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一声开始,戏台内外立刻安静下来。

    戏台中央,嫣红坐在堂屋里正在绣花,白纱上绣着浅粉色的牡丹花,既显得干净,又显得淡雅,站在一旁的小丫鬟看得出了神,不由地啧啧道,“太太,您这手艺真是没得挑了。绣上鱼儿能游,绣上鸟儿能飞,绣上花儿能闻见香气。我要是有您一半的手艺,我就自己开裁缝店去。”

    嫣红听了丫鬟的恭维,抿嘴一乐,“咱这女人家也就闲着没事,绣个花打发打发时间。”

    这时,就听见外面叭叭两声枪响,随即,外面传来嘈杂的人声。

    主仆俩顿时慌了神。

    小丫鬟道,“哎哟,太太,这不是小鬼子又在街上抓人了呢吧。”

    嫣红道,“他们抓他们的,反正抓不到咱们家,别管那些闲事。”

    小丫鬟点头,“嗯,那倒是。咱家老爷在上面撑着面子呢。晾小鬼子也不敢动咱家。”

    二人正说着话,曾雨晴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跑进来。

    “大姐,外面都闹翻天了,您还有心思在屋里绣花?”

    “三妹,看你说的,外面就是闹翻了天又与我何干呢?”

    “大姐,现在小鬼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在京城里公然打砸抢,我的几个同学都被他们抓走当慰安妇了。”

    嫣红咳咳两声,不以为然地笑笑,“可是三妹,这一切跟咱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曾雨晴激动地道,“大姐,小鬼子今天可以在街上抢别人,保不齐明天就会抢到咱家里来,咱们不能坐视不管呀。”

    嫣红道,“抢到咱家?怎么可能呢?父亲早就把各项关系给疏通好了。就连松本大佐那里,父亲也专门去打了招呼的,这些小鬼子绝不会到咱家闹事的。”

    曾雨晴又惊又恼,“什么?父亲他竟然去勾结小鬼子?”

    嫣红冷笑,“不然呢,你们学校那么多女生被抓去当慰安妇,为什么没人抓你,这你还想不明白吗?还用我说!”

    曾雨晴感觉脑袋里嗡地一声响,几乎瘫倒在地,“原来是这样,难怪同学们背后喊我卖国贼,说咱家勾结皇军小鬼子,做出对不起中华民族的事。想不到全是真的。我竟然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

    嫣红埋头继续绣花,看都不看曾雨晴一眼。

    曾雨晴站在原地,半天没动窝,良久,眼泪扑簌簌而下。

    “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其实我早就该这么做的。”

    曾雨晴忽然说出两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后,就低头进里屋了。

    导演举手,“咔!很好,这姐妹俩的对手戏演得十分出彩,姐姐代表了封建阶级的残余势力,他们对小鬼子还抱有幻想,此时咱们国家正值内忧外患之际,这些封建残余势力不思救国救民,反而勾结小鬼子,漠视同胞被残害而不闻不问。街上又是抓人又是抢东西,姐姐还有心思坐在家里绣花,这就是明证。妹妹代表了新生代力量,他们爱国,甘愿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雨晴,你一定要把妹妹身上那种反抗旧社会封建势力的束缚表现得淋漓尽致。加油吧,继续演!”

    导演再度喊了一声开始。

    堂屋里,嫣红继续绣花,小丫鬟凑到跟前观看。

    小丫鬟道,“太太,这绣花都有啥技巧呢?”

    嫣红道,“这绣花吧,其实也没啥技巧,就是心静,只要静下来绣,你也能绣得跟我一样好。”

    主仆俩正说着话,却看见曾雨晴拎着个大包急匆匆地走出来。

    嫣红见状,吃了一惊,“三妹,你这是要干嘛去?”

    曾雨晴道,“大姐,我已经想清楚了。这个家我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我不能接受自己的父亲是汉奸卖国贼。我也绝不能留在这里继续吃汉奸的粮食。”

    嫣红啧啧两声,哈哈大笑,“哎哟,三妹,你不吃父亲的口粮,请问你出去靠什么生活呢?”

    “我自己有手有脚,我可以凭自己的力气去赚钱。”

    “凭自己的力气赚钱?三妹,外面的社会有多乱,你清楚吗?你一个女孩子想要谋生谈何容易?像你这样姑娘不被人骗到窑子里卖掉才怪。”

    “姐姐不念书,什么都不懂,现在有很多知识女性外出工作,中国女性早就告别那种不读书不识字还留在家里带孩子的旧社会生活了,只是姐姐不明白而已。”

    嫣红怒道,“别以为你多念了几年书就可以教训我了。我长你几岁,是你的大姐,你就得听我的话,今天,我说你不许走,你就不能走!”说完,给小丫鬟使了个颜色,“去,把她手里的包袱拿下来。”

    小丫鬟上前,伸手要拿曾雨晴手里的包袱,低声道,“三小姐,得罪了。”

    曾雨晴忽然发了狠,一把把小丫鬟推开,“滚开!别碰我!啥时候轮到你这奴才在我面前造次。”

    小丫鬟吃不住劲,跌倒在地。

    曾雨晴冷哼一声,“大姐,我去意已定,你休想拦我!告辞了!”说完,拎着包袱就往门外走去。

    嫣红一见,着急了,扔下绣花绷子,急急忙忙追了上去,在门口拦着曾雨晴,姐妹俩争执起来,一个要走,一个不让走,嫣红急眼了,扬起巴掌,抽在曾雨晴脸上,怒道,“今儿个你非得犯拧是不是?”

    曾雨晴捂着脸,眼泪扑簌簌而下,“大姐,你打我。”

    “打你!你要是真敢跑出去,我就打断你的腿,也好过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面丢人现眼!”

    曾雨晴还想说什么台词,却忽然脸色大变,捂着肚子道,“不行!我肚子疼,我得去趟厕所。”说完,不等导演喊咔就自说自话地跑下戏台,朝着远处跑去。

    导演扯开喉咙喊道,“曾雨晴,你又搞什么飞机?演得好好的,又掉链子了。”

    曾雨晴回到喊道,“对不起大家了,我肚子真的好疼,必须去厕所,等不及了。”

    嫣红捂着嘴巴,哈哈大笑。

    导演转过脸,狐疑地看着嫣红,“嫣红美人,你笑什么?”

    曾雨晴刚跑到外面,就听见头顶有响雷隆隆,噼啪一声,闪电亮起,雨点开始零零星星地落下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