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周坐在几张旧木板上,正在忙着把一张旧桌子的桌面拆下来,他用改锥把桌面下的螺丝钉逐一拧掉,再咔嚓一下把桌面从四条腿上扯下来。

    咔嚓咔嚓地拆了几张桌面之后,老周再用锤子把那些桌面钉在一起。

    锤子一下一下地砸在钉子上,发出刺耳的叮叮当当声。

    “你个贱货!明明是你主动犯贱勾引老子的,现在你死了,老子还得挖坑埋了你。老子上辈子该你的。不过,看你长的这么漂亮,直接埋了你,有点对不住你,好歹给你弄个棺材。棺材我自然不敢出去买,只能拆点旧家具给你随便对付一个,你也别嫌不好,我对你这种无耻表子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大的工夫,老周就把一个木箱子钉好了。

    他抓起地上的女尸粗暴地扔进木箱子里,“去死吧你!小贱人!”

    女尸的头部撞在木箱子的底部,发出空咚一声闷响。

    正在这时,他猛地回过头来看着庄梦蝶,咆哮道,“看够了没有?”然后他攥着那把锤子站起身来。

    看着老周面目狰狞地走了过来,庄梦蝶一直在看他干活,哪里料到他会忽然转过脸看着她,吓得啊地尖叫一声,赶紧辩解,“对不起,我只是恰好路过这里,我什么都没看见。”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叫庄梦蝶,只是个写小说的。”

    庄梦蝶紧盯着老周手里的锤子,紧张到舌头打结。

    “写小说的?你写都是什么类型的小说?”

    “推理小说。”

    “那种东西有人看吗?”

    “不知道,应该有吧。”

    “所有的作者都在绞尽脑汁地编造灰姑娘穿上水晶鞋被王子迎娶的荒谬故事,你却把真实的社会解剖给他们看,告诉他们真相,没有人会感激你的做法。人类本来就是爱做梦的动物,他们宁可相信麻雀变凤凰的无稽之谈,也不会相信残酷的社会现实。所以,愚蠢的姑娘,奉劝你还是随大流,写一些村姑征服富二代成功晋级为少奶奶尽享荣华富贵或者光屁股的穷吊丝被极度脑残的白富美相中称为东床快婿的故事吧。要不就写一些痴呆傻的弱智之辈如何变成大神的故事,总之,是要符合读者幻想的。记住你不要告诉人们真相是什么,人们需要不是真相而是虚幻的梦。”

    庄梦蝶摇头,“不!我只想做自己,随便别人怎么看。”

    “那样的话,你可能连肚子都填不饱。”

    “随便了,我不在意赚钱多少,只要够我吃饭就好。我只想在自己有生之年,写无数个精彩故事,不需要掌声,不需要喝彩,我只想写得快乐。”

    “很好,有志气的姑娘,祝你成功!现在我得继续去钉木箱子了。很多时候,人总是会没事给自己找点麻烦,就好像今天,我闲得没事,把这个女人给上了,结果就闹成了现在这样。我得收拾残局。其实现在,应该是我陪着儿子写作业,哄他睡觉的时间,我却不得不在这个黑咕隆咚的地方给这个无耻的女人钉一副棺材。”

    “可是,你完全可以不杀她,我的意思是说,你没必要杀死她,你们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刚才的事情。”

    老周苦笑着摇摇头,“更好的方法?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对于这种女人,杀死她就是最好的方法。”

    “那么,你跟曾雨晴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刚才听你说是她主动勾引你的。”

    “是的,在这样的雨夜,她穿着暴露主动倒在我怀里,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就把她压在身下,跟她发生了关系。我跟她其实就是你情我愿。”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完全可以跟警方解释清楚啊。”

    老周哈哈大笑,“跟警方解释?警方会相信我的话吗?咱们的曾雨晴小姐哭哭啼啼地跑到警局,警方在验明DNA之后只会一边倒地相信她。人们向来都是同情弱者的,而女人就是弱者。”

    “你太消极了,应该积极争取警方的信任。”

    老周摇头,“不,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能为了这个贱人的事去冒险。”

    “什么非常时期?”

    “老场长即将卸任,我是新场长的热门人选,如果被她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一切就全完蛋了。所以我必须杀了她,而且之前我哀求过她,求她不要告发,可是她不听,一定要置我于死地,你说我怎么办?我只有杀了她。这一切完全是她自找的,她穿着暴露主动投怀送抱,完事想告我QJ,门儿都没有。有状让她去地府告吧。”

    “可是你所做的一切全都被晓光看见了,这对他的成长造成多大的阴影,你能想象得到吗?”

    老周怔住,内疚地点点头,“是的,我对不起晓光,如果知道晓光就站在不远处看着我,我一定不会杀了曾雨晴,甚至不会伸手摸她一下。我的确是个糟糕的父亲,居然被他看见我做的所有丑事,他才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完全是白纸一张。然而现在,却被我这样糟糕的父亲画上邪恶的第一笔。对于曾雨晴,我没什么内疚,因为她是个贱人,她该死。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我的儿子晓光。”

    老周说完,扔掉锤子,双手掩面,嚎啕大哭。

    “我对不起晓光啊。做出这种事,我不配做个父亲。”

    庄梦蝶想要劝他,却不知如何开口。

    在那个雨夜,发生了太多令人猝不及防的事,老周打着电筒巡逻偶遇了尿急的曾雨晴,一时禁不住诱惑跟她发生了关系,之后俩人发生争执,结局以老周杀死曾雨晴结束。而这一切恰好被老周的儿子周晓光目击了整个过程。事情并不复杂,却为周晓光的个人成长投下了一道浓重的阴影。

    不知过了多久,老周终于止住哭,擦去眼泪。

    “好了,你走吧。继续回去写你没人看的小说,而我也该干活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得把木箱子钉上箱子盖,还得挖坑埋了她。事情一大把,好了,再见,祝你好运。”

    老周说完,弯腰捡起锤子,继续回到之前的位置坐下,抡起锤子叮叮当当地砸了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