哈大笑,“啊哟,我亲爱的旭光啊,你终于肯回家了。你昨晚一夜不回家,是跟哪个狐狸精偷情去了?你说!我看你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昨晚一定过得很开心吧?老周,告诉我,那个狐狸精是不是长的很漂亮?”

    老周被张爱红看得发毛,低声道,“你当着孩子胡说什么呀?我昨晚一直在上班。”

    张爱红走近老周,紧盯着他的双眼,“老周,咱俩结婚这么多年,连晓光都八岁了,你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如果你心里没鬼,你现在慌什么呀?”

    老周不耐烦地吼道,“谁他娘的慌了,你他娘的就是个神经病,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然后,老周冲着吓傻了的小男孩挥挥手,“晓光,回去吃你饭去。一会儿饭凉了,再吃该闹肚子了。”

    小男孩点点头,回到桌边,继续吃饭。

    张爱红气得大吼,“老周,你没看见我在教育孩子吗?我让他洗澡你让他吃饭,你是诚心跟我对着干啊?你这样的话,这孩子还怎么教育?从小就养成不爱干净的坏毛病,长大更没法办了。”

    老周道,“就这么一回,他下次记得吃饭前洗干净不就得了。”

    “你这是教育孩子吗?孩子犯错误都是从小事开始,一点点积累的,有一就有二,咱们现在就得防微杜渐,让他连一都不能有。”

    张爱红的喋喋不休,终于把老周惹毛了。

    老周俩眼一瞪,怒吼道,“张爱红,你会教育孩子,你太会教育孩子了。昨晚,孩子大半夜的从家里跑出来找我,请问当时你在干什么?昨晚的雨下得这么大,你这么大个人,连个孩子都看不住,居然让他从家里跑出来,这要是出个啥意外或者被人拐走,你能承受吗?他才刚刚八岁啊。”

    张爱红自觉理亏,冷哼一声,走进了卧室。

    老周看见张爱红进了卧室,才走到桌边,跟儿子一起吃饭。

    “每次吃饭都是这样,各种闹。”

    小男孩嘘了一声,“爸爸,吃饭吧。”

    庄梦蝶从床单缝隙里悄悄打量张爱红,发现她其实很漂亮,看上去温柔贤惠,跟老周还是蛮般配的。只是她的性格有些挑剔,稍有点神经质,不过,挑剔和神经质乃是所有女人的通病。

    张爱红走到书桌,狐疑地盯着书桌的抽屉,皱眉道,“老周一人在屋里不声不响地鼓捣什么呢?”

    然后她伸手去拉抽屉,前两个抽屉一下子就被拉开了,她看见抽屉里的小零碎,闷闷地把抽屉合上了。可是她拉第三个抽屉的时候,拉不动。

    “嗯?竟然被锁起来了。”

    她在那两个抽屉和桌子上找了半天,都没发现钥匙。

    一抬头,看见老周正端着饭碗在门口看着她。

    “你找什么呢?”

    “这个抽屉的钥匙呢?也不知谁给锁上了,这个抽屉好好的,没事锁它干嘛?”

    “我锁的。单位要选新场长了,我整理了一些文件资料放在里面,怕丢了。那个抽屉你就别动了。”

    张爱红冷笑,“哼,不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话说老周,你还真打算当场长啊?”

    老周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含混不清地道,“必须的。场长的位置我志在必得,非我莫属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