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梦蝶还想再说什么,老周头也不回地朝她摆摆手,“走吧,继续回去写你的小说。每个人都只有短暂的一生,你该庆幸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一个梦想,那么就努力去做,想办法实现自己的梦想吧,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

    “谢谢。其实我发现,你不是一个坏人。”

    老周一边用锤子砸钉子一边哈哈大笑,“好人和坏人如何界定呢?就好比武松杀了潘金莲,在这个案件中,武松是凶手,潘金莲是被害人,可是咱们分析一下潘金莲红杏出墙勾结奸夫西门庆谋杀亲夫的所作所为,就会发现潘金莲死不足惜,武松是正义复仇。所以说,武松和潘金莲,你又如何界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能因为武松杀了人就说他是坏人吗?你又能因为潘金莲被害就说她是好人吗?”

    “好吧,多谢。我明白了,再见。”

    庄梦蝶转身朝着来路返回,在她身后,叮叮当当声还在继续。

    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庄梦蝶定睛看去,一样东西悬在半空,那东西是红色的,形状宛如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那不是曾雨晴的发卡吗?

    此时发卡再次出现,又预示着什么呢?

    不等庄梦蝶反应过来,眼前的场景再次改变。

    一个响雷在头顶炸开,暴雨哗哗地下着,脚下的雨水流成河。

    嗯?再次回到了凶案现场吗?

    这时,闪电噼啪一声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庄梦蝶看见水洼里有个亮晶晶的东西一闪,是那个蝴蝶发卡啊。

    这一次,庄梦蝶没有弯腰去捡那支发卡,因为她知道那支发卡是捡不起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庄梦蝶听见嘈杂的人声,回头一看,发现很多人打着手电筒朝这边走来。

    嗯?那些又是什么人?

    “小曾!你在哪里呀?快出来啊,我们都在等你回去拍戏呢。”

    听见他们的喊声,庄梦蝶立刻明白,这些人是曾雨晴剧组的同事,他们肯定是发现曾雨晴不见了,一起出来找她呢。

    等他们走近了,庄梦蝶才发现,这些人大多穿着拍戏的服装,看来他们着急找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一起出来找人了。

    一个大叔发现傻站在暴雨中的庄梦蝶,于是走过来问道,“这位姑娘,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从这里走过呀?”

    庄梦蝶正看着这群人发呆,忽然被问,只好慌慌张张地回答,“看见了。”

    “啊?你看见她了,她往哪里走了,她是我们剧组的成员,忽然不见了,我们还等着她回去拍戏呢。哎!大家快过来,这位姑娘说她看见小曾了。”

    大叔听庄梦蝶说看见曾雨晴了,感到很兴奋,他这一嗓子,把那些演员全都喊过来了。

    一大群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他们把庄梦蝶围在中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庄梦蝶刚要张嘴说话,忽然看见人群外面有个小小的身影。那个小身影正是周晓光,他打着雨伞用祈求的眼光看着庄梦蝶,然后摇了摇头。

    庄梦蝶明白他的意思,于是冲他点点头。

    大叔看庄梦蝶半天没说话,着急地道,“喂,姑娘,你倒是说啊,我们都在等你呢。你是在哪里看见小曾的?她又往哪里去了?”

    庄梦蝶咳咳两声,“其实我并没有看见她。”

    大叔气得嘴巴张成了O型,“嗯?你刚才明明说看见她的。”

    “是这样了,我刚才正在发呆,没听清大叔的问题就稀里糊涂地回答了。”

    围观的众人一片唏嘘。

    “你搞什么啊?这么重要的问题你都会随便回答。走走走,咱们不理她,继续找小曾。”

    大叔生气地一挥手,找人的队伍离开庄梦蝶继续前进了。

    “这个女人大半夜的站在暴雨中,连把伞都不打,她不是有神经病吧。”

    “我看她也不正常,好好的人,谁像她那样傻傻站在雨中发呆呢。”

    狂风吹过,各种不堪的言语随风飘进庄梦蝶的耳朵。

    不远处,打着伞的小男孩甜甜地笑了,他朝庄梦蝶挥挥手,“谢谢阿姨。”然后,一转身,再次走入迷茫的雨雾当中。

    “喂,小朋友,等等我。”

    庄梦蝶追上去,却发现小男孩的身影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又不见了,真无语了。”

    庄梦蝶看着那群人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众人一起走过去,把雨水趟得浑浊不堪。

    而那支红色发卡就躺在浑浊的雨水中,这些人陆续从它身边走过,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它。

    “就这观察力还找人吗?全都是睁眼瞎嘛。都是只往上看,没一人看脚下的。”

    庄梦蝶哭笑不得,不知为何,却又不想告诉他们发卡在哪里。

    此刻,庄梦蝶想起了老周和那个可爱的小男孩,虽说他俩,一个刚刚杀了一个人,另一个即将成长为震惊世人的连环杀手。可是她竟然不想告发他们,她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不多一会儿,找人的队伍再次走了回来。

    同样的,他们所有人再次从发卡边走过,没有一个人发现那支发卡。

    大叔朝着庄梦蝶走来,“姑娘,你为什么一直站在这里?”

    面对一群人狐疑的眼神,庄梦蝶只好撒谎,“我是来找朋友的。”

    “朋友?”

    庄梦蝶点头。

    大叔没有再问,而是一挥手,那群人跟着他一起走了。

    “依我看,她就很可疑,大半夜的,又下着这么的雨,她竟然一直站在那里淋着,连伞都不打。而且咱们过去一趟又回来,她居然动都没动一下。”

    “是啊,我也发现了,她不打伞,身上衣服都是干的,而且她的头发也没被雨淋湿。”

    “啊?那她不是妖怪吧。”

    “小曾不会就是被这个妖怪抓走了吧?”

    “妖怪啊!跑啊啊啊!”

    议论声再次随风飘进庄梦蝶的耳朵里,庄梦蝶不以为然地笑笑。

    她张开双臂,在暴雨中狂奔,忽然觉得这样很好玩,既可以感受到雨淋的刺激感受,衣服又不被淋湿,其实在这个世界也蛮好玩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