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见那个男演员不怀好意地扑过来,吓得尖叫一声。

    可是就在男演员纵身扑过来的时候,在男演员和庄梦蝶之间,出现了一个光彩夺目的红色蝴蝶,蝴蝶凭空悬着,它扇动翅膀,扇呀扇的,扇得人眼晕。

    男演员盯着那只蝴蝶,身子竟然被定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不光是男演员,在场所有人全都跟钉在地上那样,不能动了。

    于是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庄梦蝶把石凳上的东西收进背包里,再把背包背在背上,慢悠悠地离开了。

    等庄梦蝶走远了,那只蝴蝶才一下子消失在空气中。

    直到蝴蝶消失,众人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又能动了。

    那个男演员气得直跺脚,“看见没?这就是妖术,她用那只蝴蝶把咱们所有人定在地上,让咱们动不了,然后她跟没事人似的走了。”

    那个捡到发卡的警察皱眉道,“可是刚才在半空闪呀闪的东西不就是曾雨晴的发卡吗?如果真的是她在作怪,怎么能操纵那支不属于她的发卡呢?”

    男演员煞有介事地道,“她是妖怪,妖怪是无所不能的。别说是一支发卡了,就是操纵咱们所有人,对于她来说,也只是动动小指头的事。”

    剧组其他成员一起附和,“对,妖怪就是特异功能,妖怪都会法术。”

    两个警察叹气,“算了,别管她了吧。她好像跟这案子没多大关系,咱们还是别去招惹她了吧。”

    大叔把手一挥,“走,咱们还是继续找小曾,导演说了,今天上午给咱们的任务就是找小曾,咱们一定要把小曾找到。”

    男演员道,“找小曾?让咱们找,他自己怎么不找呢?”

    旁边有女演员发出坏笑,“导演现在没空,忙着呢。”

    众人立刻会意,一起哈哈大笑。

    庄梦蝶背着背包往前走去,走着走着,不觉来到一间破旧的小房子跟前。

    小房子的门上写着烈火雄心剧组化妆间。

    烈火雄心不就是曾雨晴正在拍摄的电视剧吗?

    嗯?自己之前就是这个化妆间里看见曾雨晴和嫣红吵架吗?

    这时,她忽然听见化妆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

    这个剧组的成员现在不全都在外面找曾雨晴吗?

    化妆间会是谁在说话呢?

    庄梦蝶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发现窗户大开着,于是她赶紧躲在窗台下面的灌木丛里,伸头往屋里看去。

    屋里果然有一男一女,男的是剧组导演,女的是女一号嫣红。

    嫣红正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对着镜子,姿态优雅地抽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

    香烟的味道从开着的窗户不断飘出。

    导演用痴迷的眼神,看着镜中的嫣红。

    三十岁正是一个女人熟的刚刚好的年纪,虽然已经身为人母,嫣红的风情却不减当年,而且母亲的身份更让她平添了女性的魅力。

    “这就是熟女和青瓜蛋子的区别。每次看见嫣红美人往那里一坐,一举手一投足,全都散发出浓浓的女人味儿,我就兴奋得不能自已。美人就是美人,不管到了什么年纪,一样的光彩照人,这是青瓜蛋子所不具备的。”

    嫣红喷出一大口烟圈,哈哈大笑,“别他娘的嘴上抹蜜了。老娘都是三十岁的人了,见过的男人能排队排到天安门,还能被你这几句奉承话给迷晕了?”

    导演腻过来,弯腰搂住嫣红的肩膀,“亲爱的红红,趁着现在没人,咱们不如好好亲热亲热。”

    嫣红呸了一句,一把推开导演,“你脑子有病啊,这里是化妆间,人来人往的,万一谁回来看见,不就又招人闲话了?我可不想被人议论,那些娱记的嘴巴都毒着呢。”

    导演道,“怕什么?这种事咱俩在化妆间里干的还少吗?一会儿把门从里面反锁,让他们谁也进不来。不就没人知道咱俩在干嘛了。”

    嫣红看着导演,不觉有点动火,不过她还是把脸一沉,“对了,你的小心肝曾雨晴丢了,你怎么不跟着他们一起去找人呢?”

    导演笑道,“啊哟,闹了半天,你还在吃曾雨晴的醋呢。像曾雨晴那种女人明摆着就是公共汽车,谁都能上,我跟她就是随便玩玩。玩完就算了,我跟你才是认真的呢。”

    嫣红吸了口烟,冷笑道,“这些话,你跟她也是这么说的吧。”

    “哪能呢,你是腕儿,她是什么狗屁东西,你一上戏必是主角,她现在就是争个女三号还得费劲地勾搭一干的男人才能如愿呢。嫣红啊,你看看你,身为当红女星,拿着一线女星的酬劳,却总跟一个打酱油的小妹计较来计较去的,也不怕失了身份。”

    尽管导演一脸的诚恳,嫣红还是淡淡一笑,“你们男人全都是说一套做一套啊。看来你对她的失踪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啊。”

    “那有啥可关心的,像她这样的角色,是个人都能演,没了她,随便找个人顶替一下就结了。如果失踪的人是你,那就麻烦大了,咱们这个剧组就只能停机了。”

    嫣红听了这话,方才解开微锁的眉头,哈哈大笑,“停机?我真的这么重要吗?”

    “那还用说嘛,我要是敢把您搞丢了,您那几千万的粉丝还不把我剁吧剁吧给炖了。”

    导演见嫣红心情转好,立刻再次贴上去,搂着嫣红,吻着她的嘴唇,嫣红没有拒绝,跟他玩起了**。

    这下,导演更加心急,伸手去扯嫣红的衣服。

    嫣红抓住他的手,“你急什么,又毛手毛脚的。先把门反锁啊。”

    导演立刻会意,傻呵呵地一乐,起身把化妆间的门锁好。

    嫣红站起身来,把那支吸了大半的女士香烟扔出窗外。

    那支香烟几乎是擦着庄梦蝶的左脸颊落在灌木丛里的,吓得她差点喊出声。

    嫣红伸头看看,四下无人,遂关上窗户。

    不多一会儿,屋里传来俩人的调笑声。

    嫣红道,“你轻点啊,每次都这么猴急。”

    导演道,“红红,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的猛男吗?”

    “去!你太坏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