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抓住庄梦蝶撒娇,“阿姨,你跟着我,咱俩一起跟着那支乱哄哄的队伍去玩,好不好嘛?”

    庄梦蝶摇头,“不好,阿姨最讨厌凑热闹了。”

    “走嘛,阿姨陪我一起去。”

    这时,一个炸雷般的吼声在身后响起。

    “晓光,我到处找你,原来你在这里。你给我马上去学校。”

    庄梦蝶和小男孩回头一看,发现老周凶神恶煞般的站在身后。

    小男孩使劲摇头,“爸爸,我不想上学。”

    “不行!你给我过来!”

    老周铁青着脸,模样十分骇人。

    小男孩看出父亲神色不对,立刻尖叫着,躲在庄梦蝶身后。

    老周走过来,伸出铁钳般的大手一把抓住小男孩,“跟我走!跟我走!”

    “不要!”

    小男孩围着庄梦蝶转圈,一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庄梦蝶,可是庄梦蝶看见老周的凶相,也不敢去劝。

    老周忽然加速,一个飞扑,一把抓住了小男孩的胳膊。

    “这下你跑不了了吧?”

    “不要,爸爸,我不要上学。”

    老周举起蒲扇般的大手照着小男孩的屁股猛揍下去。

    庄梦蝶看老周那么凶,忽然有点心疼,急忙劝道,“老周,孩子还小,你不要打他。”

    老周冷哼一声,“我教育孩子呢,你少管闲事。”

    老周冲过去抓小男孩,小男孩一闪身,被老周抓住书包。

    书包里的东西全都掉了出来,课本作业本铅笔盒全都跌在地上。

    最惨的是铅笔盒,啪地一声,被摔成两半,里面的铅笔尺子橡皮摔得满地都是。

    这时候,乒地一声脆响,一个红色东西从一堆课本当中掉了出来。

    庄梦蝶一看那东西,立刻吃了一惊。

    那红色东西就是曾雨晴的发卡啊。

    小男孩见状,急忙弯腰去捡,却被老周的大手占了先,一把抓住发卡,攥在手里。

    老周盯着发卡,狐疑地道,“这是什么?”

    小男孩踮起脚尖,可是够不着老周的手,干着急,“爸爸,还给我。”

    老周越看这东西越觉得不对劲,怒视着小男孩,厉声道,“你哪来的这东西?说!”

    “捡来的。”

    小男孩的声音轻的像蚊子,紧盯着父亲的大手,生怕再有一巴掌抡下来。

    “哪里捡的?”

    “就在那里。”

    小男孩怯生生地指着不远处的那片水洼。

    看见那片水洼,老周心里陡然一惊,昨晚的可怖场景立刻浮现在眼前,啪嚓一道闪电亮起,他骑在曾雨晴的身上快活得********,之后,俩人吵起来,他一怒之下,掐死了那个叫做曾雨晴的女人。

    整个事件发生的确切地点就是那片尚未干涸的水洼。

    而这支发卡,老周记得再清楚不过了,曾雨晴头发上别着的就是这支发卡。

    现在这支发卡竟然在儿子手里。

    就在老周庆幸捡到发卡的人是儿子的时候,小男孩低声道,“爸爸,我撒谎了。”

    “你什么事撒谎了?”

    “捡到这支发卡的人不是我。”

    “那是谁?”

    “是警察叔叔。”

    父子俩同时回头看着不远处的找人队伍,那两个警察不时地往这边看,似乎在小声地议论什么。

    老周惊道,“嗯?既然这支发卡是被警察捡到的,那为什么现在在你的手里?”

    小男孩狡黠地一笑,“爸爸,这支发卡是我从警察叔叔的公事包里偷来的。”

    老周皱眉,“你这孩子呀,胆子怎么这么大,要是你偷发卡的时候,被警察抓住,警察就会直接怀疑到爸爸身上的。”

    小男孩摇头,“不会的,我做得非常小心,不会被他们发现的。爸爸,我偷这支发卡,全都是为了你啊。”

    “瞎说,你净乱来。”

    老周嘴里这么说,眼泪却一下子溢出眼眶,他一把搂紧儿子,低声道,“对不起,晓光,爸爸对不起你。”

    小男孩搂紧老周,替他擦去眼泪,“爸爸最疼我了,爸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全都懂。”

    一个警察看见老周父子指着那片水洼不知说了些什么,立刻敏锐地意识到那里也许发生过什么,于是他立刻走到水洼边上,仔细查看。

    而这个警察正是之前捡到红色发卡的那个警察,他之所以对这片水洼这么敏感也因为他在这水洼里捡到了曾雨晴的发卡。现在他看见老周父子对这片水洼指指点点,心里不觉咯噔一下。

    可是这片水洼经过无数只脚的踩踏之后,早就变得跟烂泥塘一般,警察蹲在水洼边,拿出放大镜查看半天,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于是他叹口气,把放大镜放回公事包,朝着老周父子走过来。

    老周看见警察走过来,立刻把那支发卡塞进裤兜里,弯下腰帮儿子捡课本和作业本往书包里塞。

    警察狐疑地盯着老周,“哎哟,这是怎么的了,不过了,书本扔了一地。”

    老周苦笑,“我这人脾气急,一发起火来就不管不顾的,家里有个不省心的孩子没招啊。”

    警察蹲下身子,看着小男孩,“小朋友,你今天一整天都跟着我们一起找人,你也没去学校啊?”

    小男孩低声道,“不爱上学,我讨厌上学。”

    “不上学可不行啊,不上学不是乖孩子,得打屁股。”

    小男孩使劲摇头,“不!宁可打屁股也不去。”

    “小朋友,告诉叔叔,你刚才指着那片水洼跟你爸爸说什么呢?”

    老周本来正在捡地上的铅笔,听见这话,手不觉颤了一下。

    可是警察并未注意到老周的异常。

    小男孩看了老周一眼,甜甜地一笑,“哦,我在跟爸爸说,我跟着你们的队伍一起找人,刚才差点在那片水洼里摔一跤呢。”

    老周笑道,“我们家晓光就是人来疯,一天到晚到处瞎跑,这又弄得一身泥,回家还得给他洗澡换衣服,真是上辈子该他的。”

    警察半信半疑地盯着小男孩,然后站起身,无奈地拍拍他的小脑袋走了。

    看着警察走远了,小男孩跳到老周怀里,亲了老周一口,“爸爸,我乖不乖啊。”

    老周点头,“我的晓光最乖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