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小男孩的身影再次消失了。

    “小朋友,你在哪里啊?周晓光,出来啊!”

    那个打着伞的小身影并未现身。

    周遭还是一个人影都没有。

    一个响雷在她头顶炸开,冰凉的雨水哗啦一下,全部倾泻在她身上,她禁不住缩紧身子,打了个喷嚏。

    “周晓光!你在哪里啊?快出来,阿姨带你找爸爸。”

    还是没人应声。

    庄梦蝶感到天地间似乎就剩下她一个人了似的,能听见到声音也只剩下狂躁的风声、急促的雨声和轰隆隆的雷声。

    庄梦蝶失望地跑了回来,看见那支红色发卡依旧躺在水洼里,在闪电的映照下,熠熠闪光。

    不知怎的,只要一看见那支发卡,目光立刻就被它吸引住了,一刻也不能挪开。

    她竟然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蹲下身子,仔细看着那支发卡。

    就在这时,一阵闪电劈啪作响,那支发卡再次发出异光。

    紧接着,红色发卡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了。

    嗯?看见发卡消失,庄梦蝶忽然觉得很不安,她着急地把手伸进水洼,寻找那支发卡,然而,她什么都没摸到。

    水洼里的凉水刺得她手骨生疼,可是什么都没有。

    发卡不见了,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庄梦蝶再次茫然地跑来跑去,扯开喉咙大喊,“周晓光,你出来啊!”

    那个小男孩并未现身。

    那个打着伞的小男孩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这时,暴雨骤停,雷声和闪电也停止了,四下里再度安静下来。

    地面上的水洼也消失了。

    非但是水洼消失,整个地面变得十分干燥。

    看着龟裂干涸的土地,庄梦蝶再次傻眼了。

    她不明白的是,这片土地从满是水洼到干涸龟裂的过程如何在眨眼间完成。

    昏暗的天空乌云密布,隐隐的,似乎有雷声的闷响,空气憋闷得令人喘不过气来。

    “嗯?是要下雨了吗?”

    望着远处不甚分明的灯光,庄梦蝶不知自己该去哪里。

    发卡消失暴雨骤停天气回复到之前的要下雨的状态

    这三件怪事渐次发生。

    接下来,又会出现什么场景呢?

    不容细想,庄梦蝶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随之而来的是轻微的喘息声。

    回头一看,一个白色人影朝着自己跑过来。

    借着远处的灯光,她看见那人影是一个穿着白裙的姑娘。

    白裙姑娘捂着肚子着急地空地上转来转去,她似乎正在找什么。

    她一转身,看见庄梦蝶,立刻拔脚跑过来。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这个片场的洗手间在哪?”

    庄梦蝶看着白裙姑娘那张明**人的脸,怔住了。其实让她发呆的重点不是姑娘的美貌,而是别在姑娘头上的发卡。

    正是那支红色蝴蝶形状的发卡。

    发卡别在姑娘的头发上,配上姑娘的白色长裙和柔顺的黑发,便使得姑娘的美又有一分俏皮的可爱。

    姑娘见庄梦蝶半天不说话,只顾着盯着自己傻看,不觉睁大了眼睛。

    “嗯?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我内急啊。”

    庄梦蝶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往洗手间的方向指了指。

    “哦?在那边啊,看我这眼神,谢谢啦。”

    白裙姑娘说完,捂着肚子朝着那个亮着灯光的小房子跑去。

    暗夜里,那个房子的灯光显得那么诡异莫测和不怀好意。

    庄梦蝶看着小房子里阴冷的灯光,忽然感到头皮发麻,于是她扯开喉咙大喊,“不要啊,不要去那里啊,你会遇见杀人犯的。”

    可是白裙姑娘并未听见她的喊声,她捂着肚子已经跑远了。

    “怎么办啊?我是不是该追上去拦住她呢?”

    庄梦蝶看着姑娘的背影着急,思考再三,她还是决定追上那姑娘让她不要去那个洗手间,因为接下来的场景就是她跟凶手在厕所附近相遇。不能让她跟凶手相遇,否则她一定会被杀的。

    雷声响起,闪电噼啪一下照亮了周围的一切,一阵风过后,天空中开始有细小的雨点掉落下来。

    庄梦蝶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伸手接着冰凉的雨点,喃喃地道,“啊?下雨了。”

    这个白裙姑娘当然就是曾雨晴了,看来时间节点又回到了凶案发生前的场景。那时候,天马上要下雨,曾雨晴着急上厕所,因为找不到厕所在哪,急得到处乱跑。

    不行!下雨了,凶案即将发生,得赶紧追上她,不能让她去那个洗手间,庄梦蝶拔脚朝着那个白色人影追去。

    叮叮叮当当当

    这时,庄梦蝶忽然听见一阵刺耳的声音。

    随着刺耳的声音响起,周遭的一切都消失了。

    姑娘远去的背影和下着小雨的昏暗天空全都消失了。

    庄梦蝶揉揉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光线昏暗的地方,这里四下全都黑黢黢的,只有前方有灯光,那灯光并不十分强烈。

    灯光下,有人影在不断地晃动。

    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是什么人在那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尽管感觉这里的氛围阴森古怪,受好奇心的驱使,庄梦蝶还是迈开脚步朝着灯光处走去。

    等她走得足够近了,眼前的场景令她大吃一惊。

    破旧的桌椅橱柜堆积如小山,一个男人背对着她在那堆小山中忙碌着。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

    灯光是一只手电筒发出的,这只手电筒就放在一张三条腿的桌子上。为了防止这张三条腿的桌子站不住,在缺了腿的位置放着一把旧椅子。

    庄梦蝶看着这男人的背影猛然惊觉,这男人不就是扛着女尸消失在雨雾中的那一个吗?再低头一看,地上果然躺着之前躺在雨水中的女尸。

    女尸面色青紫,双目圆睁,嘴巴大张,脖子上有一道青紫的掐痕,她脸上的表情还定格在死前最后一秒的状态。

    庄梦蝶立刻反应过来,背对着她的男人就是老周,地上躺着的女尸就是曾雨晴。

    原来那晚,老周杀死曾雨晴之后,把她的尸体背到了这里。

    可是,老周在这里干嘛呢?

    庄梦蝶狐疑地盯着老周的后背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